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三十章 了斷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9-11 13:28  |  字數:5172字

第五百三十章了斷

方餘慶說完老爺子的故事,或者說當年那點傻逼事迹,許庭生沒再發表意見,沉默的喝著酒,低頭一小口一小口的抿……整個房間只有他喉頭滾動的聲音。

不響,節奏整齊單一。

方餘慶也不出聲,在一邊陪著喝,幫忙倒酒,他把節奏掌握得很好,酒水在許庭生手腕垂下的時候貼著杯沿倒進來,瓶口在他抬手的時候離開,一點沒亂了他的節奏。

良久,許庭生抬頭,說:「我在猶豫。」

方餘慶咧了咧嘴:「猶豫才對,你一向謹小慎微……遇事傻不愣登擼袖子確實豪邁,讓人看著舒服,但不是這種時候,這種時候真是那樣的人,其實幫不上,只會添亂。」

許庭生說「謝謝」,然後說:「我剛剛自己算了筆帳……」

方餘慶接話說:「怎麼算你都不會合算。」

「是啊,我算啊算,在心裡架一個天平,欠的情,得的好處,可能要付出的代價,一樣樣放上去量,結果始終一邊挨著地,一邊翹上了天,看起來……該怎麼選,實在太明顯。」

方餘慶點了點頭,認可了許庭生的說法。

這回這浪實在太大,如今這社會,也不是春秋戰國時候的人性和思維,不是一句賞識,一點恩惠,一份情義,就能讓人湧泉相報,甘心赴死的年代。

眼下就連老爺子的老部下,老朋友,方家的親朋,都在忙著尋思退路,著急撇清關係的時候,許庭生其實當真沒道理要趟這趟渾水。

方餘慶正想著這些的時候。

「你的墓碑有多重?」許庭生突然問了一句。

方餘慶猛的一下沒轉過彎來,說:「啊?」

「很重,重到往天平上一擱,原來翹起來那一邊……一下就挨著地了。」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怕驚波瀾的人,要往一場本可以避的巨浪里鑽。

方餘慶沒再矯情,只是偏頭不看許庭生,用力長呼一口氣說:「操,你當初沒多嘴那一句多好,偏愛管閑事。」

他說的是兩個人的結識,許庭生在路邊看見當時還少不經事的方餘慶和余晴吵架,多嘴了一句。後來,兩個人稀里糊塗的一路走來,就成了兄弟。

許庭生笑著,揉了揉臉頰。

「現在我算算卷進去之後怎麼自保。」他說。

「好。」方餘慶說。

「我很有名,青年才俊,形象正面……像我這種人,一般人不到急眼不會想動,動了就是一身騷。」

「對。」

「我手裡有件東西,叫微博,這意味著……我嗓門很大,可以聲聞天下。這個,我想應該有人會怕。雖然很可能用一次就廢。」

「對。」

「我往後站點。」

「應該的。」

「現在算算我需要做到什麼程度。」許庭生換了一個角度。

「好。」方餘慶說。

「大廈將傾,我扶不住。也不敢伸手去扶。」

「嗯。」

「保老爺子安葬,保……一些人,比如你,可以找個地方好好活下去。」

「這就已經很難。」

「那就這樣,明天我去跟老爺子聊聊。8書網超多好看小說」

「好。」

「你通知一下家人。」

「好。」

西湖市第一醫院獨立一層的老幹部病房,方餘慶的父親,方家第三子,小心翼翼走到全身插滿各種導管的老爺子身邊,俯下身,低聲說:「爸,餘慶剛發信息說,那個許庭生明天會來。」

老爺子死灰的臉上,眼角和嘴角的皺紋擠了擠,想來應該是笑了一下。

「好。」老爺子說。

當兒子的猶豫了一會,開口說:「其實我還是想不通,他一個孩子,就算天賦異稟,也不過是個剛起來的商人,自己的根基都還不穩,爸,你為什麼這麼看重他?」

問完這句,方餘慶父親自己心裡冒起來一句話:死馬當活馬醫。

老爺子就著呼吸機努力緩了緩,說:「三年多,從起步……他走的每一步,從未行差踏錯。我想讓他替方家踏一步……死馬,當活馬醫。」

…………

許庭生和方餘慶在家喝完,醉醺醺的打車來到明耀酒吧。

兩個人要了個角落的小包廂,沒找譚耀,也沒找黃亞明。

方餘慶說他有件事要做,一個人怕做不到,讓許庭生陪他。

彤彤在門外緩了一下呼吸,開開心心的推開包廂門,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看到許庭生了。

「你,你找我?」彤彤有些緊張的問道,她剛接到電話立即跑了過來。

「現在有你以前星輝的朋友現在在酒吧嗎?口風嚴一點的。」方餘慶接過話問道。

明耀不許有直接「賣」的女的在酒吧「做生意」,但是也不拒絕星輝那邊的姑娘休息時間到這邊來玩,認識一些豪客什麼的。

這一來是因為明耀和星輝的同盟關係,二來,這些女孩大多風情萬種,質量不低,在守規矩的前提下,其實也能為明耀增添一些人氣。

久而久之,女孩們自己反倒忘了來這勾搭豪客的初衷,大多真把明耀當作了自己偶爾休閑放鬆的去處,在這裡,她們很多時候與其他來玩的女孩沒什麼區別。

彤彤自然明白方餘慶所說的「你在星輝的朋友」是什麼意思,還有方餘慶找「她們」的用意,此時他和許庭生看起來都已經有些醉了,這讓事情看起來更合理。

不論男女,人在酒後總是更容易放縱自己。

但是,許庭生嗎?

彤彤還是有些疑惑的看了許庭生一眼。

許庭生微笑著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