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二十四章 美國之行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8-26 13:36  |  字數:4949字

第五百二十四章美國之行

《你還要我怎樣》的mv由兩名不知名的演員演繹。

apple以旁觀者的身份出現在畫面里,變化著裝束,妝容,髮型,站在街口的某個拐角,西式旅館的窗檯,以及車站站台的人群里。

就像她是每一座城市的原住民,在漫長的時間裡,置身事外,卻偏偏目睹了每一幕。

從一對男女甜蜜的相戀和旅行,到他們分開的背影……

也見過後來,其中一個獨自再來,站在曾經牽手走過的長街街口,猶豫著,不敢走進去。

她唱著:

「……,至少分開的時候,我落落大方。

我後來都會選擇繞過那條街,

又多希望在另一條街能遇見。

思念在逞強,不肯忘……」

apple和許庭生,兩個人之間若要清算,其實真的並沒有一個那麼明確的分開的過程,至少,沒有爭吵,沒有歇斯底里,沒有誰開口說到此為止,也沒人逞強回應,這樣最好。

該有的分手情節,一樣都沒有。

然而,兩個人就是分開了,沒有強行掙斷那一下的劇烈,只是像做糖人的藝人用手裡勺子把那根糖線拉到很長,越來越細,越來越脆弱,終於,失去了原先的聯繫……於是,甜的,就成了另一個人。

真要說有一場分手,把項凝在醫院說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算作最後的分手,確實,apple當時表現得落落大方。

但是故事往往是這樣,每一對情侶到最後,說分手,帶著笑容說「我覺得這樣挺好,沒關係,別擔心」的那個,其實往往比當時當場滿是愧疚的那個……不能忘,也更容易在之後漫長的日子繼續悲傷。

愧疚過一陣子的許庭生享受著他期待已久的幸福甜蜜,落落大方的apple,還困在那裡。

「你還要我怎樣,要怎樣?

……,愛過你,很值得。

我不要你怎樣,沒怎樣。

我陪你走的路,你不能忘,

因為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

mv劇情,男孩和女孩沿著河堤一起跑步,跑著,跑著……就只剩下了女孩一個人的身影,孤獨的跑向日出、日落,春天和秋天,短髮和馬尾……變換的畫面。

同步的歌詞反覆問著,你還要我怎樣,要怎樣?

這就像是分開的戀人,其中一個表情倔強,語氣激烈,表達著不滿和委屈,隱約責怪對方……但是其實,當這句話問出口,她就已經成為乞求的一方。

「你還要我怎樣,要怎樣?」

「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我就會去做。」

兩句話其實一模一樣。只是,看似卑微的後一句,其實比逞強的上一句……懷抱更多一點希望。

我不要你怎樣,沒怎樣——說話的那個還是在逞強,只是下一刻,她雖然看起來像是用命令的語氣在說話,實則,還是在乞求……

「我陪你走的路,你不能忘。因為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求你,求你不要忘記我們曾經一起走過的那段路,因為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兩句話其實一模一樣。只是,前一句,像是人到了最後,不再被寵愛的時候,依然假裝自己被在乎,依然像從前那樣,使性子,耍賴,發號施令,就好像……依然是曾經,她說不許,就不許,哪怕不講理。

其實她明明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這樣的權力。

mv劇情的終點,是女孩一個人長久的站立,面對不斷拍擊湧來的海浪……還有遠遠的,抱著膝蓋坐在岩石上凝望的apple。

她最後唱著:「有一天晚上,夢一場。你白髮蒼蒼,說帶我流浪。我還是沒猶豫,就隨你去天堂。」

…………

周日晚飯提前,吃過後許庭生替項凝收拾書包,把書和洗乾淨了的校服都裝進去,然後用零食把它填到不能再滿,單肩掛在了自己背上。

拿了車鑰匙又放下,許庭生記起來項凝說,這次不開車。

還好,他們的家離即將廢棄的岩一中老校區並不遠,步行也不過就二十幾分鐘的路程。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下了樓。

4月底的岩州其實已經開始變得有些炎熱,好在時間是傍晚,穿過梧桐樹葉打下來的夕陽溫柔而且漂亮,偶爾給人遇著了丁達爾現象的錯覺。

南方城市絕大部分的老街應該都有過一段它和法國梧桐的故事,只是後來老街變成了新街,梧桐不知去了哪裡。

眼前的這些梧桐樹似乎已經有了一些年頭,樹榦粗壯,上頭偏白色的表皮和裂開處的黑色斑駁交雜,像是歲月的烙印,但是依然枝葉茂盛。

在許庭生印象里,它們過兩年應該會被換掉,至少前世2011年他來岩州的時候,這裡已經成了一條繁華,人流鼎盛的新街……

不過眼下梧桐還在,腳下的人行道也還是最老式的灰色方磚鋪成,有些磚塊地下空了一角,下雨天蓄了水,踩著了,水和稀泥能濺人一身。

項凝扯著許庭生的衣角,兩個人在梧桐樹下斑駁的夕陽里不緊不慢的走向學校。

這是許庭生第一次這樣送項凝上學,走在身邊的小情侶很多,他們有些牽著手,有些搭著肩膀,偶爾有老師騎車或開車路過,他們就會慌忙撒開。

項凝不怕,她說,我拉個衣角而已。

偶爾,項凝的同學或朋友經過,他們會假裝平常的把車停下,兩手擰著車把偏出一個折角,然後一腳支著地,打一聲招呼,說:「項凝,去學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