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四十章 弱點擊破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一輛車占著超車道,許庭生手裡的瑪莎拉蒂不斷激烈的鳴笛。前車變得有些慌亂,趕緊讓道。但許庭生其實只是在宣洩一瞬間鬱積在胸口的怒氣。 「聽說蕭家已經備好一個了,是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孩子。我...

第五百四十章弱點擊破

凌蕭成了凌小青。這個名字本身只是一個玩笑,但是在她自己把它說出口的那一刻,許庭生分明看到了一絲眼神的變化和肩膀的微微顫動。

凌蕭偏過頭的同時把雙手抱在胸前,像是送給初次見面的凌小青一個擁抱。

許庭生漸漸找到了瑪莎拉蒂的駕駛感覺,車速漸快。高端跑車所能帶來的駕駛快感讓他這個本身對車沒什麼要求,長期以開著一輛破大眾亂轉為榮的車盲都有些心動。

兩個敵人之間的微妙變化來得一樣很快。凌小青平復了一下情緒之後,主動聊起了她在拉扎德的經歷。這或許是兩個人之間眼下最恰當,最不致尷尬的一個話題。

許庭生聽了一會兒後有些感慨的說了一句:「二十歲,我才剛上大學,你已經在拉扎德了。」從天分的角度來說,人和人的差距大得讓他有些無奈。有些人是真格的天才,而他,其實只是帶了作弊器而已。

「倒也不是,其實我為了爭取這個機會,給拉扎德投了一篇分析論文。論文主體內容涉及國內,國資委旗下投行的運作特點和運作模式。其中有稍微透露了一些我作為高幹子弟了解的內幕。」凌小青解釋,很坦誠。

「賣國求榮啊?你1許庭生開了個玩笑。

凌小青也不介意,笑著說:「不算吧。我說國家本身其實希望讓他們了解這些,你信嗎?我們現在其實非常希望類似拉扎德這樣有影響力的投行參與進來。他們出錢出經驗,我們給機會。

更重要的,我們手上的資本要國際化,需要他們提供橋樑。未來人民幣必然要走的國際化進程,更需要他們的認可和支持。這裡頭的東西很複雜,你繼續現在的腳步的話,以後會懂的。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另外,你恐怕不知道,像我們這種所謂的高幹子弟在國外,言論其實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監管的,真正會危害國家的東西,不可能輕易流出。」

許庭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在凌小青現在說到的層面上,他的認知幾乎一片空白。

「還是得提醒一下」,凌小青莞爾一笑,「在拉扎德之後的路,是我憑自己的能力走出來的。我關於國內企業投資前景的分析和報告現在拉扎德重視度很高,你如果有意願,我們可以一碼歸一碼,我幫你牽線,或者爭取更好的合作條件都行。別著急說你不需要,比如說華爾街之前有人賣消息,說你在投資facebook的過程中被人狙擊。其實如果你一開始就把這種海外投資項目交給拉扎德之類的專業投行來幫忙運作,成功的可能會大很多。」

關於投資facebook失敗這個問題,因為涉及apple的父親而褪去了很多商業本身的因素,許庭生沒法跟凌小青解釋。他現在關心的是她剛剛提到,有人在華爾街賣他的消息。

「你說那個人,韋恩楊?」

「對。」

「這個混蛋1許庭生罵了一句,買消息被坑了一筆不說,結果自己反過來還被拿來販賣,韋恩楊的賤,當真名不虛傳。

「問題我的消息能賣錢嗎?」他跟著問了一句。

「這麼說吧」,凌小青想了想說,「因為你的青睞,現在facebook水漲船高,受到了很多有國內背景的資本的追逐。換句話說,其實暗地裡有很多人在盯著你的方向,追逐你的腳步。與此同時,你本身對華爾街資本的吸引力也正在飛速提高。華爾街所有投行和分析師事務所對你的分析報告加起來,也許能裝一個集裝箱。步步準確,步步領先。你太讓人驚嘆和矚目了。」

這段話讓許庭生心頭一緊。「要不,損失點資金,誤導他們幾回,順便混餚視聽?」許庭生想著。

「你怎麼了?」

「沒」,許庭生鎮定了一下,露出笑容說,「我剛剛在想,韋恩楊同志接下來肯定會想辦法跟我多親近,我得想辦法趁機多給他挖幾個坑。他坑過我錢,還賣我。」

最後一句,許庭生的語氣有些哀怨和氣憤。他表露的小心眼讓凌小青覺得很有趣,笑了一陣,隨口提到:「其實他真的是個人才。據我所知,國資委旗下的幾家投行里,還有一家曾經試過邀請他當顧問,不過被拒絕了。他的生存方式決定了,他不能有立常」

許庭生點頭,這點他沒法否認。要說韋恩楊同志在華爾街手眼通天,他沒這個實力,更沒這樣的背景。但正是因此,他才能成為通用的渠道。就像名妓總是被大人物包圓,偏偏是那種本身稍有姿色又不上不下的,才真正能做到客滿天下,三教九流各個階層都滾過幾番。

「前兩年在美國,他還追過我。當然,肯定不是為了娶我當老婆。」凌小青笑著說道。

「沒得手?」

「我沒談過戀愛。不允許。高中時候,我喜歡過一個男孩。我想他應該也喜歡我。後來突然一天,他就轉學了,因為他爸媽的工作調動。」

「……」

「對了,韋恩楊,其實如果他不是混血,應該有機會上我的床,成為我其中一個孩子的父親。蕭伯伯見過他一次,很欣賞他。」

「……」

許庭生傻了。這都叫什麼事?什麼叫其中一個孩子的父親?其中一個是什麼鬼?難道劇情不是嫁給一個人,然後多生幾個而已嗎?

「說出來,你別同情我」,凌小青猶豫了一會,咬咬牙,臉色微微有些異樣說,「比如蕭家看中了一個人,認可並且希望成為他們的女婿,我就會去跟那個人生一個,孩子給蕭家。然後我們凌家看中另外一個,我再跟那個人生一個,孩子歸凌家。也許蕭家會看中不止一個。凌家也是。」

一輛車占著超車道,許庭生手裡的瑪莎拉蒂不斷激烈的鳴笛。前車變得有些慌亂,趕緊讓道。但許庭生其實只是在宣洩一瞬間鬱積在胸口的怒氣。

「聽說蕭家已經備好一個了,是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孩子。我有時候在猜,到底我要生幾個,到幾歲。也許四十歲?四十五歲?這輩子不知要做幾回老牛。」凌小青說完很努力的笑了笑。

「你沒理由被犧牲。」許庭生義憤填膺了一句,轉而想起自己的立場,改口道:「抱歉,我只是因為,我本身不懂投資這一塊,星辰那邊胡琛和賀與談也都不是這方面出身。所以,我其實還想著把你拐到星辰去呢。等這件事結束,來星辰怎麼樣?工資你開,別高過胡琛和賀與談就好,我另外給你期權承諾。星辰現在沒有投資部,我可以專門給你設一個,……」

凌小青的神情和身體語言告訴許庭生,她很心動,許庭生正說著的,是她真正想要和喜歡的生活。她才華橫溢,渴望舞台……野心勃勃。

但是她的嘴巴在說:「當我的三個哥哥死掉,我就已經註定被犧牲了。」

這是一個被命運綁住了的女人。

「好像,快到了。」凌小青有些失落的說道。

許庭生點頭,車子下了高速。

很快,西湖市第一醫院的高樓出現在視線里。

「最後用凌小青的身份說一句話可以嗎?凌小青想說,如果我可以選,會希望你是我第一個孩子的父親。可惜……能說這句話的人,只是凌小青。凌小青只活了不到半個小時。」

車子停好。許庭生下車。凌小青下車。兩個人隔著車頂對視一眼。

「現在開始,我是凌蕭了。」

「我知道。等這件事結束再聊……凌小青。」

凌蕭或者凌小青……整個人僵了僵,沒有反駁。

兩個人之間能隔著一段距離一起走向高幹病房。

許庭生盡量不看她,心裡有些得意,也有些慚愧,他欣賞並同情凌蕭,很高興認識凌小青,很感激她的兩次提醒……但是從心理和人性的角度,他剛剛其實同時做了另一件事,弱點擊破。

在對手的陣營里,她是許庭生最基礎的打法下,第一個自信已經初步把握的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