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三十八章 凌蕭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我們被星辰科技拒絕過。你知道拉扎德?」 「當然。」許庭生說。他的閱讀記錄里有過這樣一本書,名字叫做《最後的大佬》,介紹的就是拉扎德投資銀行的興衰史。 「神秘,強大,成功,歷史悠久,還...

第五百三十八章凌蕭

許庭生的基礎心理和人性分析還沒猜中對手,先猜中了方老頭。.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他的心思。

一個病,病到需要「死馬當活馬醫」的地步,最好就不要再找一個經驗豐富的大夫。因為那隻意味著經驗,而經驗能救的東西,就不會到幾乎無法醫治的地步。

「拿一個方家這樣的對象給你練手,機會常人一輩子難有」,方老頭笑著說,「方家方餘慶,這個名字以後一定會比我響亮。你說呢?」

老頭身上有著一個將死之人本不該有的樂觀。迴光返照能照這麼久的人少見,稀罕,老頭子這幾天精神好,也得意,連呼吸機都暫時可以不用了。

他似乎篤定方家現在失去的一些東西,未來都會在方餘慶身上看到,甚至更多。

所以,有些好處,他暫時給不到方餘慶手裡的,就先送了許庭生。比如現在委身漸南的那位,還有未來他葬禮上可能會來的那個人,都是他的「禮物」。

當然,這一局本身,也是「禮物」。他用這一局打磨璞玉,為寶劍開鋒。推著許庭生往前走。

許庭生不搭腔。一個人的路,有時候是自己走的,有時候,會被人和事,時和勢……推著走。

「對了,你說過的那個水壺呢?」最後離開病房的時候,許庭生才像是聊家常一樣說起,「我有件要緊事,後天要回一趟老家。正好路過漸南,可以去看望堂哥,順便把東西帶過去。」

「這個時候……什麼要緊事?」

「妹妹高考。」

「哦,那真是要緊事。東西回頭我讓餘慶送給你。」

他走後,老頭很得意。許庭生既然最後還是主動開口要了那個水壺,就說明他已經想好了,接受方家最後的好意。

他要了,就說明他準備還。

…………

許庭生第二天有一場考試,是大三期末的第一科,《出土文獻學概論》。

從小哥那裡複印了考試要點和筆記,死背一晚,考完感覺自己應該能過。mianhuatang.la

上午九點半,許庭生和譚耀一起走出考常

方家的事這一陣鬧得沸沸揚揚,譚耀也已經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方橙提或不提分手,都已經失去意義。只是譚耀對許庭生的盲目信任和樂觀,讓許庭生自己都有點無法置信。在他看來,既然這件事許庭生已經參與,那方橙、方家,就一定無恙。

兩個人從十二棟教學樓出來,門口的台階上站了不少人。

台階下是一輛藍色的瑪莎拉蒂。

車固然是好車,在大學校園裡難得一見,但是此時更多人在看的,卻是坐在車裡的女人。女人穿白色襯衫,戴墨鏡,唇人。手握著方向盤,偏頭往台階上看。

她長得像俞飛鴻,只是改了那份溫柔,有著一張神色冷冽的臉。這樣的女人,通常比身邊的小女生更能吸引大學時代男孩們的目光。

一片議論聲和不自覺吞咽口水喉頭滾動的聲音中,許庭生和譚耀走下台階。

兩個人準備繞過車頭。瑪莎拉蒂往前幾米,擋住去路。兩個人再往前,瑪莎拉蒂跟著往前,繼續擋著。背後台階上的人群里開始出現口哨聲和起鬨打趣的聲音。

「你認識?」許庭生確定自己不認識對方,於是轉頭問譚耀。

「應該沒操過。」譚耀壓低了聲音說。

「你好,我叫凌蕭。」女人做了個自我介紹,聲音好聽,但是好聽的同時,帶著一種公事公辦的冷漠。

「凌霄……寶殿?」譚耀笑著打趣道。

「沒那麼特別,只是把兩家人的姓湊在一起而已」,女人說,「你是許庭生?」

「是。」許庭生說。

「我找你。」名叫凌蕭的女人說。

許庭生在一片驚呼聲中上了車,這是他第一次坐瑪莎拉蒂,他對這方面的要求一直不高。女人不說話,離開大學城範圍后,把車速開到很快,然後更快……

「不怕?」等到車速放慢,她才問了許庭生第一句話。

「不怕。因為我知道你有把握。」許庭生說道。

「為什麼?」

「因為你應該比我更惜命。凌、蕭兩家,加起來……就剩你一個。」

女人第一次換了眼神,認真的看了看坐在副駕駛位置的許庭生。

「你二十二歲?」她問。

「對。二十二。」許庭生答。

「我二十九。你說的對,凌、蕭兩家加起來,就剩我一個。我根本不記得我那些哥哥們長什麼樣子,那時候我還很校不過我記得我爸媽還有蕭伯伯後來的樣子。」

這一句許庭生不知道怎麼接,他掏出煙,問道:「我可以抽煙嗎?」

女人點頭。

許庭生點上煙,把煙和火遞過去,問:「你抽煙嗎?」

女人搖頭,說:「我以前抽,現在不抽。」

「能戒是好事。」

「倒不是因為這個」,女人說,「我戒煙,是為了生孩子。我今年二十九,答應過家裡和蕭家,三十歲開始生孩子。我想等這件事做完就開始生,我需要生好多個。」

許庭生再一次不知道怎麼接話。

「你和方家的牽連其實並沒有外界以為的那麼深」,女人終於說到正題,「我想你應該明白,在這件事情上,你並不是在幫好人對付壞人或者有別的正確的立常這只是一件說不清對錯,但必須有個了結的事情。」

許庭生微笑一下,「我能把這當作勸降嗎?」

女人也難得的笑了一下,「準確的說,是。我不希望你參與這件事。」

「我想我其實應該無足輕重。」

「看起來是。不過我不想低估一個每一步都正確的人。因為我想不通,為什麼有人的成功可以這麼容易。我們對你的了解比你想象的要深。」

「你們?」

「別誤會。我說的我們,是拉扎德銀行。我從二十歲開始為拉扎德工作。我們從兩年多前就一直在對你進行分析,同時熱切的渴望能夠對你進行投資。對了,我們被星辰科技拒絕過。你知道拉扎德?」

「當然。」許庭生說。他的閱讀記錄里有過這樣一本書,名字叫做《最後的大佬》,介紹的就是拉扎德投資銀行的興衰史。

「神秘,強大,成功,歷史悠久,還有巨大的能量。」許庭生說了幾個詞,界定他對拉扎德的認識。

「正確。所以,我們對於自己被拒絕感到很意外。」

「我好像不記得這件事。拉扎德在國內也有投資業務嗎?」許庭生饒有興趣的問道。

「錢,無處不能去。」

「……,那倒是。」

「我們在岩州的力量其實原本並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強大。但是,現在很多人願意站在我們這邊,幫我們。因為我們給出了蛋糕……至誠凝園的那塊地。那塊地的價值,幾億?十幾億?你說,這麼多錢,靠貪污,他們需要貪幾輩子?」

女人嘴角翹起一個弧度,跟著繼續說:「我已經說服家裡,我們不碰那塊地。換你退出這件事。」

許庭生沒想到,她會這麼快不加掩飾的攤牌。

「我想,我其實很樂意跟你聊一聊拉扎德。或者其他生意方面的事情。」沉默片刻,許庭生回答。

他的拒絕讓女人沉默了一會。

良久,她才說:「我以後只是一個負責專職生孩子的女人而已。」

「那,我現在是不是應該下車了?」既然談崩了,許庭生主動問。

「不用」,女人把車開上高速,然後說,「我和你去看一局棋。」

「哪裡?」

「西湖市第一醫院。現在二對一。加上我們倆……三對二。」

中秋快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