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二十五章 意外之人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8-26 13:36  |  字數:4076字

第五百二十五章意外之人

許庭生自己的英語不錯,但是本身絕不具備這樣的商業談判天賦和能力,所以他帶上了胡琛和一個團隊。

胡琛先前聽許庭生提過當初他在互誠的時候,和天宜做的那次股份交換,曾笑稱那是他見過最奇葩和幼稚的大額商業行為,並因而對許庭生更加放心不下。

事實哪怕是胡琛,也仍然表示,一家公司要在國外完成股份收購一類的交易,很多時候都不得不主動尋求那些華爾街投資銀行的幫助。

「先談再說吧。」這是胡琛上飛機的時候說的話。

胡琛在國內互聯網圈子裡被稱為儒將。在許庭生看來,所謂儒將,大概就是長著一張書生臉,溫和有禮,能讓人死得如沐春風的「殺人狂」。

從來商場和戰場,能揚名立萬,建功立業的,哪來真正的儒將?!

事實只不過有部分人看著不那麼猙獰一些罷了,無論如何,其實都還是一樣,一樣把萬千枯骨看在冷眼,波瀾不驚,一樣把陰狠殺招蘊在胸心,伺機而動。

真是溫良恭儉讓的,自己都早已是枯骨了。

胡琛在赴美之前就已經制定了數套談判方案,每一套,都層次遞進,一環扣一環,看得許庭生咋舌不已。

…………

整容診所在國內的時候就已經聯繫過一遍,預約了時間,微胖的女護士這回看起來更胖了一些,再一次見到許庭生顯得有些激動,像舊友重逢,熱情的來了個擁抱。

兩個人彼此問候,聊了會天,在得知許庭生這一次並非自己來做二次治療之後,她仍然硬逼許庭生脫了衣服,替他把那些傷疤的恢復情況都好好的檢查了一遍。

付誠有些傻眼的旁觀了這一幕,開玩笑說許庭生的諸多稱號里應該再加兩個:到處留情許庭生和生冷不忌許庭生。

許庭生一邊挨著擠兌,一邊陪著方雲瑤和付誠一起在診所呆了三天,頭一天住下,休息恢復旅途的勞頓,第二天做一些相關身體檢查,第三天正式實施手術。

對於一家接近擁有換人換臉水平的高端研究型私人整容診所而言,處理方雲瑤的那些傷疤頂多也就算是一個小手術,沒有難度,不費太大力氣。

整個手術過程雖然耗時不短,但是十分順利,也十分成功。

留下一名翻譯和付誠一起照顧仍處於術後觀察和康復期的方雲瑤,許庭生讓胡琛聯繫了facebook方面,告知對方自己已經來到美國,可以開啟談判。

這一回的地主不是自己,許庭生等著對方安排。

在酒店等待的第一天,為了避免許庭生在談判過程中瞎摻和,出紕漏,胡琛還專門安排了一場模擬談判。

胡琛本身對這次合作並不那麼贊成,甚至一度激烈反對過,但是當許庭生堅持,事情最終確定下來,有了決策,他就能做到立即放下成見,反轉身份,成為最周全而且果斷的決策執行者。

擁有胡琛和擁有賀與談一樣,是許庭生這隻天才菜鳥莫大的幸運。

這一整天,facebook方面,毫無動靜。

第二天,也是一直到下午,許庭生和胡琛才等來了facebook的人。不過來的不是扎克伯格,也不是peterthiel或者breyer,facebook方面只是來了一名助理級別的人員。

這名助理也只是帶來了一個消息:

「非常抱歉,facebook方面經過慎重考慮,談判取消,整個合作,取消。」

「……」

許庭生當場有種想把他按住揍一頓的衝動。

前世聽說過不少扎克伯格崛起初期在商業談判中的傲慢態度和另類舉止,譬如他曾在一次談判中一開始就告訴雅虎的談判代表,你們只有十分鐘時間,十分鐘必須談完……

而他說這句話的時候,facebook的力量其實還不如雅虎一根小指大。

許庭生其實已經做好了面對一個輕狂桀驁的天才的心理準備,他只是沒想到,自己居然連一分鐘都沒撈著,而且還是在這種本是對方眼巴巴求著自己的情況下。

人走後,整個屋子七八號人就一種氣氛:懵。

facebook方面為什麼會突然發生這樣的轉變?而且是連接觸都不接觸一下就直接放棄。不光許庭生想不通,經歷更豐富的胡琛也一樣想不通,因為這太不合常理。

懵過之後變成了氣憤。

「你那有扎克伯格的電話嗎?」許庭生問胡琛。

「有」,胡琛應完沒有立即報電話,他有些疑惑看許庭生一眼,然後說,「不過許總,我希望你能明白,在對方已經拒絕的情況下,如果我們主動請求談判繼續……那就意味著,我們將失去幾乎所有立場和籌碼。」

胡琛的話得到了在場幾乎所有人的認同,不論出於憤怒還是實際考慮,沒有人想繼續這次合作。

許庭生抬手制止了一下四周看向自己,滿是委屈的十幾倒眼神,解釋說:「不是,不是要繼續合作,我就是想跟扎克伯格說句話……問候他一句,你他媽的腦子有病吧?!」

一群人笑了一陣,許庭生大手一揮:「得,就當這趟是我請大家到美國旅行吧,沒事了,都開開心心出去玩去,愛買東西的買東西,愛逛的,愛泡吧的,自己隨意……注意安全,然後保持通訊暢通就好。」

團隊員工里有留學生,他們帶隊出發後,套房客廳里就剩下了胡琛和許庭生。

直到這一刻,許庭生才開口問道:「有人在狙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