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三十章 了斷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p> 方餘慶說他有件事要做,一個人怕做不到,讓許庭生陪他。 彤彤在門外緩了一下呼吸,開開心心的推開包廂門,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看到許庭生了。 「你,你找我?」彤彤有些緊張的問道,她剛接...

第五百三十章了斷

方餘慶說完老爺子的故事,或者說當年那點傻逼事,許庭生沒再發表意見,沉默的喝著酒,低頭一小口一小口的抿……整個房間只有他喉頭滾動的聲音。

不響,節奏整齊單一。

方餘慶也不出聲,在一邊陪著喝,幫忙倒酒,他把節奏掌握得很好,酒水在許庭生手腕垂下的時候貼著杯沿倒進來,瓶口在他抬手的時候離開,一點沒亂了他的節奏。

良久,許庭生抬頭,說:「我在猶豫。」

方餘慶咧了咧嘴:「猶豫才對,你一向謹小慎微……遇事傻不愣登擼袖子確實豪邁,讓人看著舒服,但不是這種時候,這種時候真是那樣的人,其實幫不上,只會添亂。」

許庭生說「謝謝」,然後說:「我剛剛自己算了筆帳……」

方餘慶接話說:「怎麼算你都不會合算。」

「是啊,我算啊算,在心裡架一個天平,欠的情,得的好處,可能要付出的代價,一樣樣放上去量,結果始終一邊挨著地,一邊翹上了天,看起來……該怎麼選,實在太明顯。」

方餘慶點了點頭,認可了許庭生的說法。

這回這浪實在太大,如今這社會,也不是春秋戰國時候的人性和思維,不是一句賞識,一點恩惠,一份情義,就能讓人湧泉相報,甘心赴死的年代。

眼下就連老爺子的老部下,老朋友,方家的親朋,都在忙著尋思退路,著急撇清關係的時候,許庭生其實當真沒道理要趟這趟渾水。

方餘慶正想著這些的時候。

「你的墓碑有多重?」許庭生突然問了一句。

方餘慶猛的一下沒轉過彎來,說:「啊?」

「很重,重到往天平上一擱,原來翹起來那一邊……一下就挨著地了。」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怕驚波瀾的人,要往一場本可以避的巨浪里鑽。

方餘慶沒再矯情,只是偏頭不看許庭生,用力長呼一口氣說:「操,你當初沒多嘴那一句多好,偏愛管閑事。」

他說的是兩個人的結識,許庭生在路邊看見當時還少不經事的方餘慶和余晴吵架,多嘴了一句。後來,兩個人稀里糊塗的一路走來,就成了兄弟。

許庭生笑著,揉了揉臉頰。

「現在我算算卷進去之後怎麼自保。」他說。

「好。」方餘慶說。

「我很有名,青年才俊,形象正面……像我這種人,一般人不到急眼不會想動,動了就是一身騷。」

「對。」

「我手裡有件東西,叫微博,這意味著……我嗓門很大,可以聲聞天下。這個,我想應該有人會怕。雖然很可能用一次就廢。」

「對。」

「我往後站點。」

「應該的。」

「現在算算我需要做到什麼程度。」許庭生換了一個角度。

「好。」方餘慶說。

「大廈將傾,我扶不祝也不敢伸手去扶。」

「嗯。」

「保老爺子安葬,保……一些人,比如你,可以找個地方好好活下去。」

「這就已經很難。」

「那就這樣,明天我去跟老爺子聊聊。mianhuatang.la」

「好。」

「你通知一下家人。」

「好。」

西湖市第一醫院獨立一層的老幹部病房,方餘慶的父親,方家第三子,小心翼翼走到全身插滿各種導管的老爺子身邊,俯下身,低聲說:「爸,餘慶剛發信息說,那個許庭生明天會來。」

老爺子死灰的臉上,眼角和嘴角的皺紋擠了擠,想來應該是笑了一下。

「好。」老爺子說。

當兒子的猶豫了一會,開口說:「其實我還是想不通,他一個孩子,就算天賦異稟,也不過是個剛起來的商人,自己的根基都還不穩,爸,你為什麼這麼看重他?」

問完這句,方餘慶父親自己心裡冒起來一句話:死馬當活馬醫。

老爺子就著呼吸機努力緩了緩,說:「三年多,從起步……他走的每一步,從未行差踏錯。我想讓他替方家踏一步……死馬,當活馬醫。」

…………

許庭生和方餘慶在家喝完,醉醺醺的打車來到明耀酒吧。

兩個人要了個角落的小包廂,沒找譚耀,也沒找黃亞明。

方餘慶說他有件事要做,一個人怕做不到,讓許庭生陪他。

彤彤在門外緩了一下呼吸,開開心心的推開包廂門,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看到許庭生了。

「你,你找我?」彤彤有些緊張的問道,她剛接到電話立即跑了過來。

「現在有你以前星輝的朋友現在在酒吧嗎?口風嚴一點的。」方餘慶接過話問道。

明耀不許有直接「賣」的女的在酒吧「做生意」,但是也不拒絕星輝那邊的姑娘休息時間到這邊來玩,認識一些豪客什麼的。

這一來是因為明耀和星輝的同盟關係,二來,這些女孩大多風情萬種,質量不低,在守規矩的前提下,其實也能為明耀增添一些人氣。

久而久之,女孩們自己反倒忘了來這勾搭豪客的初衷,大多真把明耀當作了自己偶爾休閑放鬆的去處,在這裡,她們很多時候與其他來玩的女孩沒什麼區別。

彤彤自然明白方餘慶所說的「你在星輝的朋友」是什麼意思,還有方餘慶找「她們」的用意,此時他和許庭生看起來都已經有些醉了,這讓事情看起來更合理。

不論男女,人在酒後總是更容易放縱自己。

但是,許庭生嗎?

彤彤還是有些疑惑的看了許庭生一眼。

許庭生微笑著點頭。

「有,有兩個剛過來一會,以前跟我關係挺好的。」彤彤咬了咬牙說。

「那把她們倆都叫過來吧。」方餘慶說。

彤彤又看許庭生,「是兩,兩個嗎?」

她詫異,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明白方餘慶要做什麼,那……許庭生真的也要?

方餘慶已經很有些醉意,加上他本就不太知道內情,頓時有些不耐煩說:「對,兩個……你別問那麼多。」

彤彤條件反射的應「好」,然後委屈的看著許庭生。

「怎麼了?」許庭生問。

彤彤其實很想說,既然你要找……我,我可以呀……我,好不好?你別找別人好不好?你以前都不找的……

但是她看得出來,許庭生一點都沒往這想,連目光都沒多在她身上停留。

「也許,他怕找我以後會麻煩吧,怕我纏著他……我會嗎?也許真的會,無法自控。」

彤彤悻悻的想了一會兒,開口說:「沒事,我就是想跟你說,那個……房子我弄得很漂亮了,你有空的時候,來看看?」

「好」,許庭生笑著說,「你先去把人叫來吧。」

「嗯。」

帶著一肚子憋屈,把人帶過來了,推開門。

這兩個過往的「姐妹」其實也都見過和認識許庭生和方餘慶,此刻,意外的看著包廂里的兩個年輕帥哥,稍稍確認過後,立即興奮的互相擠著眼睛,笑著,互相掐著腰肉鬧騰。

「這一把賺大了。」

彤彤懂她們的意思。

她還是那麼委屈的看著許庭生……不開心啊,不開心。

此刻再看身邊這兩個原先感情還不錯的姐妹,彤彤也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有一種像是女兒國國王看著唐僧肉落了哪個小妖精的嘴的感覺,堵得慌,恨得慌,委屈難受得不行。

「瞧把她們興奮的。憑什麼啊?!又沒我好看,又沒我和他熟……憑什麼是你們啊?!阿琳,還是瑩瑩,他會挑誰?不行,瑩瑩平時玩太瘋,會不會不幹凈?」

她正想著。

「你們進來……你,關上門。」方餘慶說道,他情緒不太好。

彤彤最後戀戀不捨的看了許庭生一眼。

許庭生笑著跟她揮了揮手。

門關上。

明耀的包廂隔音很好,彤彤在門外聽了一會,聽不清對話……但是很快,她聽到了一陣輕微的那種聲音,她當然知道那是什麼聲音,那是女人在床上才會有的聲音。

「是阿琳啊?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在……」

胸口一陣酸澀,彤彤委屈得眼淚都快下來了。

阿琳確實在叫,帶著酒意叫得風情萬種。然而在彤彤聽不清的部分,同一時間,另一個女孩瑩瑩正拿著方餘慶的手機……

「喂,你誰啊?我?你別管我是誰。」她的聲音不小,喝醉了的人說話總是更大聲。

「找方總?……他在啊,不過沒空。」她說完肆意的笑著,笑聲里的意味,滿是「腥膻」。

旁邊就是阿琳跌宕起伏的叫聲,手機對面的人肯定聽得到。

方餘慶之前告訴許庭生,余晴現在每天睡前都會給他打一個電話,也許說不上查崗,但是總得聊幾句,也能安心入睡……現在瑩瑩說話的對象,就是余晴。

那種聲音,她在電話另一頭,肯定聽得到。

「方總……有個女的一定要找你,她說,她叫余晴。」瑩瑩嬌滴滴的說道。

「誰?」醉醺醺的聲音。

「她說她叫余晴。」

「誰?余……我操,誰他媽讓你接我電話的……你閉嘴,別叫了。」

方餘慶製造出一種很著急忙亂的接過電話的感覺,然後用醉意濃重,十分慌亂的口氣對著手機連聲說:「喂,余晴,你聽我解釋……不是,你先聽我說好不好?」

余晴那邊說了什麼,許庭生沒聽清。

只聽見方餘慶頹然的說:「是,我承認。我不想騙你。可是……」

「……」

「可是我現在在做生意,越做越大,有些應酬總是難免的,你又不在我身邊,那我有時候喝醉了……喂,余晴,咱們不計較這些好不好?你想想,我也是男人,我認識你之前,也……」

「……」

「不是,我真的只是因為喝醉了。你知道的,我從認識你,心裡就沒想過有一天會娶別人,可是……可是這些事,那些老闆,他們家裡的女人,有幾個不知道,她們也都接受了啊!為什麼你就不能原諒我一次?我以後改啊!我一定改。或者你來我身邊。看著我,好不好?」

「……」

「求你了,余晴……喂,喂……」

方餘慶轉頭看許庭生。

「……,她說分手了,掛了。」

余晴太傻,又太聰明……

她太傻,所以如果方餘慶坦誠的跟她說家裡的危機,自己的危險,找她分手,她肯定不會理智的答應分開,甚至很可能被拖累。

因為這種時候,她一定會選擇陪他。

她太聰明,所以如果方餘慶編織一個移情別戀什麼的……騙不過她。這些年,她很清楚方餘慶對她的感情。

於是方餘慶選擇了一出意外,應酬之後的酒後犯錯,意外被發現,這很符合他現在的工作生活狀態,甚至平時,余晴就會有些擔心,偶爾威脅、提醒……

他接著演出懊悔,演出不舍……讓劇情看起來更真實。

「她把感情看得太美好,所以,肯定接受不了這件事。」方餘慶說。

這是他要的了斷。

一米八幾的方餘慶,囂張霸道慣了二代方餘慶,混不吝的方餘慶……抱著手機頹然的順著牆壁坐在地上,兩臂交疊在膝蓋上,把臉埋在上面,抽泣……

他看起來像是一個才讀小學的小男孩。

整個過程,許庭生沒有攔他,因為許庭生自己……也是這種男人。否則前世他就不會那麼選,不會逃離。

阿琳和瑩瑩此刻早已經沒了那種興奮感,兩個人依然有些搞不清楚情況,只是一邊懵著,一邊一路照做。

當然,她們至少知道,事情已經肯定不是她們最初以為的那樣了。

許庭生走過來,兩個人連忙起身站好。

他從錢包里掏了一疊錢,遞給兩人。

「今晚的事跟誰都別說。」許庭生說。

「嗯,嗯。許總放心。」

「我們知道的。許總放心。」

兩個人緊張的答應,她們知道許庭生是誰,更知道許庭生和吳昆的關係,也知道,黑馬會,方餘慶。

「走吧,你們回去繼續玩。」

「好。許總再見。」

「許總再見。」

兩個人開了門。

彤彤一下沒來得及避開。

目光交接,剛受了許庭生叮囑的阿琳和瑩瑩都迅速偏過頭,從一旁鑽了出去,離開,沒給彤彤任何訊息。

彤彤看到了包廂裡衣著整齊的許庭生,看到了坐在地上的方餘慶。

許庭生也看她。

「怎麼你眼睛好像剛哭過?」許庭生走過來,問。

「沒,沒有。」

「那就好」,許庭生順手把門關上,「我們找地方坐坐。」

彤彤有些困惑的看了一眼包廂,方餘慶還坐在地上,一個人。

「讓他一個人待會。」

許庭生和彤彤坐在二層角落聽歌,偶爾喝一口酒。

「如果一個男人因為自己的問題,怕拖累自己喜歡的女人,選擇放手,逃避……你覺得對,還是不對?」許庭生突然問彤彤。

「你們選擇?」彤彤說,「你們問過我們嗎?」

這章四千多字哦,按以往可以拆兩章了,哈。

祝我教師節快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