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四十二章 傾城小.蠻.腰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9-19 18:48  |  字數:4437字

第五百四十二章傾城小蠻腰

這是整一盤棋,方老頭第一次「將軍」。

兩枚過河卒依然嵌在米字格外,格外扎眼。凌、蕭兩位站那看了一會兒,沒說話,轉身離開。

門關上,人倒下。

方老頭是被抬進去的。醫生和護士跑步衝進來。各種儀器管子又一次插滿全身。

關上門後,那個佝僂的身影終於忍不住俯身吐在床沿的那口血讓許庭生知道,作為一個父親的方老頭,不是真的殺伐一生,狠絕到不會痛心,只是他實在已經無能為力。

「兔崽子們不爭氣。自己屁股不幹凈。凌、蕭兩家拿在手的都是真憑實據,至多往狠了些用而已。老二也許好點,剩下兩個,應該可能出不來了。」

老人幾天來第一次顯得如此蕭瑟。

「78年在河北,有人給我稱骨算命,說我這輩子沒有子女送終。我踹了他攤子,說他放屁。如今也不知他還在不在……照理,我應該給人道個歉。」

許庭生沒接這話,走近些,替他擦了擦嘴角血跡,輕聲說:「等你有力氣再說話。我叫個人進來……方橙,還是餘慶?」

老頭睜開眼說:「餘慶,不,方橙。」

許庭生點頭往外走。

老頭在身後說:「等一下。我想了想,還是你先說說,把想問的也先問了。隔幾天你回來,我應該還在,但未必還能開口說話。」

許庭生停下。

「那我想問你個問題,你可別被氣著」,許庭生看起來小心翼翼的說,「我看他們倆都比你聰明,為什麼一路下來都是你職位高?而且他們連棋都下不過你。」

老爺子像是笑了一下,「我給你說說當年。」

…………

許庭生從病房裡間出來,意外的發現先前原本已經離開的凌蕭也在。

看見許庭生出現,她從椅子上站起來,平靜說:「家裡讓我跟你說,你什麼時候覺得合適,歡迎去坐坐。」

許庭生微笑著對她點頭,回道:「我一定找時間登門拜訪。」

「那你到時候先聯繫我。」凌蕭留了一張名片,離開病房。

許庭生把名片放進口袋,找到方橙說了幾句。方橙去了裡間。許庭生轉身,發現整個外間,所有人都看著他,部分眼神不善。

「放心,老爺子沒事。」許庭生以為他們擔心,安慰了一句。

大概十四或者十五歲的小女孩站起來,走到他面前,啐了一口說:「呸!叛徒。對敵人卑躬屈膝的狗腿子。土巴子色狼,看見女人走不動道。」

這罵詞有點土,想來是她從電視里看來的,又或者其實剛剛是別人在說,卻被她罵了出來。

許庭生和凌蕭先前是一起進來的,之後表現得也都不陌生。現在再加上凌蕭特意等候,邀請他去家裡做客這件事……方家在場這些人有些看不過去,其實也正常。

「你叫什麼名字?」許庭生笑著詢問面前這個方家三代最小的成員。

小姑娘倔強的看著他,做了個不屑的表情說:「呸,把我名字告訴你?多噁心?!」

方餘慶見狀起身走到許庭生身邊,代勞說:「這是我二伯家的,我的小堂妹。我家裡名字就數她跟我堂哥最有趣,堂哥叫方如矩,她叫方如鯉。」

小丫頭含怒瞪了方餘慶一眼,怪他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許庭生。看起來像是平時被寵壞了的樣子,對誰都沒什麼規矩。

在場其中一個女人站起來,幾步走到許庭生和方如鯉中間。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看了一眼許庭生,看起來有些心疼為難的樣子。

方老爺子的規矩,方家三代誰對許庭生不禮貌,冒犯了,耳光伺候。先前方仲就挨過。當時出手的是方家老三,方餘慶的老爸……眼下他已經進去了。

女人咬牙沖小丫頭揚起手。

許庭生嚇得連忙一把握住她手腕。雖然知道對方之前那一眼,如今揚手這慢動作,就是等的自己阻止。許庭生還是盡量配合。

「這是我二伯母。如鯉的媽媽。」方餘慶介紹。

「伯母,可別。如鯉還是孩子。女孩子的臉,打了以後沒尊嚴。」許庭生勸了一句。

方家二媳婦順著他的話把手放下來。

偏是小姑娘不依不饒,含著眼淚還罵:「土狗。不用你假裝好人。」

許庭生無奈的苦笑一下,告辭離開病房。

他拿了方餘慶的車鑰匙在樓下找車。方如鯉不知怎麼跑出來的,趴在二樓欄杆上,捂著臉罵:「土狗。叛徒。你就會害我們家……你再也別來了,你來一次我罵一次。挨打我也罵。」

看樣子她還是挨打了。卻不知是方仲還是方櫻給她灌輸的,是許庭生害了方家的概念。

小姑娘似乎嘴還挺溜,罵起來沒停歇。而且看樣子,她說以後見一次罵一次也不是假的。許庭生無奈的抬起頭,問道:「你十四歲?」

「關你屁事,土狗。」

許庭生笑了笑,認認真真的說:「那你知不知道,我有個女朋友,比你只大一點。我剛剛回憶了一下,我開始追她的時候,她好像就是十四歲。我什麼意思,你聽得懂嗎?我這人……」

方如鯉眼神里的恐懼慢慢越來越濃……遇上了變態,這可比挨打可怕。

「我看你長得也不錯。發育差了點,不過沒關係,……」

許庭生話沒說完,挨了打還罵街的方如鯉,跑了。

…………

開車回到岩州家裡已經是傍晚。許庭生著急的打開房門,房子里濃煙滾滾,好像剛被炸過。

他的十四歲開始追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