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一十四章 怨念叢生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8-16 13:18  |  字數:3280字

第五百一十四章怨念叢生

或許因為付誠對她的態度一直比較冷漠和疏遠,把厭惡都寫在臉上,連許庭生那樣的表面客氣都懶得做,譚青靈不知何時就記恨上了,順帶著,也恨上了方老師。

然後,可能還要再加上一些羨慕和妒忌的成分。

麗北許家專門設宴收下的乾女兒啊,在如今的麗北,誰還說那些流言?大伙兒說的都是方雲瑤命好,苦了值。

譚青靈妒忌,因為她其實還知道,許庭生如今對她也沒什麼好感,就算表面客氣兩句都只是敷衍。他的成功,她不可能獲得任何分享。

「當初畢業的時候也都是朋友吧?發達了,就偏偏這麼不待見我?!」把自己的心理偏差轉嫁成別人的錯,譚青靈的恨……大了。

她剛剛這一番話,不管對譚青靈還是方雲瑤,都惡毒至極。

「說完了?說完了我走了。」陳靜琪邁步離開。

在感情上,陳靜琪也許確實是更單純的一個,但是,她的社會閱歷其實不缺,心性更是經歷過磨練,她不懦弱,不聖母……

剛剛她之所以停下來,是因為聽到譚青靈提了方雲瑤,而方雲瑤剛好下班,走到二樓樓梯拐角,站住了。

…………

若是以前的方雲瑤,也許這件事就藏心裡了。

但是如今不同,如今……她已經有點被付誠寵壞了,而在星辰的工作,也因為其本身身份的特殊性,幾乎沒遇上過刁難,沒受過委屈。

她扛委屈,藏心事的本事……下降很多了。

譚青靈,曾經自己的學生,後來見過一兩次,方雲瑤自問也都熱情禮貌,以誠相待,甚至付誠在一旁擺臭臉,她回家還教訓過付誠。

方雲瑤怎麼都沒想到,這個表面斯文優雅的女孩竟然真的會有這樣的一面,這樣的陰暗心理,她說的那些話,句句戳心,實在太臟,太惡毒。

咬著牙等到譚青靈先離開,方雲瑤忍了一路,到家吃晚飯的時候,還想著繼續忍,於是悶頭不說話,不吃菜,干扒飯……

可是心裡越想越委屈,一口飯在嘴裡嚼著嚼著,眼淚就砸在了碗里。

「怎麼啦?誰幹的?」

好脾氣的付誠其他事都好說,就這事,他不能忍。

過去那三年,他已經讓方老師母女倆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委屈了,剩下這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照顧好老婆孩子,不讓她們再受半點委屈。

付誠一下就跳了起來,直接問了誰幹的?

然後小心翼翼的補了一句:「不是我哪做錯了吧?」

方雲瑤搖搖頭:「不是,沒事……嗚……」

當晚,兩人相對的時候,方雲瑤終於還是沒忍住,一邊趴在付誠懷裡哭,一邊把事情跟他一五一十的說了。然後千叮萬囑,讓付誠別往外說,更不能去找黃亞明或者譚青靈。

第二天,付誠沒直接說,但是找理由和黃亞明大吵了一架,差點動手。

譚青靈不知道自己面目暴露,假惺惺過來勸,付誠直接罵了:「滾。」

這是許庭生兩世印象中,付誠少有的幾次這樣大動肝火。

黃亞明也沒見過付誠這樣,所以被嚇著了,有點發懵說:「不是,付誠……自己兄弟,你有什麼話,對我哪不滿了,你直說行不行?」

付誠一邊往外走,一邊罵了句:「傻逼。」

在付誠看來,黃亞明確實傻逼,那場訂婚宴,就更傻逼了。

…………

這整個過程,許庭生都沒有摻和,因為他很清楚,能讓付誠發這麼大脾氣的,絕不是小事,更不會沒道理。

而譚青靈,對付誠和許庭生的怨念也越來越深了。

當晚和黃亞明商量訂婚宴細節的時候,譚青靈假作不經意的打聽了一件事。「那個《瘋狂的石頭》,你們到底賺了多少錢啊?」她問黃亞明。

「幾千萬吧,要跟院線還有天宜分成的。」黃亞明隨口說。

譚青靈兩眼放光:「那你分了多少?」

「我?我沒分啊!」

「……,怎麼?怎麼會這樣?」譚青靈一下心涼了半截,她對黃亞明的財產預估,要大打折扣了。當然,這並不影響她拿下黃亞明的決心。

「所有投資都是庭生的,天宜那邊我也沒有股份,幫幫忙而已,還平白得了名聲、人脈、基礎,我還佔便宜了呢,分什麼錢?!」

譚青靈翻了個白眼:「就算這樣吧……許庭生也真做得出啊,一毛都不給。真不知道他是把你當兄弟,還是當手下免費勞工……」

黃亞明看她一眼,「說什麼呢?!我們就這麼幾個兄弟,誰都不會認真計較這些的。而且當時的情況,庭生星辰科技那邊急著用錢,他分我我也不會要的。」

「那星辰科技你有股份?」譚青靈的眼睛又亮了。

「沒。」黃亞明說。

「互誠?」

「沒。」

「至誠?」

「沒。」

這也就是沒結婚,要是結婚了,譚青靈得上去撓死黃亞明。

「你呀,就是太老實」,譚青靈故作感慨說,「有時候可能許庭生事忙,忘了替你考慮,你自己也要提的。不然真白忙了。付誠還知道分了一筆錢,要了套房子呢。」

其實付誠的那筆錢,來自當初的彩鈴分成,應該算是他自己賺的。

而房子,是他用其中一部分錢買的,許庭生打了折而已。

此外,他更沒有參與許庭生的任何生意,沒佔一點股份。

黃亞明懶得跟譚青靈解釋這些,指著自己,然後有些陰冷的笑了笑,說:「我老實?我們幾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