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三十二章 透胸之刃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9-12 00:13  |  字數:3848字

第五百三十二章透胸之刃

黃亞明說他願女人愛他有錢有勢,但是譚青靈不行,因為他愛她。

他愛她時正當年少,情感初發,純真無瑕,不管後來事情怎樣,這段故事都會放在他心裡,如那壺可以慰風塵的酒一樣被珍藏。

多年後或可以取出來品,或就那麼放著,直到老去,將死的那一刻,人生畫面迴轉,一幕幕划過,有兩張青春美好的臉龐。

這一段故事不該被褻瀆。

對黃亞明沒什麼好隱瞞的,許庭生仔細跟他說了方家的情況。

黃亞明愣住半晌,喃喃說:「怎麼突然有一種自己很渺小無力的感覺,這種級別的較量,給我感覺就像自己是一條自以為齒利的狗,齜著牙到處炫耀,結果迎頭過來兩頭老虎……怎麼辦庭生,你說,我做。」

許庭生搖頭:「你不用參與,參與也沒用。」

黃亞明想了想,沒扭捏做作,點頭,然後說:「那我明天去并州。」

這思維有點跳躍,許庭生問:「去做什麼?」

「把那座礦拿到手裡。」

「這個時候你去拿礦?」

「是,而且要快。我現在的情況,等於在跟一群狼分肉,它們坐成一圈,看著我把肉切塊,樣子看起來不爭不搶。但是它們的眼神其實都不在肉上,在我身上……只要我稍微露出一點病態,或者虛弱模樣,它們就會撲上來,把我和肉一起吞下。

而我的虛弱還是強壯,現在其實都看你,你這邊一感冒,我那邊就會咳嗽。方家的事你既然要參與,就肯定會有損傷,我們不能等他們看出來。」

「那,拿了不是更危險?」

「拿了我就壯一點,至少可以多玩一局。放心,我不給你拖後腿添亂,這邊交給我。」

「……」

「放心,真的,蘇武能在貝加爾湖畔涮羊肉,大不了我就在并州就著煤球煮火鍋。」

許庭生笑了笑,說:「誰管你那個?我剛剛是在想,期末考就快到了,你這還往并州跑,回頭還過不過得了。」

黃亞明聞言,從辦公桌抽屜里拿出來一堆卡。

「酒吧消費卡,超市卡,美容卡……每張存額三千,我的老師們通常都自己挑。你知道嗎?去年我還不小心拿了獎學金……所以今年我打算給他們提醒下,不用那麼過,我其實只要及格就好。」

「……,好吧。」

許庭生離開辦公室的時候突然回頭,對黃亞明說:「對了,方家的事,別跟譚耀說。」

「為什麼?知道也沒事吧,雖然他跟我一樣,參與不了。」黃亞明有些奇怪的問道。

許庭生想了想,譚耀現在和方橙的狀態,他其實也並不完全清楚,更不知道譚耀投入多少。但是眼下狀態,方橙其實比方餘慶更危險,因為在方家第三代里,她風頭最盛,最被看好,而且,她是個女人,一個足以讓無數人垂涎的漂亮女人。

至於譚耀,他完全沒能力參與這樣的局,不論心智還是實力……所以,如果他要硬往裡摻和,最後只會搭上自己。

「總之別說就是。」沒法跟黃亞明解釋,許庭生最後說了一句。

回包廂發現方餘慶徹底醉了,像蝦米一樣縮成一團躺在地板上,搬不動。許庭生乾脆把人交給黃亞明照顧,自己先走,他第二天就要去見方家老爺子,需要回家做些準備。

他從樓梯口下來,徑直向門口走。

一個身影從身邊經過,撞了一下他的肩。

許庭生扭頭看了看那個背影,看到他在吧台最邊緣,最暗的位置坐下來,點了一杯酒,喝一口,然後握著杯子,在手裡轉著。

許庭生跟著走過去,走到他旁邊的位置,請走了原本坐在那個位置的一個女人,然後自己坐下,同樣要了一杯酒。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我一直在想,你到底什麼時候會接受我們的交易。」

「我以為你日子過得太好,早已經放棄那個想法了。」

「放棄?我這……」那人指了指胸膛,「這裡每天都有一把刀,不是指著我,是要從我胸口透出來。」

許庭生看一眼陳建興。

一年多時間,單從外貌和形象來說,這位副市長家的女婿變化其實很大。從一個戴著鴨舌帽背著相機,會在街頭偷摸收下兩包中華的報社記者,變成了一個很典型的官場形象,髮型整齊規矩,表情沉穩一成不變……

只有在他的眼睛裡,許庭生才能看到那一天,那個在小包廂里喝醉了酒,跟他說了一個家庭悲劇,還說自己已是瘋狗一條,準備魚死網破,只求他幫忙照顧妻小的陳建興。

「那個王八蛋依然一直在騷擾她,甚至用強……喝醉了就去砸門,在我女兒在家的時候。」陳建興說這句話的時候面目無比猙獰。

也許因為許庭生這個變數的出現,那件在他記憶中,原來在2005年就應該發生的事,那場岩州官場的大震動,並沒有在前世相同的時間發生,陳建興隱忍了更長時間……眼下已是2006年年中。

許庭生一度以為他手握大好前程,在杯觥交錯和阿諛奉承中消磨仇恨,早已經放棄,卻沒想到,他變得更瘋狂,便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他此時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有一把刀,隨時要從他胸膛透出來。

許庭生猜測如今的他所能攪動的風浪,會比前世更大許多。

「我這一年多升了三次,換了兩個部門,加上人緣不錯,所以知道的東西不少……方家的事,我可能算是岩州第二批知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