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一十四章 怨念叢生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付誠這樣,所以被嚇著了,有點發懵說:「不是,付誠……自己兄弟,你有什麼話,對我哪不滿了,你直說行不行?」 付誠一邊往外走,一邊罵了句:「傻逼。」 在付誠看來,黃亞明確實傻逼,那場訂婚宴...

第五百一十四章怨念叢生

或許因為付誠對她的態度一直比較冷漠和疏遠,把厭惡都寫在臉上,連許庭生那樣的表面客氣都懶得做,譚青靈不知何時就記恨上了,順帶著,也恨上了方老師。

然後,可能還要再加上一些羨慕和妒忌的成分。

麗北許家專門設宴收下的乾女兒啊,在如今的麗北,誰還說那些流言?大伙兒說的都是方雲瑤命好,苦了值。

譚青靈妒忌,因為她其實還知道,許庭生如今對她也沒什麼好感,就算表面客氣兩句都只是敷衍。他的成功,她不可能獲得任何分享。

「當初畢業的時候也都是朋友吧?發達了,就偏偏這麼不待見我?1把自己的心理偏差轉嫁成別人的錯,譚青靈的恨……大了。

她剛剛這一番話,不管對譚青靈還是方雲瑤,都惡毒至極。

「說完了?說完了我走了。」陳靜琪邁步離開。

在感情上,陳靜琪也許確實是更單純的一個,但是,她的社會閱歷其實不缺,心性更是經歷過磨練,她不懦弱,不聖母……

剛剛她之所以停下來,是因為聽到譚青靈提了方雲瑤,而方雲瑤剛好下班,走到二樓樓梯拐角,站住了。

…………

若是以前的方雲瑤,也許這件事就藏心裡了。

但是如今不同,如今……她已經有點被付誠寵壞了,而在星辰的工作,也因為其本身身份的特殊性,幾乎沒遇上過刁難,沒受過委屈。

她扛委屈,藏心事的本事……下降很多了。

譚青靈,曾經自己的學生,後來見過一兩次,方雲瑤自問也都熱情禮貌,以誠相待,甚至付誠在一旁擺臭臉,她回家還教訓過付誠。

方雲瑤怎麼都沒想到,這個表面斯文優雅的女孩竟然真的會有這樣的一面,這樣的陰暗心理,她說的那些話,句句戳心,實在太臟,太惡毒。

咬著牙等到譚青靈先離開,方雲瑤忍了一路,到家吃晚飯的時候,還想著繼續忍,於是悶頭不說話,不吃菜,干扒飯……

可是心裡越想越委屈,一口飯在嘴裡嚼著嚼著,眼淚就砸在了碗里。

「怎麼啦?誰幹的?」

好脾氣的付誠其他事都好說,就這事,他不能忍。

過去那三年,他已經讓方老師母女倆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委屈了,剩下這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照顧好老婆孩子,不讓她們再受半點委屈。

付誠一下就跳了起來,直接問了誰幹的?

然後小心翼翼的補了一句:「不是我哪做錯了吧?」

方雲瑤搖搖頭:「不是,沒事……嗚……」

當晚,兩人相對的時候,方雲瑤終於還是沒忍住,一邊趴在付誠懷裡哭,一邊把事情跟他一五一十的說了。然後千叮萬囑,讓付誠別往外說,更不能去找黃亞明或者譚青靈。

第二天,付誠沒直接說,但是找理由和黃亞明大吵了一架,差點動手。

譚青靈不知道自己面目暴露,假惺惺過來勸,付誠直接罵了:「滾。」

這是許庭生兩世印象中,付誠少有的幾次這樣大動肝火。

黃亞明也沒見過付誠這樣,所以被嚇著了,有點發懵說:「不是,付誠……自己兄弟,你有什麼話,對我哪不滿了,你直說行不行?」

付誠一邊往外走,一邊罵了句:「傻逼。」

在付誠看來,黃亞明確實傻逼,那場訂婚宴,就更傻逼了。

…………

這整個過程,許庭生都沒有摻和,因為他很清楚,能讓付誠發這麼大脾氣的,絕不是小事,更不會沒道理。

而譚青靈,對付誠和許庭生的怨念也越來越深了。

當晚和黃亞明商量訂婚宴細節的時候,譚青靈假作不經意的打聽了一件事。「那個《瘋狂的石頭》,你們到底賺了多少錢啊?」她問黃亞明。

「幾千萬吧,要跟院線還有天宜分成的。」黃亞明隨口說。

譚青靈兩眼放光:「那你分了多少?」

「我?我沒分啊1

「……,怎麼?怎麼會這樣?」譚青靈一下心涼了半截,她對黃亞明的財產預估,要大打折扣了。當然,這並不影響她拿下黃亞明的決心。

「所有投資都是庭生的,天宜那邊我也沒有股份,幫幫忙而已,還平白得了名聲、人脈、基礎,我還佔便宜了呢,分什麼錢?1

譚青靈翻了個白眼:「就算這樣吧……許庭生也真做得出啊,一毛都不給。真不知道他是把你當兄弟,還是當手下免費勞工……」

黃亞明看她一眼,「說什麼呢?!我們就這麼幾個兄弟,誰都不會認真計較這些的。而且當時的情況,庭生星辰科技那邊急著用錢,他分我我也不會要的。」

「那星辰科技你有股份?」譚青靈的眼睛又亮了。

「沒。」黃亞明說。

「互誠?」

「沒。」

「至誠?」

「沒。」

這也就是沒結婚,要是結婚了,譚青靈得上去撓死黃亞明。

「你呀,就是太老實」,譚青靈故作感慨說,「有時候可能許庭生事忙,忘了替你考慮,你自己也要提的。不然真白忙了。付誠還知道分了一筆錢,要了套房子呢。」

其實付誠的那筆錢,來自當初的彩鈴分成,應該算是他自己賺的。

而房子,是他用其中一部分錢買的,許庭生打了折而已。

此外,他更沒有參與許庭生的任何生意,沒佔一點股份。

黃亞明懶得跟譚青靈解釋這些,指著自己,然後有些陰冷的笑了笑,說:「我老實?我們幾個裡,最坑最黑就是我了,知道嗎?當年你跟我分手,我糟蹋了他們多少錢你知道嗎?只有他們管我,你知道嗎?」

黃亞明提了當初那事,譚青靈最擔心的事。她只好暫時忍了,沒再說話。

隔一天,人在酒吧,譚青靈旁敲側擊,從譚耀口裡知道了明耀酒吧的股份情況。黃亞明只有30%,許庭生還是大頭,有45%……

「盛海的酒吧還沒建起來,并州的那座煤礦,也還沒真的到手……就算到手了,黃亞明也未必佔多少股份。真按這麼算的話,要是不看潛力,黃亞明的資產……其實也就三五百萬?1

其實這年頭三五百萬也不是小錢,明耀酒吧更是日進斗金,這已經比她曾經攀上的那個小老闆好不少了,更可況,誰都能看出來黃亞明未來的潛力。

可是,譚青靈的胃口,更早已經不是當初了。

先前把黃亞明的情況估計得太好,算完這筆賬,譚青靈整個人徹底不痛快了。隨之而來,她對許庭生的怨念也越來越重。

「并州那個礦,以後是記在咱們名下吧?」當晚,譚青靈又「隨口」問了一句。

「嗯,這些,他們不碰。全記我名下。」黃亞明喝得有點暈,隨口回答。

譚青靈的心情終於燦爛了,那可是一座礦啊,她親眼看到的。這兩年煤老闆暴富,揮金如土的事,她也聽說了不少……

「那就好。」譚青靈嘀咕。

醉了的黃亞明閉著眼跟著叨咕了一聲:「其實歸根到底,我的東西都是庭生的,我替他看著,開疆拓土而已。」

一起一落,譚青靈整個人幾乎抓狂。

「那你也不能一點自己的事業都沒有氨,譚青靈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語重心長說,「感覺你比那些給許庭生打工的還慘,什麼都沒有。」

「我覺著,要不趁著訂婚,你提一下,先讓許庭生把酒吧的股份給咱們……給你吧。就當賀禮唄,你替他幹了這麼多,他給你一個成家立業的基礎總應該吧?」

黃亞明像是睡著了,沒吭聲。

譚青靈推了推他。

半醉半夢,黃亞明說:「你以為我有什麼東西不是許庭生給的?你以為我自己有過一毛錢本錢投進去?你不了解他,他誰都不會虧待的。水漲船高,懂吧?別吵了,再吵滾蛋。」

黃亞明跟著就真的睡著了。

譚青靈猶豫了一會,給許庭生髮了條簡訊,故意開玩笑說:「老同學,我和黃亞明訂婚,你打算送我們什麼禮物呀?大老闆可不能小氣啊1

許庭生隨手回了個笑臉,沒說話。

譚青靈咬了咬牙,把手機拍在桌上,一邊想,一邊氣,一宿沒睡。

***

補的和今天新更的都在這了,大家算算。晚上不一定能更,今天要去趟外地,熬了一夜趕出來這些。可惜這件事還是沒寫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