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四十四章 百年修得許庭生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視同規矩和體面。 這事兒許庭生幫忙幹了,對於岩州政績民生的好處都顯而易見,按說他應該被表揚才是。 但是,相對於僅僅只是收穫了一個熱鬧的夜晚,一些些驕傲,甚至還有一點兒義憤填膺的普通民眾...

第五百四十四章百年修得許庭生

許庭生把一個普通的夜晚變得特別,同時還討了項小姐歡心。在他本人而言,顯然後者更重要一些。

十七歲的項凝說她要嫁,嫁給十四歲纏上她的許庭生。這大概是一個小羔羊終於落入狼嘴的故事。

另外,從更官方的角度來說,許庭生這一夜的折騰,至少讓岩州這個漸海省的副省級城市在全國範圍內大大擴張了自己的知名度。

很多人通過微博開始知道這個未來經濟總量甚至可以威脅省會西湖市的地方,產生興趣。

而這一切,僅僅因為一座叫做」小蠻腰」的現代塔。它不光漂亮,還有趣。有趣其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能換錢,從古至今,至將來。

從官方角度基本沒有哪家政府會這麼乾的,這個國家的官方大部分時候依然把呆板視同規矩和體面。

這事兒許庭生幫忙幹了,對於岩州政績民生的好處都顯而易見,按說他應該被表揚才是。

但是,相對於僅僅只是收穫了一個熱鬧的夜晚,一些些驕傲,甚至還有一點兒義憤填膺的普通民眾而言,那些站在岩州城另一個層面的人們,並不平靜,也沒有要給許庭生髮獎狀的意思。

他們審視這件事的角度全然不同。

岩州城郊一座私人會所的包廂里,扎堆的是一群根基多數在岩州或者附近比如西湖市的精英二代、三代,家族重點培養的繼承者們。他們的這個圈子裡原本還有一個人,叫做方橙。如今他們與她已經自動疏遠了,哪怕曾經熱烈追求過她的,和她親近如姐妹的,現在都一樣,不帶半點同情和伸手的意思,只作冷眼旁觀的討論。

這個圈子的虛偽和冷酷其實從來不加掩飾。只有互利互惠,沒有雪中送炭。

「方家二代剛剛一個不剩,敗局看定。這個時間點,在至誠凝園那幅被人咬著的地塊上鬧出這麼大動靜……這是那個廢物方餘慶,要還手了?」

這些人站在如今這樣一個節點分析方家,最後意外的發現,在老爺子行將故去,二代全軍覆沒的情況下,方家唯一可能還有機會和實力還手的,竟然是曾經他們以及整個岩州上層都最瞧不上的那個,方家,方餘慶。

當場有人提出異議:「怎麼你們難道不覺得,做這些的其實不是方餘慶,是那個傢伙。」

「那個傢伙?你是說……許庭生?他真的要替方家衝到檯面上來?」

正如先前凌蕭所說,在岩州上層,許庭生有著它自己都完全不清楚的影響力和評價。他是從不踏錯,從沒輸過的許庭生,是神秘,行事詭異,讓人看不透的許庭生。

「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

「不管怎麼樣,方餘慶的出身擺在那裡。官場世家出身的孩子,耳濡目染,大多不可能不受中國傳統官場文化的影響。就比如我們這些人,彼此之間真要斗一場,也會默契的選擇在檯面底下玩推手,拼內力……沒人會這麼攤開來打。

除了……那個有人說他可能真的完全草根出身,更多人覺得他其實背景深厚的傢伙,許庭生。你們誰要是仔細研究過他,就會知道,他一貫都是這一套。」

「哪一套?」

「說難聽點,他喜歡挾持、利用民意。」

「好聽點呢?」

「他一貫堅定的相信人民群眾的力量。」

「那他是怎麼做到的?」

「輿論。他對輿論的重視和熱忱,掌控能力……很少見。而且你們別忘了,他現在手裡有微博。這玩意,說句實在的,我們這些人里……但凡自知還干不掉它的,誰不怕?1

「這就言過其實了」,有人嘴角勾起來,手指往上指了指,「咱們怕什麼?上頭有審查機制在那鉗著呢1

「說得很對。可是事實,那對鉗子一般都鉗不著他,因為他從不正面來。你們看他這回,提一句至誠被人針對了嗎?涉及半個字方家或者官場鬥爭了嗎?沒有,一點都沒有。可是他這麼做,事情自己就會透出來,誰都掩不祝」

「那他的意圖?」

「單看表面就有兩層。第一層,保至誠那塊地。現在那塊地等於被他尿過了,全國人民看著呢,誰碰誰一身騷。第二,保方家第三代。方家二代全栽了,他就認了。現在來這一出,就等於把原先在檯面下的推手搬到擂台上去掄王八拳。他也不介意方家的鼻青臉腫被人看到,就為了把方家第三代的命運擺出來給所有人看著,不給人私下下黑手的機會。」

「真擱到官場上,這就是耍無賴的打法。偏偏我們這些人家裡瓶瓶罐罐多,裡頭藏著的見不得人的東西也多,想學都學不了。對了,你說這是表面……那就是還有更深一層?那是什麼?」

「那我哪知道?如果這我都能看破,從不踏錯的就該是我了。」

「那咱們就先不著急往裡湊,等著看凌、蕭兩家的應對,也等他的下一步。你們猜他下一步會做什麼?會不會埋了什麼殺招?」

「誰知道呢?等吧,那個傢伙的耐性一貫很好。」

這一句評價,結合過往許庭生幾次在商業鬥爭中的表現,得到了在場大部分人的認同。但是如果許庭生自己在場,一定會笑罵一句:狗屁。

許庭生的一大缺點其實就是沉不住氣,曾經對付黃天梁的時候是,後來追小項凝的時候也是。所以,他如今做事總是喜歡在擺完起手架勢之後,就給自己另找一些事做。

比如這次,隔天,他就要回家等著陪妹妹參加高考。把時間留給輿論發酵,留給凌、蕭兩家出手。

「你們猜他現在在幹什麼?」短暫的取得一致后,很快有人重新挑起話題,依然是關於許庭生的。

說話的是在場的一個女孩子,年紀在圈子裡偏小,個性也不穩重,但是因為家裡背景很厚,在家很受寵,而且長得漂亮,在圈子裡很受關注,是在場不少人的目標。

她問完沒一會自己給了答案,笑著說:「你們在這裡神神叨叨的分析他,人許庭生自己在幹什麼你們知道嗎?人家正專心陪他那個十七歲的小女朋友看錶演呢。家教老師,小蠻腰,凝園,遇見你……是最美好的事……你們這些男人啊,誰要能有他一半浪漫,本小姐就嫁給他。」

情況正如凌蕭所說,許庭生自以為小心藏著的項凝,在岩州上層這些有心人眼裡,根本也不是什麼秘密。

當場先是一陣很配合的笑,跟著就有憋著疑問的和不服氣的男的,開始說話。

「說實話,都說他看不透,我最看不透就是這件事。最開始我還不覺得有什麼,畢竟咱們圈子裡喜歡玩小的嫩的的也不是沒有……誰知後來一仔細打聽,他好像還真是玩真的。而且那個小毛丫頭家裡真就普普通通,什麼背景都沒有。」其中一個困惑說。

「毛玻拿傻逼當痴情。其實也沒辦法,哪個層次出身,眼光就在哪裡。種地的做夢最多也就夢到地主家的女兒,別說公主了,夢到一個縣官的女兒,都能讓他自己把自己嚇醒。」另一個滿是不屑的跟了一句。

跟著,幾個人附和,鬨笑。

「你們知道個屁。」先前說話的那個女孩一點不給面子的罵了一句,接著說:「你們自己什麼德性,就覺得別人都該是一樣的德性。你們知道他為那個小女孩做的這些事翻開以後,岩州周邊這些官商二代三代的女人們都是怎麼說的嗎?」

「嗯?說什麼了?」

女孩表情肅穆莊重,單手立掌:「積德,積德,攢夠了換一個許庭生,下輩子打從十四開始寵我。」她像是高僧說法一樣的把話講完。在場一眾男人,面面相覷。

「還有」,當場另一個女的也來了興緻,補充說,「還有一句,十年修得好出身,百年修得許庭生。」

「還有……」

在場的「精英」女人們似乎一下都忘了身份,興奮的湊到一起,嘰嘰喳喳的就聊上了。

她們的出身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她們大多最後會嫁給在場的或者跟在場這些差不多層次的某個男人,但是,她們其實一樣是女人,一樣會在心裡喜歡和期待:一個深情浪漫得不給其他男人活路的許庭生。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