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三十九章 沒有名字的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現,煙是點著的。當場吐掉太不禮貌,他只好就這麼抽著。 凌蕭偏過頭專註的看著他的側臉,然後突然放聲笑出來,笑到彎腰把頭鑽下去。許庭生這個時候要是踩一腳剎車,她就得來一個屁股朝天平沙落雁式……她穿...

「說實話我其實不太信那些。我記得,有一次我媽跟我說,當年家裡有三個兒子之後,我爸並沒有打算再生一個。只是有一天,他和兩個戰友抽煙喝酒到很晚,醉了……才有了我。可是你看,我一樣很聰明、很健康。」凌蕭略微誇張的笑了笑,把自誇的尷尬帶過,繼續說:「原先只是他們這樣說,我就聽。我現在突然想抽。你給我一根吧。」

許庭生把煙和火遞過去。

「我開車呢」,凌蕭嚴肅說,「你幫我點。」

許庭生治好抽出一根煙,準備往她嘴裡塞。

這動作讓雙方都有些尷尬、難堪。凌蕭無奈的白他一眼,喪氣說:「算了,到前面休息站換你開車。」

兩個人在休息站停下來抽了一根煙。後半程換許庭生開車。凌蕭很是緊張的看了一會。許庭生人生第一次開瑪莎拉蒂,不敢提速,開得小心翼翼。凌蕭很滿意他這種態度。

於是後半程就變成了許庭生開車,凌蕭一根接一根的抽煙。

「有心事?」許庭生試探著問了一句。

「專心開車」,凌蕭先提醒,然後說,「只是看到你,突然有些羨慕。我曾經希望並以為自己會成為像你這樣的人……」

說著話,她遞了一根煙到許庭生嘴邊。

許庭生叼上了才發現,煙是點著的。當場吐掉太不禮貌,他只好就這麼抽著。

凌蕭偏過頭專註的看著他的側臉,然後突然放聲笑出來,笑到彎腰把頭鑽下去。許庭生這個時候要是踩一腳剎車,她就得來一個屁股朝天平沙落雁式……她穿的是短裙。

「怎麼了?」許庭生被笑得有些莫名其妙,問道。

凌蕭直起身來,一手捂著嘴笑,一手把他嘴裡叼著的煙摘下來。然後指給他看過濾嘴上的一圈紅印,得意說:「我剛剛故意補了很厚的口紅……在煙上抿了一口。結果現在……你,哈哈,你嘴唇,好紅……」

她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小女孩顧自樂了一陣,之後因為注意到許庭生略有些尷尬的神色,才跟著反應過來,這其實是一個很曖昧的舉動。

短暫的沉默過後,凌蕭先開口打破了尷尬,故作玩笑說:「早知道不告訴你了。看你回頭怎麼跟你的小女朋友解釋……」

許庭生定了定神,意外道:「這你們都知道?」

「岩州上層圈子,誰不知道?」凌蕭反問,然後說,「只是一直你都沒犯著誰,也就沒人想去觸這個霉頭。大家給你面子,不說破而已。不過,這樣看來倒是有一群人白費心思了。岩州這幾個月有一群人,不吃私房菜館,改去你老丈人的小飯館吃飯。就盼著能在那碰上你,讓你知道他們給了面子,在你這混個眼熟,搭上點交情。這倒不是說你地位真到那個份上了,只是,你真的太能賺錢。你就像是維加斯的賭場里,賭桌上突然出現的那個把把都贏的賭客,誰不想跟一把?」

許庭生聽完沉吟片刻,道:「這也是你們想我退出的一個原因吧?」

凌蕭毫不掩飾的說:「是。這種情況下,我們那邊但凡出現一點情況,落在下風。就會有人著急向你靠,撿這份雪中送炭的交情。」

許庭生點點頭。

「其實你最好注意一下這個問題。我覺得,這次如果真有人想渾水摸魚,跟你玩陰的。很可能就會從那個小姑娘身上下手。這事我們不會做,不代表別人不會。」

凌蕭又說了一句。

這句話是虛是實,真心還是假意,提醒還是分散,善意還是威脅……許庭生無法判斷,自然也就無法回應。

事情記在心裡,面上不動聲色。為了避過這個話題,許庭生改而問道:「對了,你說你現在的名字只是兩家人的姓湊在一起,那你原名叫什麼?」

他只是隨口找了一個話題,但就是這麼一問,凌蕭整個人一下彷彿由春到秋,蕭瑟、落寞下來。

「我想我其實是一個沒有名字的人。從我記事起,我就已經叫做凌蕭。這件事被用來代表凌、蕭兩家的聯盟。從我很小,每個人就都跟我強調,我叫凌蕭,因為我是凌、蕭兩家共同的女兒,兩個媽媽,兩個爸爸,沒有親或不親之分。」

「總有原名的。」

「也許吧,可是從來沒有人跟我說過。哪怕我問。他們也從來不說。」

「那你猜一個。」

「啊?猜?……好。我想,大概……凌小青?……凌小翠?凌小花?」

「凌凌漆。」

「撲哧……你別鬧。」

「那麼,凌小青你好。認識一下,我叫許庭生。」

「啊?我……你好。我是凌,凌,凌……凌小青。」

凌蕭有了名字。來自她的敵人。

早起至少能看到兩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