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二十三章 你還要我怎樣(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項小姐不得不暫時放下獻身大計,然後惱羞成怒,折騰了許庭生好久…… 兩個人在床上打鬧,滾做一團。 項凝一個翻身趴在許庭生身上,忽然……停下來,看看許庭生。眼神里閃過一絲狡黠,項小姐覺得...

第五百二十三章你還要我怎樣

項凝這天回家提前了,許庭生還沒出發去接她,她已經自己開門進來。

許庭生手上拿著正在洗的菜從廚房出來,問她怎麼了。

項凝說,偷懶,最後一節體育課請假了。

以往每周回來,她都笑容滿面,興奮,活潑愛鬧,愛把這一周學校里大大小小的事兒全部說給許庭生聽,不管有趣的,無聊的,嘰嘰喳喳自得其樂。

但是這回,項小姐出奇的安靜。

自己把臟衣服放進洗衣機,做作業,然後晾衣服,再然後安靜的吃過晚飯,繼續做作業。兩瓣小嘴唇兒始終是抿著的,也不知是為了倔強,還是委屈,又或者兼而有之。

許庭生在廚房洗碗的時候,項凝扶著門問:「我作業做完了,可以玩一下電腦嗎?」

她問得可憐兮兮。許庭生大概已經能猜到是什麼情況了,猶豫了一下,說:「好。」

項凝去了書房,許庭生因為走神,洗碗的動作變得很慢。

悄無聲息的,項凝不知何時從書房出來,從身後攔腰抱住了許庭生。

默默無言了片刻。

「你準備什麼時候不要我呀?許庭生。什麼時候趕我走?」搭在許庭生身前的一雙小手各一邊扯住了圍裙,背後的人兒將哭未哭,強忍著,小聲問,那語氣和聲調……讓人心疼。

「我今天本來想和你賭氣,不回咱們家,回我自己家」,項凝繼續說著,「可是我又捨不得,又很想你,很想來這裡。然後就又來了,結果你也不理我。」

許庭生把碗放下,洗乾淨手,回身把瘦弱的小丫頭抱住,柔聲說:「我怎麼可能不要你呢?我不說話,只是不知道怎麼說,然後還有慚愧。你想問我什麼,你問,我答,好不好?」

小項凝在他懷裡拱了拱,抬頭看他,眼睛里水霧迷濛,……

「我中午在餐廳吃飯的時候,很多人都在說,apple姐姐有男朋友了,都公布了。我就很開心,湊過去問她們,是誰呀?是誰呀?我還想,apple姐姐怎麼也不跟我說。然後她們就說,那個人叫做……許庭生。

她們居然說apple姐姐的男朋友是你,怎麼可能呢?對吧?我本來不信,覺得你們是好朋友,大家誤會了。可是她們都說,這是apple姐姐自己微博上寫的,大家都知道。

然後……我後來就沒吃飯,自己偷偷回寢室哭了一會兒。

本來我想打電話給你,又怕這樣,你直接承認了,我更不能來找你。所以,我就等自己哭好了去上課,然後請了假,直接跑來,哪怕來了……也要被你趕走。」

項凝說著她這一下午的心路歷程,委屈了,難過了,忍著,想著一定要見面。

許庭生聽得內疚又心疼,溫柔但是有力的親吻了她的額頭,然後捧著她的雙頰說:「那你剛剛上網查了嗎?」

項凝點點頭,「嗯。」

「那你應該也看到了,其實就一個名字呀,沒說是男朋友,而且很快就刪了。」

「可是……那樣也很奇怪。」

「是有點,所以我也有點糊塗。」

「你也糊塗?那你問過apple姐姐了嗎?我想問,但是不敢打她電話。」

「我打了,想問來著,可是她關機了。」

「啊?!哦……那?」

「現在情況是這樣」,許庭生把星辰,天宜,還有自己的想法、態度都跟項凝說了,然後又說,「我現在是想,這件事與其我站出來說什麼,可能還是等apple自己來說會比較好,我怕一不小心弄個此地無銀三百兩出來,事情鬧更大……」

「你還怕傷害apple姐姐,破壞她的形象,搞得她撒謊一樣。」項凝接話,她就是這麼聰明。

「是」,許庭生點頭,沒否認,接著說,「可是我更怕受傷害的人,是你。所以,我想等你回來,咱們倆一起商量,怎麼處理這件事……就像小兩口一起有商有量的過小日子。」

項凝微微窘迫,破涕為笑一下,說:「apple姐姐喜歡你,對嗎?」

許庭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弄得愣了一下,項凝的目光就直直看著他的眼睛。

「以前是。」許庭生說。

「那你喜歡她嗎?」

「我在認識她的那個時候,就已經從很遠跑來看你,然後給你送面,送餃子,臭不要臉的接近你,那時候你才14歲。你說,我喜歡誰?……我喜歡你。」

許庭生這麼回答,其實等於偷偷迴避了這個問題。

小項凝狐疑的看他一眼,然後在心裡計算了一下時間。

她算出了一個空當期……

「你們是不是談過戀愛呀?後來,我們認識以後,你們在一起過,對嗎?然後,為什麼分開?」

項小姐這是怎麼推斷出來的,許庭生不得而知,心驚,心慌,心一橫……這謊,得撒。因為那個時間段,其實許庭生和項凝之間已經很熟悉,彼此也都能隱約感覺到對方的好感了。

然後,你要許庭生去承認,在那種狀態下,他照顧apple的那三個月?

不行,這樣太傷害這份感情,太破壞項凝心中的美好……

「你說實話,別騙我好不好?……我可能會難過一下,但是不會怪你,真的。那時候我爸爸媽媽那樣對你,我們也不能見面,所以,你去談戀愛其實也很正常。蘇楠楠和男朋友高中不在一個學校,就分了找新的了,真的很平常。我不能因為那樣怪你,那樣好沒道理。」

許庭生猶豫這一下,項凝補充了一句,給了他空間,表達了寬容和理解。

可是,許庭生卻還是選擇把謊撒了下去,「可是,真的沒有呀。」他說。

項凝看他,「真的?我都說不會怪你了。其實,你沒不要我,我就很開心了。」

許庭生笑了一下,說:「真的,我知道你不會怪我。可是,真的沒有。你總不能硬逼我承認吧?」

「這樣礙…」項凝低頭思索了一會,「沒騙我?」

「沒騙你。」

「那我,相信你?」

「相信我。」

「嗯」,項凝開心的點頭,淚珠滑過上翹的嘴角,她拍著小胸脯,說著,「哎呀,難過死我了,嚇死我了,哎呀好怕你不要我呀……apple姐姐那麼漂亮,還是大歌星,我搶也搶不過……」

許庭生替她擦了眼淚,微笑說:「只要你還要我,就沒人搶得過你。」

項凝想了想,突然眼神小小的變化了一下,認真說:「其實我也很多人追的。」

許庭生愣了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後笑,邊笑邊說:「我知道,我知道,我們家項凝這麼漂亮可愛,肯定很多人追。還好啊,大叔臭不要臉,先下手為強……要不,沒準就排不上隊了。」

項凝一點都不高興,她癟著嘴,有些氣鼓鼓說:「不許笑,你一笑,感覺好像我吹牛似的……」

「啊?1許庭生心慌一下,「真有啊?」

他的本意是,真有?我得修理一下,防一下了。

但是這話在項凝聽起來可不是這個感覺,她覺著,許庭生這意外的語氣、神情,分明代表他之前壓根就不相信……

「你看你,你看你……什麼叫真有啊?你果然就是不信。哼,你都不知道,我以前最常說的一句話是什麼。」

「是什麼?」

「你們別為我打架了,再打我告老師去。」

無形裝逼最致命,這句話……其實好囂張。

一般有機會說這句話的女孩,肯定從小就是焦點,受到很多人的愛慕……何況,是「最常說」。

許庭生愣是被震住了一下,小項凝看到他的神情,得意的「哼」了一聲,裝作感慨說:「唉,真受不了那些幼稚的小男孩……你,你幹嘛?不許笑……哎呀你還笑,你就是不信……我真的很多人追呀1

項小姐生氣了,兩個人鬧了一陣,許庭生抱住她不讓動,鉗住雙手壓制在沙發上,自己一隻手解了圍裙。

「好了,我信,我真的信」,許庭生說道,「那現在,咱們小兩口來討論一下到底應該怎麼處理apple發的這個微博好不好?」

項凝看他,「你不是說等apple姐姐自己來說比較好嗎?」

許庭生猶豫一下說:「可是她現在聯繫不上。」

「那就多等幾天唄。」

「啊?這樣沒關係?」

「沒關係呀,有什麼關係?我都沒事了,那就沒事了。咱們不用管其他人」,項凝停頓了一下,換了口氣說,「我想了想,你說的那些處理辦法,還有你發微博說什麼,其實都會傷害apple姐姐的,她是公眾人物,而且,我已經搶了她喜歡的人了……我不想再傷害她。」

「我受一點點小委屈沒關係的,我,我欺負你補回來就好了。」

委屈其實就寫在臉上,許庭生把善良寬容的小丫頭摟進懷裡,緊緊抱祝

「那,你要怎麼欺負我啊?」他問。

「嗯……,星期天晚上送我去學校,還有,不開車。你每次都躲車裡,他們還以為每個星期接送我的是我爸爸呢。然後,我還要牽著……牽著你的衣服。別人的男朋友都送的,而且他們都牽手……我就只是牽衣服……好不好?」

事實在岩州,在非私人、朋友狀態,許庭生一直都盡量在隱藏項凝,隱藏兩人之間的關係,保護她,到她長大,所以他平時做的都很小心,哪怕項凝抗議過幾次,也沒用。

但是此刻,面對那對委屈里裹著懇求的小眼神,許庭生心軟了。他知道項凝為什麼會這樣要求,男朋友要藏著,這在平時小可憐一下也就算了,可是如今,在整個學校都在說許庭生和apple的事的情況下,她真的需要給自己打打氣,就像是跟所有人賭氣,默默在心裡哼一聲,說,許庭生明明就牽在我手裡……不然,她真的太委屈。

「好。」許庭生說。

「嗯」,項凝開心的點頭,但是沒有太過興奮,她看向許庭生的眼神有點兒扭捏,看一眼,就躲開,支支吾吾說,「還有……」

「還有什麼?」

「還有」,項凝咬了咬牙,張開雙臂,「把我抱起來……橫著抱……去房間……你的……把我放在床上吧……」

許庭生按著她的指揮一步一步的做了。

「你欺負我吧,許庭生。」躺在床上的小項凝看著許庭生,突然勇敢而且堅定的說。

「……」許庭生一下沒回過神來。

「這回不騙人,真的給你。」

「咕。」咽口水的聲音。

項凝閉上眼睛,「你來吧。」

她又睜開眼睛,「怎麼了?」

許庭生苦笑一下,「我還想問你怎麼了呢?」

「我,我想你更喜歡我。」

項凝說完看了看許庭生,輕聲解釋說:「給你欺負了,你會不會更喜歡我,許庭生?哪怕只能多一點點,我也願意……」

許庭生心都要化了。

「今天,我害怕了,怕你騙我,怕你跟別人跑了。許庭生,你到我身邊很久了,我原來沒去想,今天以為要沒有你了,我才知道,我早已經習慣了,喜歡了。

我的心要住你,腦瓜要想你,手要牽手,嘴巴要親你。

鼻子聞你的味道,耳朵聽你。

眼睛給你拍照,腳步走向你。

要是沒有你了,小項凝不知道怎麼辦,我覺得我可能會死掉。」

再沒有更美好的情話,許庭生整個人都要化了。

「所以,我想你多喜歡我一點,我就想,就想,給你欺負,可能會多一點。」

項凝又恢復了窘迫,她十七歲了,高高瘦瘦的,模樣迷人。十七歲的女孩這樣說話,這樣的神態,其實很難抵抗。

可是,在這種狀態下,許庭生偏偏不能。

…………

獻身被拒絕,偏偏大叔說的好像很有道理,項小姐不得不暫時放下獻身大計,然後惱羞成怒,折騰了許庭生好久……

兩個人在床上打鬧,滾做一團。

項凝一個翻身趴在許庭生身上,忽然……停下來,看看許庭生。眼神里閃過一絲狡黠,項小姐覺得可以爭回一口氣,故意揶揄說:「有人剛剛還說大道理,還說不想,還說……那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為了指向明確,她身體動了動,示意自己在說的位置,然後……就被嚇住了,僵在那裡。

項凝十七了,許庭生覺得這些已經不必隱瞞,於是很光棍的說:「這有什麼?正常反應。」

項凝猶豫了一會,趴下來,俯在許庭生耳邊,小聲說:「那,你難不難受,要不要,要不要……我幫你?」

「你會?1

「……嗯。」

「誰教你的?」

「葉青姐,在成都第三天晚上……我跟她睡,她問我說你是不是真的沒那個我,我說是。她說,那你也挺可憐的,然後,她就,就……拿了根香蕉。」

許庭生笑著搖了搖頭,「這個葉青,真是……」

他突然反應過來一件事,「你是說,在成都的第三個晚上?」

項凝狐疑,不知道許庭生為什麼突然要研究這個,但還是老實回答:「是埃」

「你確定?」

項凝想了想,「嗯。」

在成都的第三晚,許庭生能確定另一件事,他能確定那天晚上譚耀拿了大床房房卡,沒住套房,而且,「工具」用完了,還是找老歪拿了兩個,那麼……葉青怎麼可能和項凝住一起?

「那天晚上你們套房有沒有誰不在?」許庭生問道。

項凝凝神想了想,「方橙姐姐,她說有同學找她玩。」

許庭生心說:我操,這什麼情況,搞毛礙…

項凝問:「怎麼了嗎?」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說:「沒事,我就是好奇一下。以為葉青那麼正經,是別人教你的呢。」

他把問題避了過去,事情到底是怎樣,目前還只是推測,而且具體情況更不了解。

其實就算明確了,許庭生也沒法跟項凝說這些。事實這事他不單對項凝沒法說,就是譚耀,難道這種事……旁人還能干涉?

「嗯」,項凝似乎挺有興緻說,「那……」

「那什麼那?睡覺。」

「你……哼,不要就不要……以後你求我都不行了。家裡也不許買香蕉。」

「關香蕉什麼事?」

「哼!討厭香蕉。」

「……」

…………

apple在夏威夷徹底放空了三天,晨起跑步,然後慵懶的曬著太陽,一整天,夜裡看一些當地特色的表演,整個狀態都很放鬆。

她強迫自己不去想。

等待結果。

李娟最初兩天還背著apple私下偷偷關注一下國內的情況,結果發現,許庭生、天宜、星辰,都沒有任何錶態和反應,事件也有點兒慢慢就這麼淡化的意思……

這有點出乎她的意料。

如果說apple的習慣是想不通的事,邁不過的事,死想,李娟的習慣要好得多,她一貫想不通的就不去想。索性她也徹底關了機,和apple一起度假放鬆。

兩個人在夏威夷呆到第四天,當天乘遊艇回來已經是傍晚,路過碼頭,聽見旁邊的兩個女孩在議論。

「apple今天發布的新單曲你聽了嗎?」

「沒,一會聽,好聽嗎?」

「那當然,那是apple好不好?一貫的品質保證。」

「那也是,對了,新歌叫什麼啊?」

「《你還要我怎樣》。」

apple和李娟對視一眼,,因為她們倆,本身關係應該最大的兩個人,竟然都忘了這事了——新單曲發布。

早在一個多月前,公司就已經定下了apple新單曲的發布時間,就是今天。

如今,apple雖然不在,但是她的新單曲,還是按照原定的計劃上線打榜了。

天宜怎麼可能錯過這樣的機會?

這首你《還要我怎樣》其實本該出現在apple的第一張專輯里,但在當時,因為考慮專輯悲傷曲風的歌曲已經太多,公司希望apple能多元化一點,就暫時先留了下來。

這次把這首歌重新拿出來作為單曲發布,從公司的角度,是考慮apple上一張專輯質量太高,新專輯收歌不好收,不能急,而她趁熱出歌的連續性,不能斷……所以,拿單曲頂一頂。

而從apple的角度,確實不是沒有把歌唱給許庭生聽的意思……當然,在她原來的設想中,這個隱藏的意思應該只有他們自己兩個人懂。

可是,現在情況似乎有點不對。

這首歌現在出來,跟幾天前的那篇微博加在一起,正好構成一句話:

「許庭生,你還要我怎樣?」

這太讓人浮想聯翩了,甚至人們根本不會認為這是浮想……

「姐,完蛋了,我得趕緊去發微博澄清了。」apple著急說。

李娟嘆了口氣:「你現在發……誰還信啊?!這下真玩出火了。」

…………

正如apple所擔心的一樣。

《你還要我怎樣》,火了。

更火的是:許庭生,你還要我怎樣?

歌迷、網民大爆炸的同時。

天宜上下一片歡騰,幾乎要開香檳慶祝,如果這次前奏加後續,是一場有計劃的炒作……簡直大師手筆,不可能有更巧妙,更有效,更吸引眼球,提升熱度的安排了。

apple的影響力,加上許庭生,再加上「八卦」的神力,如今全國可能上千萬人在聽,在議論,興緻勃勃。

許庭生也在聽,無奈、不解……

「難道真的是炒作?可那是apple,不可能啊1

他鬱悶,但是沒有冒火。

然而同時另一個正在聽這首歌的人,卻火冒三丈。

英俊儒雅的中年男人一下站起來,把手裡的杯子砸在地上。

助理推門進來。

「笠井先生……」

「我姓岑。」

「是,岑先生……」

岑祁山稍稍緩和了一下情緒,「去,把我上次讓你收集的那份資料拿過來。」

助理偷偷看他一眼,有些膽怯的問道:「對不起,請問您是指……」

「關於那個叫許庭生的人的那份。」

「是,我馬上去拿。」

助理回身快步走向門口。

「等等」,岑祁山說道,「這樣,你拿過來之前先複印一份,然後你們拿著那份開個會,儘快制定出一個全面打壓許庭生所有產業的方案,送來我看。」

全面打擊一個z國商界黑馬的所有產業?為什麼?有無法解決的利益衝突?私人恩怨?

助理愣了愣,旋即反應過來,這不是他需要知道和應該詢問的,他只需要照做就好。

「是。」

助理離開了房間。

岑祁山看著電腦里播放的mv……

「溪雨,沒事,交給爸爸來。」

***

好大一章啊,比平時的兩章可多……別說我一更黨啊

再提醒一下,最近都是十點發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