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二十六章 更意外的人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8-27 09:34  |  字數:4348字

第五百二十六章更意外的人

岑祁山在美國的半山別墅內景裝飾是中國傳統風格,器皿、植株,古人字畫和老式傢具依照風水格局陳列其間,古樸典雅。

他穿綢衫坐著,慢條斯理的泡著茶,偶爾,也抬手遞給身邊的助理一杯。

「這次對facebook的投資,是我的個人資產,你儘快讓律師在我的遺囑上補充一下,留給溪雨。」

岑祁山說話同時微微抬眼,觀察助理的反應,刻意的,把「個人資產」幾個字咬得重一些。

眼前這名據說原是孤兒的助理,是她放在自己身邊的人。這點岑祁山其實一直很清楚,這件事除了沒有直接說之外,幾乎開誠布公。

岑祁山知道助理肯定會向「那個人」彙報,他在等著看她的反應。

自去年在那個發布會上再見女兒開始,岑祁山一面在做事,一面其實也是在試探:十幾年了,自己從一個男人的角度,對她來說其實早已經可有可無,上次見面,印象中應該已經是一年多前,而且沒有過夜……卻不知,她的底線有沒有後退,瘋狂的佔有慾,有沒有略改。

岑祁山確實想試著碰一下她的底線,但是動作和步調不敢太大……因為後果,他承擔不起。

「她」如今的財富和能量,其實連岑祁山都已經完全沒辦法估量。

但是他很清楚,早在十幾年前,「她」就已經有足夠的能量讓自己的妻女人間蒸發,這也正是岑祁山最終屈服,拋棄妻女隨她離開的原因。

岑祁山當初最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偏偏是自己……後來,這一點也大概清楚了,雖然事情顯得如此詭異。

助理沒有品茶的心思,匆匆飲盡,低頭說:「是,我明天就辦。」

「明天就辦?」岑祁山兩眼中神采綻放,問道。

「是。」跪坐一旁的助理鞠了個躬,堅決應道。

心照不宣,有些話不必明說。

岑祁山閉上眼睛,用極慢的速度呼出一口氣,然後輕抿一口茶,就剛剛這一瞬間,他感覺空氣都變更自由了,彷彿沒了壓強。

剛剛的這幾句簡單對話其實說明了很重要的一件事。

岑祁山要把投資項目留給apple,助理的回答是「明天就辦」——他本來沒有資格這樣回答,但他這麼答了。

這就意味著,這件事他無需向上彙報,因為以「她」的繁忙程度,若需彙報,絕不可能明天就有答覆,助理更無法確定,事情是否能辦。

那麼,這段對話更深層的意思就是,「那個人」其實早已經對他有過指令,而這個指令,至少包括對岑祁山關心apple的行為大放綠燈,一般情況下,任由他去做。

「會不會其實還不止?會不會其實我已經可以……」

只是一閃念的想法,一家團聚的想像剛剛出現,岑祁山心頭一緊,立馬收住,不敢再想,他怕一旦想下去,就會控制不住自己……就會惹禍。

腦海中的畫面回溯十幾年。那天,妻子牽著女兒上街買菜,陌生的人經過她們身邊,刀片在她們脖子後面划過,沒傷人,割下來了幾縷頭髮,整個過程沒有任何人發現,包括妻子和小溪雨自己,她們依然笑容滿面……

不同的人,不同的場景,類似的情況重演了十幾遍,岑祁山坐在「那個人」車裡,透過望遠鏡看得手腳發涼,渾身冷汗。

她說:「要不你去報警試試?」

岑祁山不敢試。

那時的他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縣城教書匠,而他在「她」這裡所見識的東西,已經遠遠超出了他本身的認知和想像。

後來……他漸漸不普通,但是距離並沒有被拉近,因為她,越來越超出想像。

「為什麼是我?」當年岑祁山問。

「喜歡你啊,很多年了。終於有能力讓你變成我的,我很開心。」「她」說。

當時岑祁山聽得莫名其妙,無法理解。

後來,他見到一些事,漸懂……於是更加無法理解。

…………

不論如何,事情總是在往好的一面發展,岑祁山穩了穩心神,難得有心情跟助理開了個玩笑,說:「你看我那個未來女婿怎麼樣?」

助理想了想,「很有才華,但是看不懂。」

岑祁山點點頭,「至少是個好人,溪雨眼光不錯。」

「那麼……」助理說。

「好人也得是我家溪雨的才行啊,不然好有何用?」

助理低頭應是。

「那麼,我們不需要給他一點提示嗎?我是指……我們的目的。」助理試探著問道。

岑祁山笑了笑說:「他如果這都查不到,就太廢物了。而且,我又不用他來找我,提示他幹嘛?!他想通了,自然會去找我女兒。」

「是」,助理說,「可是他目前,好像不為所動,是不是這件事本身對他的打擊不夠,那麼……」

岑祁山點點頭。

「少年得志,總是難免這樣……自負,不願意屈服,越壓越反抗……不過,我會給他一面南牆。」

…………

許庭生確實沒有任何動作。

胡琛和帶來的團隊假期結束前先一步回國,許庭生留了下來。方老師還需要做第二次修復手術,許庭生留下來給付誠幫忙。

5月10日,至誠方面,葉青打來電話,告訴許庭生,至誠在西湖市土地拍賣會上的目標地塊沒能拿下。

「對方舉牌很兇,遠超出了你設定的最高價,然後依然沒有罷手的意思,我們只好放棄。」葉青說。

「那備選地塊呢?」許庭生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