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二十章 謝謝你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8-21 02:57  |  字數:7217字

第五百二十章謝謝你

張興科打電話給許庭生的時候,黃亞明剛把車子停在了機場大道外的路邊,這個位置,透過車窗可以看見飛機離開的景象。

「我靠,我這邊這個哭到快暈過去了。」張興科在電話里對許庭生說。

許庭生看了看身邊的黃亞明,「我這邊這個不說話,等著看飛機起飛。」

「那,要不要再試試啊?」張興科建議說,「我瞧這哭的架勢,生離死別的感覺啊,我都有點不敢帶她上飛機了。怎麼樣?……喂?問你呢,要不要再試試?叫黃亞明再試試?喂?喂?說話,到底要不要啊?……快來不及了……」

其實他說這些話的時候,許庭生早已經把手機遞到了黃亞明耳邊,所以,張興科的每一問,問的其實都是黃亞明本人……

「不了」,張興科一直問到他們走進乘機通道,沉默著聽了許久的黃亞明終於開口,「不用了。到那邊,平常幫忙多照顧一下……她一個女孩子獨自在外。」

黃亞明說完這一句,電話掛斷。

「還好她沒答應,不然她一輩子……不知要這樣哭多少回。」黃亞明笑著說話。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旁觀者,單純地為陳靜琪終於徹底脫離一個人渣而慶幸。

說完他不再說話。

人生有一種悲劇,是把一個曾經那麼愛你的人逼到連你的悔恨和哀求都不願意聽,不敢聽。

飛機脫離跑道,拉升……

黃亞明看見飛機出現在視線里,看見它躥向夜空,慢慢爬升,越來越高,越來越遠……

終於,只剩下遙遠夜空中一個閃爍的光點。

張興科剛剛說,陳靜琪在候機室哭得像是生離死別。其實事實就是這樣,在陳靜琪心裡,過往的一切,關於岩州的全部,在飛機起飛的那一刻,就都將隨風消逝,灰飛煙滅。

從此不愛,也不恨,黃亞明這個人,從此在她心裡……死了。

這場故事終於到終點。

回到岩州的黃亞明很快恢復了他的情緒和生活狀態,只是從此每次喝醉,他不再回家,而陪在他身邊的女人,有時候第二天酒醒,不太熟。

沒醉的日子,他會回去。

房子是他受傷那次,許庭生為了方便陳靜琪照顧他幫忙租的。後來,因為離酒吧近,懶得搬,這套房子就這麼一直租了下來,成了黃亞明的「家」。

這個家曾經住過陳靜琪,也住過譚青靈,如今,只剩黃亞明一個人。

他一個人坐在客廳,在凌晨三點,翻看手機里唯一一張陳靜琪的照片,那次是她生日,黃亞明興緻突發,偷偷準備了蛋糕和驚喜……

那天的陳靜琪就像他們當初在漸南相遇時一樣,笑起來很好看,有點刁蠻,有點小性子,真實自然得那麼可愛。

女孩幸福的時候才最像自己,那才是原來的陳靜。可惜,自從認識黃亞明,她經歷了太多,當初模樣,很難再見。

天蒙蒙亮的時候,黃亞明刪掉那張照片。

「謝謝你,愛過我。」

…………

平常的日子日復一日,方雲瑤一天下班,準時走出辦公樓,下樓回家。

跟曾經的方老師一樣,方雲瑤工作一向認真,勤奮。但是跟曾經時常加班的方老師不一樣,如今的方雲瑤,若非不得已,絕不加班。

偶爾手頭工作實在太多,沒法及時完成,她寧願帶回家繼續做,也不願擔擱。

經歷過絕望的失去,才更知道相守的珍貴,對於如今的方雲瑤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比回家更重要,沒有什麼事情,比每天看見那個大男孩和那個小女孩更重要。

哪怕她帶工作回家的日子,那一大一小兩個在旁邊好吵好鬧,還總來打擾她,害她什麼都干不好。她想板起臉罵兩句,卻總忍不住下一秒就笑出來。

「念念,管好你爸爸。」

「付誠,管好你女兒。」

「念念,你媽媽凶我。」

「……」

後來,付誠教會了念念參與這個遊戲,教她說:「方老師,管好你學生,你老公。」

小丫頭說得奶聲奶氣,含糊錯漏,方雲瑤一聽就抓狂……卻總是拿他們父女倆沒辦法。

「你就亂教吧,以後念念出去也這麼說,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你老師了。」她氣鼓鼓的對付誠說。

付誠嬉皮笑臉喊:「方老師,方老師……」

方老師這天走下最後一個台階,轉身,然後站住,因為她看見付誠抱著吉他遠遠的站著。

付誠開口,他唱的是一首英文老歌,歌名叫做:日ghthereaiting。

「ieeyunextnever,倘若此生再難相見。

hansayfrever又怎能說和你長相廝守?

hereveryug,hateveryud,無論你去哪裡,無論你做什麼。

iill日ghthereaitingfryu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

hatevertakes,無論命運怎樣變遷,

rhheartbreaks,無論我多麼心碎,

iill日ghthereaitingfryu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

itkfrgrantedalltheties我一直堅信,

thahughtuldlast色h我們一定能堅持到最後。

……」

這首歌其實那麼符合兩人之間的故事,短短三年,人生命運幾次逆轉,好不容易牽了手,又離別,一個遠走,一個等候……兩個都曾一次次心碎。

他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