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三十六章 最質樸以抗最強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話是一位籃球評論員用來評價剛出道不久的鄧肯的。許庭生認為它不止適用於運動領域。 許庭生兩世都有還算不錯的閱讀習慣,而且讀的很雜。類似《菜根譚》,《小窗幽記》,《圍爐夜話》這樣的曾經小眾,後來大...

第五百三十六章最質樸以抗最強

方傢伙同至誠地產放的一通亂槍,幾天內便在岩州自上層而下,差不多街知巷聞。.la

這事兒上層的人都還看不懂,普通民眾純聽熱鬧。

大伯家的那一對海歸兒女差不多夾在兩類人中間,似懂非懂,尤其惆悵。

方仲和方櫻有著自己身為海歸精英的自信和驕傲。對於許庭生,他們首先是瞧不起的,便如他們過往瞧不起只考了個三流國內大學的方橙和方餘慶一樣。

至於許庭生做到的那些成就,他們跟這個年代的大多數喜歡中英文混著用,生僻單詞夾著說的年輕海歸一樣,自信自己帶著一旦領先的美國理念歸來,成功,根本不在話下。

在對方老爺子和許庭生幾乎完全喪失信心之後,兩人自負又盲目的,寄希望於通過自己的社會活動謀求營救父親的辦法。

兄妹倆開始頻繁的出現在各種稍有層次的活動現常

然後,在其中一次酒會上,方仲偶然聽到了一番話。有人調侃方家最近這一陣應對危機的表現,做了個總結:敵不動,我不動;敵動,我也不動;突然有天一拍腦門,開始亂動。

很形象也很貼切。

酒會當場的鬨笑聲深深的刺痛了這位高端海歸的心。

當天,在要求面見老爺子未果之後,方仲痛心疾首,坐在病房門口痛哭流涕。

「我為什麼哭?!我是真的痛心啊,堂堂方家,就這麼成了笑話。(mianhuaang.LA好看棉花糖可悲可恨啊,偌大個家族,這麼些精英,竟然要聽憑一個外人指手畫腳,胡來亂搞……」

他這一哭,多少有些史書上良臣苦諫的味道,用心良苦的感覺。恰好許庭生當時來見老爺子。方仲情感太投入,入戲太深,起身直接兩手揪了許庭生的衣領推到牆上,含淚質問他到底憑什麼干預方家的事,為什麼要禍害方家。

許庭生理解他因為擔心父親過度憂慮的心情,未作爭執。

方仲因而當他理虧,又似乎因此找到了一種良臣精英被埋沒的感覺,漸而不論裡外,逢人便去哀嘆,訴苦,講述方家的問題所在和自己有心無力的苦衷。

他因此得到了頻繁的「安慰」和「理解」,自我感覺良好。卻不知,在別人眼中,這才是方家真正的笑話。

真是混到了一定層次的人,其實往往不會輕易對自己看不懂的事情真的下定論。反過來,方仲這種近乎幼稚的掏心掏肺,不知輕重的四處傾訴,倒是更容易讓人得出「方家無人」的結論。

方仲這樣行事的一個附帶影響,是許庭生開始在方家事件中變得更加引人關注。

國人的思維大體有這樣一個定式,但見有人成功,首先一個念頭就是:他有背景,他沒背景他怎麼可能成功?!在外人看來,許庭生和方家的牽連極深,方家一直就是他在政府方面的根基,是他一路順風順水的保障。

許庭生的身影果不其然的出現在了這次方家的危機中,這進一步坐實了人們的觀點。於是,方家的危機,就成了別人眼中許庭生的風雨飄遙

人們把他往風暴中心裡放。

項爸項媽聽多了傳聞,特意擠出時間,找借口請許庭生到家裡一起吃了頓飯,避開項凝,小心的暗示:「其實我們倆也不圖小凝日後怎麼大富大貴,所以……真的不行,你就回來和我們一起做黃燜雞米飯,或者找份踏實的工作……總之怎麼都行,人最重要。」

許庭生因此很是感動和欣喜。

但是事實上,他離風暴還很遠。為了能夠看得更清晰,許庭生近來多數時候都把自己擺在局外,除了每日必做的線索分析,該休息休息,該上課上課。

他內心僅有的緊迫感,源自老爺子的信任。老爺子沒把私下裡跟親兒子說過的那一句「死馬當活馬醫」對許庭生講,卻口口聲聲把這一局交給他。

因此,許庭生的感覺,大概約等於有人突然指著棋盤對一個業餘愛好者說:去,你去跟馬曉春下一局,輸了我去死。

茫然無措了兩天之後,許庭生開始看書,這樣的臨時抱佛腳說出去或許容易招人笑話,但卻是他眼下能想到的,唯一自己可以去做的。

他偶然一次想起了這麼一段話:用最質樸,最基礎,去對抗比自己更強,更有經驗,更天才。

這段話是一位籃球評論員用來評價剛出道不久的鄧肯的。許庭生認為它不止適用於運動領域。

許庭生兩世都有還算不錯的閱讀習慣,而且讀的很雜。類似《菜根譚》,《小窗幽記》,《圍爐夜話》這樣的曾經小眾,後來大眾的經典,以及《厚黑學》,《曾國藩家書》之類人盡皆知的書籍,他前世今生都看過不止一遍。

但是,從「最質樸」,「最基幢的角度來說,這些書在某種程度上其實都還不夠這兩個詞的標準,它們畢竟都是別人的主觀經驗總結,與「最」之間,隔了一層。

正因為此,許庭生從岩大圖書館借走了一本歷史借閱記錄不足五次的阿爾弗雷德阿德勒的《理解人性》,而不是他的更暢銷的另一本書,《生命對你意味著什麼》。

這位個體心理學創始人在心理學方面的基礎觀點是「自卑情結」。這與許庭生思考人性的基礎觀念大體一致。

許庭生過往的閱讀速度很快,但是看這本書的速度很慢,讀一本經過翻譯的西方心理學著作的難度,在他看來大體跟生吃一隻烏龜差不多。

打電話拜託胡琛幫忙買一套英文原版。

手機剛放下又震動。

黃亞明發來一條彩信。圖片是一把槍。附帶的文字是:上帝創造男人,槍讓男人平等。

許庭生知道這句話,它的原版是:上帝創造人類,柯爾特讓人類平等。

柯爾特也是槍。

槍能讓十二歲的瘦弱女孩和二十八歲的強壯男人平等。是殺戮的平等,也是被殺戮的平等。

「你別碰那東西。」許庭生不知黃亞明突然說這個是什麼意思,有些著急的回復。

「別緊張,跟你開個玩笑而已。」黃亞明輕描淡寫的回復。

他緊接著發了第二條:「方家這一局,你當練手就好。餘慶不管到哪一步,都可以把并州當作退路。我和老金在這裡等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