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一十五章 訂婚宴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為親眼見證了黃亞明和譚青靈最初相遇相戀的一群人,兩年或三年的同班同學,他們到場的意義似乎尤其的大。 要說有點不那麼完美的,是其中有三位同學,因為後來跟譚青靈一起高復,其實還親眼見證了那場背叛。...

第五百一十五章訂婚宴

譚青靈並不蠢,她之前一段時間其實一直做得很好,先是用一個輕巧聰明的方式就輕鬆逼退了陳靜琪,然後是年前在黃亞明家積極乖巧的表現,甚至後來病床上楚楚可憐的眼淚……

這些,哪怕其中有部分帶了一定的演的痕,其實也都沒有問題。

女人對付男人,通常大概三件武器:溫情;性;眼淚。

她基本可以算樣樣運用得當。

幾乎所有腦子進水的行為,都出現在黃亞明同意並開始安排訂婚之後,譚青靈覺得自己勝券在握,而後,其性格品質中的狹隘就開始顯示出來了。

那是一種近乎於得意忘形的狀態。

比如。

她以一個勝利者的身份向陳靜琪示威,宣示主權。

她開始「理所當然」的為自己沒受到足夠的重視和照顧,沒分享到足夠多的好處,而不平和憤怒。

她表面看起來像是站在黃亞明立場的利益爭取,甚至隱隱對許庭生的不滿和算計、試探,怎麼說,都不免感覺帶點兒挑撥的意味。

……

她敢於這麼做,包括之前,她在一場赤.裸.裸的背叛后還能自然無比的回頭來找黃亞明,毫不尷尬的爭取,並且充滿信心,歸根到底是因為她內心始終篤定:

黃亞明還愛她,深刻不可救藥的愛,只需要她喚醒他內心的那份感觸就好,一切就會復甦,他就會盲目。

至於曾經那份由她造成的痛苦,確實會是麻煩和障礙,但反過來,也更證明她在黃亞明心裡的地位,……

關於這一點,其實許庭生、付誠等伴隨黃亞明走過那一程,看過他少年初戀,也看過他痛苦煎熬的人,也都多少認可,正因為此,他們才有很多話想說卻沒法開口。

…………

吵了一架,罵了黃亞明傻逼的付誠,到周末訂婚宴的那天,還是拖家帶口的帶著方老師和念念來了。

不管怎麼樣,今天要訂婚的這個人,是他的兄弟。

在座許庭生、宋妮等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容,但是心情,其實都不算太好。

譚青靈的目的性真的太過明確了,譬如她暗示只要黃亞明娶的是她,在外玩,在外浪,她能包容……看似寬容,其實恰說明她內心真正追逐的,並不是黃亞明這個人。

至於黃亞明本身是不懂,還是懂了無所謂,願意接受,只有他自己知道。

平常無話不談的兄弟,在這件事上,黃亞明似乎一直不願多說。而許庭生的判斷,以黃亞明如今的智慧和閱歷,他怎麼可能看不懂?他其實什麼都清楚……

正因為此,許庭生也只能選擇沉默。

這就像是有人明知道前方就是沼澤,卻還是選擇往前走……恰恰說明他決心已定,誓不回頭,旁人再怎麼提醒沼澤危險,也攔他不祝

訂婚宴在時間上略嫌匆忙,規模也不算太大,但是規格絕對夠高。岩州最好的酒店,最豪華的宴會廳,高水準的策劃團隊……

還有用豪車塞滿了酒店大門前的停車位的到場賓客。

幾個小縣城普通人家出來的大學生,要不是有這麼一場訂婚宴,還真沒辦法明確認識到,自己的圈子不知不覺已經到了這個層次。

并州那邊特意飛過來兩位做代表,天宜來了人,《石頭》劇組來了人,黑馬會葉青、吳昆等也大多到抄…但凡是譚青靈知道的黃亞明的社會關係和人脈,基本沒有缺漏。

有些黃亞明自己忘了,沒通知的,譚青靈都會及時提醒,補上。

許庭生唯一有點慶幸的是,因為事情突然,apple身在國外錄音,沒辦法到常

明星、富豪……

跟大腕們來不及寒暄太多,許庭生幾個把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跟高中同學敘舊上。

這次,當初麗北的高中同學來了不少,但凡路程近些,行程來得及的,基本都來了。

作為親眼見證了黃亞明和譚青靈最初相遇相戀的一群人,兩年或三年的同班同學,他們到場的意義似乎尤其的大。

要說有點不那麼完美的,是其中有三位同學,因為後來跟譚青靈一起高復,其實還親眼見證了那場背叛。他們比黃亞明看到的還要多……

這三名同學譚青靈其實一直就沒打算請,只是最後通知來通知去,全班所有同學都知道了訂婚這事,才由黃亞明做主,一起叫上了。

除此之外,黃亞明大學的同學和朋友也來了不少。

而譚青靈那邊,有些意外的只來了一名室友,就是之前兩次幫她打電話給黃亞明的那位。根據譚青靈的要求,這位恩人應該有一份大禮才行……黃亞明說自己會準備。

此外,譚青靈最堅持的,是雙方父母和部分親戚一定要到常

對於這一點,黃亞明原本想推,他說自己之前還沒登門拜訪過譚青靈的父母、親戚,不如等放假,他先去家裡一次,把禮數盡到,再在麗北補辦一常

無奈譚青靈死活不同意,黃亞明扛不住她哭哭啼啼,尋死覓活,最後還是妥協了。

今天一早,黃亞明就專門安排了幾部車回麗北接人,此時正在路上,很快就到。

浪漫的鋼琴曲悠揚著,身穿一身華貴禮服的譚青靈這一晚心滿意足,笑容滿面的四處跟人寒暄,自我介紹。

與許庭生等人不同,她的目標對象大多是她原本並不熟悉的那些人,或富、或貴的那一類。或許在她看來,讓這些人知道她的身份,才是真正有價值的事情。

至於老同學之類的,熱情固然熱情,但其實也就匆匆忙忙兩句話,一個笑容的事。

最慘是其實還跟譚青靈多當了一年同學,一起高復的那三位,他們被直接忽略了。

同樣一身禮服的黃亞明走到許庭生身邊,拍拍他肩膀說:「陪我出去抽根煙。」

兩個人走到酒店門口,點了煙。

許庭生剛要開口,

「庭生……別說」,黃亞明說,「這事過後,咱們再聊吧。」

其實許庭生並沒有打算說什麼太重要的話,事情到現在,那類的話再怎麼說都已經晚了。只是黃亞明的態度,讓許庭生有一種感覺:

他把這場訂婚宴當作一場祭奠……

為他曾經深愛過的女孩,譚青靈。

為曾經那個能夠那麼深刻去愛上一個人的自己。

為幸福過,也在地獄中掙扎過的自己。

「我後來,再也沒有辦法去愛一個人,你知道嗎?」路燈下,黃亞明突然說,「不是我不願意,也不是沒遇到過好女孩,可是我就是做不到……我他媽不會愛了,操。」

***

人在外面奔波,至於原因,是因為一個朋友的事。

今天剛住下就開始碼字了,昨天真的很抱歉……一會還有一章,今天我把這事寫完,不讓大家堵得慌。因為時間緊,書評區我回頭再找時間回復大家。再次道歉。

感謝打賞:

紫色8327;孤獨一世;;zzzwq;壞小子、3647ang;翻滾吧小丸子;wap1d7b6f;大叔爆更55;純良有欲;我是項凝黨;qq37705920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