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二十八章 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9-09 11:06  |  字數:5430字

第五百二十八章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在整容醫院偶遇的那個故人,那個女老師,方雲瑤說她叫做周遠黛。兩個人曾經當過幾年同事,儘管不在一個年段,一個學科,一個辦公室,但仍算有些交集。

異國重逢的情境讓這份原本平淡的感情變得難得,意義也大了不少,兩個人相談甚歡,而且互留了聯繫方式。

關於這個女人身上是否存在什麼明顯的變化和不同這一點,許庭生最初問過付誠,但是後來並沒有問方雲瑤,儘管從道理上來說,方雲瑤理應對此更有發言權。

許庭生對這個人,這件事,有一種本能的恐懼,心悸發慌,想避開她,希望交集越少越好,知道的,也越少越好。

人總是容易對這種「將知未知」的狀態感覺不適應,想抽離。相比之下,完全的無知或者徹底的清楚明確兩種狀態,都要好上許多。

事情更讓許庭生無法理解的一點是:方雲瑤認識這個人,付誠也見過她,甚至身在國內的黃亞明、宋妮,一經提醒,也都表示對這位曾經母校的音樂老師有印象……

她甚至幾乎肯定就是吳月薇高二時候,那位突然不再來上課,卻也沒有因此引發任何波瀾的音樂老師。

「對了,她高二還給我們代過一次課啊,歌唱得很好,吉他彈得也很好。」

付誠突然回憶起,還有這麼一件事。

但是許庭生無數遍搜索記憶,確定自己對這個按理說應當肯定有些印象的人,竟然真的全無一絲記憶和熟悉感,就好像,她從來不曾出現過,存在過。

這在很大程度上加深了他的恐懼和逃避心理。

事實上,如果有心,許庭生完全可以去向那位胖女護士求證一些事,譬如,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就是那個長年贊助研究,全身整容的豪客?

但是許庭生主動放棄了,因為他發現自己根本不想了解和求證。

「證實了又怎樣?查她?抓她?擊破驚天秘聞?」許庭生想著,「我不要,現在的一切對我已經足夠美好,我不要打破,不要涉險……」

一世重生的許庭生,終究還是沒有像許多重生小說的主角那樣變成正義感和好奇心都爆棚的超人,他想守護和把握的東西很少,但是特別珍惜,所以小心翼翼。

他自己是變數,反過來,最怕變數。

女人接下來幾天都沒再出現,直到方雲瑤回國的那天,她意外的專程到機場送行。

許庭生在她出現的第一時間拉著付誠避開。兩個人站在機場外抽煙,女人在裡面和方雲瑤聊了很久,然後出門,經過許庭生和付誠身邊。

「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抓緊吧。」女人說。

這應該算是她和許庭生之間的第一句對話,女人說話時面帶微笑,語氣自然,從邏輯上來說,她的話,應該是在提醒此時仍在門外的許庭生和付誠,登機時間快到了,抓緊進去,過安檢,登機……

再平常不過的一句話。

但是不知為何,許庭生憑空生出一種感覺:這句話只是對他一個人說的,而「時間不多」所指的,事實也並不是登機這件事。

「好,那我們先進去了,周老師再見。」付誠禮貌的回應,然後當先往裡走。

女人對付誠點頭致意。

許庭生不自覺抬頭看她。

她對許庭生翹了翹嘴角。

許庭生迅速偏過頭,轉身跟著付誠進了機場,他很想回頭……沒有回頭。

亂了節奏心跳,還有那種擠在胸口的慌亂不安的感覺,一直到飛機離地的那一刻才慢慢緩和下來。

「錯覺,應該是我的錯覺……那句話很普通,對,很普通。是我想多了。」

「其實,哪怕她身上真有什麼奇怪之處……飛機正常起飛了,什麼都沒有發生……與我無關就好,從此沒有交集了就好。」

「……」

…………

飛機經過近十四個小時的飛行後在盛海降落,付誠和方雲瑤先回岩州,許庭生滯留了一天。

多留的這一天,許庭生在星辰科技開了一整天會,用近乎獨裁的姿態把公司原本的擴張計劃強行調整為穩紮穩打的保守方案。

星辰暫時停下幾乎所有業務拓展的腳步,專註於先鞏固和強化目前手上的業務,挖掘業務本身的潛力和盈利能力,積累資金,鍛煉團隊。

這樣的決策,一方面是因為apple老爸當前所表現出來的攻擊性,冒頭就打的姿態,許庭生不得不選擇先縮一縮。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在這次赴美入股facebook遇阻之後,許庭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場將於2007年始於美國,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機。

從領域擴張和資金效率最大化的角度來說,那才是最好的時機。

他可以從「廢墟」里用最廉價,最不平等的條件收穫很多東西。

只剩半年多了,在這個別人的災難,自己的時機到來之前的這半年多時間裡,許庭生要做的,就是讓自己儘可能的掌握足夠多的現金和閃轉騰挪的空間。

擴張確實可以而且應該先停一停,盤子鋪得太大,靈活性就會下降。

許庭生給星辰未來半年的發展定了調,之後再趕回岩州,已經是晚上。

從高速上下來,離學校很近,他順路先回了一趟宿舍,打算拿兩件衣服。

許庭生本以為除開已經住在校外的老歪和譚耀,出去實習的室友們都還沒回來,寢室里應該沒人,結果意外的發現,602燈亮著,李興民在,一個人屈膝靠卧在豎起來的枕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