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三十一章 當時他是大將軍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目光勇敢的一直看著許庭生。 然而許庭生並沒有注意,此刻他腦海里想起的是另一個女孩,那個女孩曾經對他說: 「學長,如果有一天,別人都不要你了。我要。」 「可是,怎麼可能呢,對吧...

第五百三十一章當時他是大將軍

「你們選擇?」彤彤說,「你們問過我們嗎?」

許庭生前世不曾問過項凝,方餘慶今生不曾問過余晴。

關於許庭生前世那一場自以為的因愛放手,付誠後來說過這麼一句話:你覺得的身為男人的偉大,或許其實只是大男子主義過頭了而已。

因為許庭生在,彤彤沒管這是上班時間,多喝了幾杯酒。

「我讀書不多,不過以前無聊的時候會看一些像是《故事會》之類的東西」,彤彤說,「我看過一個故事,還記得,可以說給你聽嗎?」

許庭生說:「你說。」

彤彤說:「嗯。說是不知哪個朝代、國家,其實是我忘了。總之有一個將軍,英俊勇武,戰功赫赫,一次次得勝歸來,春風得意,跨馬遊街,京城裡無數女人都愛慕他。

這些女人里的其中一個,是他家別院負責洒掃的丫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個。將軍不常來別院,她一年只能見他一兩回,話都不曾說上一句,卻就那麼喜歡著,一直……

後來,將軍終於還是有一回,打了一場大敗仗,好像是說差不多全軍覆沒,他自己回來時,也瘸了一條腿,瞎了一隻眼,……

曾經愛慕他的人都開始嘲笑他,罵他,看不起他。說他應該死在那裡,不該回來。那個丫頭卻跟自己說,哪有什麼比他回來了重要?

皇帝本來要斬將軍,但念他過往的功勞,最後改為抄沒家產,流放蠻荒。

他一身落魄,背著個破爛包袱,一瘸一拐的走在流放路上,那個丫頭就在路邊等他。後來,她陪他去了幾千裡外,不辭辛苦,伺候他到終老。

將軍臨死前問她,為什麼我後來都成了那樣,你還甘心?

丫頭說,你還說,若不是你後來那樣,我甘心都不得,怎會有機會這樣陪伴你。」

一個爛俗的故事就這樣講完,彤彤或許看到當時背了下來,此時學著書上的話咬文嚼字,講了一堆成語,說得不太自然,更不太順暢,但認認真真,一絲不苟。

「世界上女人喜歡男人,大概分許多種,其中一種,會喜歡到寧願他不那麼成功和優秀,不那麼高不可攀,那樣他就不會被那麼多人爭搶……那樣,你才可能看到我在,才可能是我的。」

借著酒意,彤彤說著話,目光勇敢的一直看著許庭生。

然而許庭生並沒有注意,此刻他腦海里想起的是另一個女孩,那個女孩曾經對他說:

「學長,如果有一天,別人都不要你了。我要。」

「可是,怎麼可能呢,對吧?我有個壞心眼……好想你很沒用。嘻。」

這個女孩叫做吳月薇。她說她會愛一個不那麼優秀的他,其實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許庭生卻知道,她真的愛過……一個落魄的許庭生。很多年,很多年。

許庭生不搭話,彤彤的勇氣很快就用完了,窘迫說:「我,我其實是說方總,是這樣嗎?他出事了?然後……」

「你怎麼猜到的?」許庭生有些詫異的問。

「剛剛那樣,我都看見了,我想你們演了一齣戲。還有,再加上你剛剛的話,我就大概知道了。」彤彤說。

「嗯。但是別跟別人說。」

「好。可是,我覺得你們不該這樣。我見過余晴一次,那次方橙也在,她們喝了酒說話,我在一旁聽到,那個余晴說,她其實多希望方總沒有什麼顯赫的家世,遠大的前途,就是個普通大學男生……那樣,她就安心跟著他。所以,你們至少應該先問問她。」

許庭生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見他這樣,彤彤沒再繼續說自己的意見,改問道:「那個故事,你還沒說,那個故事,你怎麼想?」

許庭生笑笑:「她愛上他的當時,他是大將軍。你說,若是她一開始遇見的,就是那個落魄的他,她還會愛上他嗎?」

「……」彤彤顯然沒想過這個問題,一時間不知如何接話。

許庭生手機震動,拿起來一看。

黃亞明說:「怎麼來了也不叫我?餘慶現在一個人呆在包廂里是怎麼回事?」

身為老闆,酒吧有什麼人來,做了什麼,黃亞明自有他知道的辦法,許庭生和方餘慶也沒有要瞞著他的意思,否則就不會選擇來明耀做這件事。

許庭生回:「他家裡出了點事。」

黃亞明回:「方家……出事了?!那可不是小問題,詳細說說。」

許庭生打了幾個字覺得用簡訊說太麻煩,也說不清,乾脆起身跟彤彤告別,徑直去了黃亞明的辦公室。

門沒鎖,他也沒敲門,直接擰開了。

黃亞明坐在大辦公桌後面的轉椅上,抬頭看見進來的是許庭生,表情稍稍窘迫了一下,訕笑說:「我以為你簡訊里跟我說呢。等一下,等一下再說。」

「怎麼了嗎?有事?」許庭生看看四周,辦公室里沒有別人,有些茫然的問道。

「也不是,一點小事……」

黃亞明伸手在桌子底下拍了拍。

很快,一個身穿職業套裝的嫵媚女人從辦公桌下鑽出來,狼狽的起身,看看黃亞明,又看看許庭生,一邊慌亂的拿手背擦了擦嘴,跟著整理頭髮,一邊有些不知所措。

「沒事,你先出去吧。」黃亞明平淡的說。

女人點頭出去了。

黃亞明看一眼許庭生,有些尷尬,但又恬不知恥的笑著說:「剛招的女秘書。挺好用。」

經歷過一個譚青靈,錯失了一個陳靜琪,黃亞明在女人這件事上,或許真的已經沒有那麼心情去愛或去恨,這樣……其實也不是錯。

逼人當情聖,做君子,道德綁架這種事,許庭生從來不幹。曹操可以愛少婦,柳永可以迷青樓,黃亞明自然也有他的自由。

並不是人人都需要堅貞的愛情,更不是人人都有。

「滾蛋……先把褲子穿上。」許庭生笑罵一句。

「一直穿著」,黃亞明嘟囔,「你看我門都不反鎖。有一次,突然來了兩個主管到我面前吵架,她來不及撤,就在桌子底下蹲了一個多小時……」

黃亞明說著說著,發現許庭生一點聽下熱ざ濟揮校悻悻的叨咕了一句:「道不同不相為謀。」

隔了一會又說:「我也就這樣了。其實這樣也挺好,不必像那些小青年似的,哀嘆抱怨,說什麼愛情越來越少。我不要那個,我就指著有一天能跟人說一句,我的女人們之所以愛我,就是因為我有錢有勢……我不失落,覺得那樣才爽快霸道。」

「也好。願你一直是大將軍。」許庭生說。

「什麼大將軍?」

「……,沒事。」

***

補昨天。

今天的兩章十點。以後更新沒辦法七點左右了,一般是九點左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