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一十九章 孤,古同辜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黃亞明站起來說:「那我去問一下。」 ………… 也許是今晚的心境,讓他知道,有一個那麼愛自己的人,有多難得和重要,黃亞明就這麼做了決定。 時間緊,車子在夜色下的高速路...

第五百一十九章孤,古同辜

三個人就坐在樓下花園,喝了許庭生在路上買的幾罐青島啤酒,儘管此時由他們付賬的酒桌上,滿是好酒。

「對了,你什麼時候想通的?」付誠問。

「到你們都對我藏著事不說的時候」,黃亞明捏著空罐子咯咯作響說,「當你們倆都到了明明知道卻忍著不說的情況,比如付誠你,你寧願跟我吵一架,也不願意直說。那時候我就知道,我絕不能走到那一步。」

兄弟苦心勸你,和他們覺得已經沒法勸你……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不如你們問我,是什麼時候,通過什麼事徹底看透的?」黃亞明又說。

「那你是什麼時候,什麼事,看透的?」許庭生配合了一下。

「當一個人真的不愛另一個人,哪怕再努力,再小心去演,其實都是演不好的。」黃亞明先感慨了一句雲里霧裡的話,接著說:

「你們都知道,我經常喝得爛醉,被送回家,吐一地。以前是陳靜琪照顧我,後來,譚青靈來,她走了,譚青靈接手照顧過我一陣……

三天,譚青靈接手三天之後,差別就出來了。

以前我每次喝醉,不管多晚被人送回家,被扶上樓……我都能感覺到,其中一邊扶我的,是一個女人的手和肩膀,那是陳靜琪。我到家,不管多晚,不管需不需要,她都會到樓下來接,都會幫忙,有時候送我回家的保安有兩個,她就接替其中一個。你們說她多傻,她哪有保安力氣大?

後來,譚青靈接手三天後,我就沒再感覺到有女人的手攙扶過我。我是很醉,可是我知道,她一定站得遠遠的,因為我很臟,很臭,因為反正有酒吧保安會送我上去。

還有,我以前從沒感覺到陳靜琪幫我擦過臉,直到譚青靈做那幾次,擦得我哪怕醉死了還是覺得好疼,我才知道,她之前擦得多小心,多輕多溫柔。

還有,我以前第二天起來總是乾乾淨淨,後來,有時候衣服上還粘著自己吐的東西,有時候脖子上都有……

所以,當一個人真的不愛另一個人,哪怕再努力,再小心去演,其實都是演不好的。尤其在我看起來一無所知的情況下。」

細細碎碎一大通話說完,黃亞明的意思,許庭生和付誠大概都懂,演,其實永遠演不出真正心疼的效果,尤其在那些不明顯,不為人知的細節上。

只是,黃亞明此時感懷的神情,眼睛里的一點點酸澀朦朧,卻不知到底是為了譚青靈的假,還是陳靜琪的真。

「那麼好,你不留也不追,人陳靜琪也太委屈了。你傷人太多。」付誠說。

「就是傷她太多,怕更多……我好像沒辦法,就想,不如放過她。」黃亞明說。

「那你改埃」付誠說。

「狗改不了吃屎。」黃亞明這麼說。

付誠無奈了一會。

又說:「那你問過陳靜琪了嗎?她是怎麼想的,也許她就是願意呢?」

黃亞明站起來說:「那我去問一下。」

…………

也許是今晚的心境,讓他知道,有一個那麼愛自己的人,有多難得和重要,黃亞明就這麼做了決定。

時間緊,車子在夜色下的高速路以全程超速的狀態狂飆。

「開慢點啊,你不怕出車禍啊?」付誠坐在後座,有些緊張的說。

「我還真不怕出車禍」,黃亞明說,「我只怕躺在病床上沒人照顧我。」

「還是我來吧,包你趕得上。」在一個休息區,許庭生搶了駕駛位。

車到西湖市機場的時候,距離飛機起飛還有半個多小時,陳靜琪一行人已經過了安檢。許庭生打電話把人叫出來……

陳靜琪看到黃亞明,兩人隔著安檢區,十幾米,她不再往外走。

「我沒訂婚。」黃亞明看著她說。

陳靜琪笑了笑,點頭,不知該說什麼,但好像並不意外。

「我其實一直都知道,誰真的對我好。」黃亞明繼續說。

陳靜琪點頭,開始掉眼淚,無聲的,淚珠一顆顆往下滾。

「要不,你留下來,我們再試試看?」黃亞明終於問出口。

陳靜琪怔了一怔。

就這一刻,彷彿電視電影的劇情現場上演,在機場的旅客們來了興緻,紛紛起身圍觀,吹口哨起鬨,」留下來,留下來……」

陳靜琪搖頭:「不。」

像小孩的倔強,簡單逞強的一個字。

黃亞明糾結了一下,說:「我試著改?」

陳靜琪搖頭:「你不會的。黃亞明。為什麼之前沒找過我?……是為了報復她?……其實你那麼聰明,我知道你肯定什麼都知道,都能看穿,所以,我等你自己選擇。

不是等你選她或我,是等你選,管或不管,我的痛苦。

可是你到底還是沒找我。哪怕只是為了拆穿她,報復她,你要知道,你在這個過程中還是做了選擇,不管為了什麼,你終歸是選擇了傷害我。」

「我……」

「我寧願你放棄報復,如果你真的在乎我的痛苦。可是你沒有……你為了做成一件事,寧願犧牲的人里,包括我。在沒問過我的前提下,你幫我選了,被犧牲。哪怕只是暫時,也足夠說明很多。」

陳靜琪說的很對,理虧的黃亞明不再吭聲。

如今的他,已不再是原來那個隨口一句關心和在乎都能讓她開心幸福的黃亞明。

她不再任他左右。

曾經,這個女人確實很愛他,千依百順,用盡全力。他有過一場逃避,她不追究,他傷害過她,她還心疼他,他犯過錯,她選擇再信一次,……

可惜,結果依舊。

有一類女孩,會因為愛一個人甘心忍受委屈、傷害,竭力討好,無論怎樣都不願放手。往往這樣的女孩,一旦徹底死心,就絕不回頭……因為她再也不敢。

黃亞明張了張嘴。

「你知道嗎?我最開心的一段時間,是你在醫院的那次,還有後來的康復期。那時候你動都動不了,就傷不了人,你變得很可愛,很聽話,想抽煙了,想怎麼了,你總是可憐兮兮的看著我……一臉的哀求。」

陳靜琪說這些時面帶笑容,很快笑容消失,她說:

「可惜,你只有那樣的時候才是無害的。其餘時間,只要你動,不論你說什麼,做什麼,最後結局總在傷人,不光是我。

可能這樣的你註定很有成就,但我卻只是個很普通的女孩,有個人疼我愛我,不傷害我,我就足夠,所以,你真的不適合我。」

「請,別再傷害我了。」

陳靜琪轉身離開,沒有停頓,沒有回頭。

如果有人不懂什麼叫死心。一個人明明愛著,念著,回憶著……卻不再有對未來的期盼和憧憬,不再有嘗試的勇氣……想,卻不敢,才是真正最徹底的死心。

黃亞明走出機場,笑了笑,說:「應該的,她是對的。」

孤,古同辜。

辜的本義是「根據古俗懲處」,轉義為「罪行、罪犯」。

辜,於是孤。

不是什麼錯都能被原諒,都能一次次回頭來過。

***

今天我還會寫一點,但應該沒更了,明天這一卷就會結束,這卷叫「再次愛上你」,有人兩世相隔,重新愛上,有人一直愛著,終於重逢,有人的愛,卻終究失去……也許並非都那麼符合主題,但,這就是感情。愛這個字,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連說來都尷尬,世界其實挺荒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