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一十二章 拿命逼婚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靈說:「我今晚不回家。」 黃亞明不說話,開車繼續往譚青靈家的方向去。 坐在副駕駛位置的譚青靈俯下身,趴在黃亞明胯間,很賣力…… 那次並沒有改變太多。 黃亞明扛住了,依然...

第五百一十二章拿命逼婚

年頭說過自己這輩子要娶一堆女人的黃亞明竟然這麼著急要訂婚了。

第二天晚上。

許庭生、黃亞明、付誠三個。

黃亞明倚著牆把自己灌到很醉,卻一直沒主動談論那個話題。

他自己不提,許庭生也不知從何說起。

要說這件事本身,許庭生肯定是不那麼贊成的,他對譚青靈這類女人沒什麼好感,日常裝得厲害,端著,拿著,看起來高貴不可侵犯,可是一旦遇上機會,夠狠,夠賤,夠捨得。

用晚幾年的話說,這就是一枚標準的綠茶婊。

但是,如果要許庭生直接站出來反對,其實也沒有充分的依據,畢竟關於譚青靈,他知道的,黃亞明自己也都清楚。

哪怕譚青靈確實不愛他,是因為他的條件和如今的成功才回頭……可是這世間本就如此呀,多少人婚姻,其實都沒有愛情,只是條件交換或者吸引而已。

至於那場背叛,如果黃亞明自己確實已經到了什麼都不計較的地步,旁人又能如何?

所以,他必須先看黃亞明自己的態度是否堅決,再決定干不干預。

三個人腳步有些踉蹌的晃蕩在麗北街頭,亦如當年,那個高三畢業的暑假。

走在最前面的黃亞明突然轉身,張開手擋住喝到現在依然不了解狀況的付誠,笑著說:「問你件事,我訂婚……怎麼樣?」

「和誰?」付誠甩了甩頭,確定自己沒聽錯,然後問。

「譚青靈。」黃亞明說。

「……,這,怎麼回事?」付誠有些情緒複雜的問道。

「不是我想的,是她自己要的。」

這句話的邏輯奇奇怪怪,醉了的另外兩個人都沒聽太懂。

就在路邊坐下來。

「我寒假不是不讓她來岩州嘛,後來,她說要陪我參加電影慶功宴,我也沒答應……後來,年前回家那次,……」

黃亞明靠在人行道旁的梧桐樹上,點了一根煙,開始跟許庭生和付誠說一些事。

之前譚青靈跟黃亞明提過訂婚的事,那之後,黃亞明有過一陣刻意的疏遠。

至於譚青靈為什麼這麼著急?很簡單,黃亞明躥得太快了,她怕夜長夢多。

年前,臘月二十八,黃亞明送完宋妮后回家。

黃亞明家和許庭生家一樣,在城郊農村,只是離城要更遠一些,黃亞明有了一些錢后,改善了父母的生活,但是並沒有去完全改變。

那天推開院門,黃亞明意外的發現譚青靈在自己家裡,戴著塑膠手套在幫忙打掃。

跟父母打聽過後才知道,這個寒假,她已經來過很多次,只是每次,都千叮萬囑不要告訴黃亞明。

爸媽曖昧的笑著,問黃亞明這是誰?黃亞明說,高中同學,畢業那陣談過一段時間戀愛。

爸媽說:「姑娘看著挺好的,模樣好,個性乖巧文靜,嘴也甜,還勤快,我們都很喜歡。」

若是中間沒有過那樣的背叛,兩個人的感情延續至今,黃亞明看到這些,聽到這些,也許會被幸福和甜蜜填滿。

然而故事就是這樣,有些本該很美好的事情,卻總是發生在時過境遷。

黃亞明把譚青靈拉到院門外,塞上車,一聲不吭送她回家。

譚青靈說了很多話,關於回憶,關於未來,嘴裡全都是美好。

當她再一次提起訂婚。

「你別逼我……」黃亞明說。

「錯了就不能回頭嗎?」譚青靈一瞬間眼淚就流了下來,哭著問,「我想回頭,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好氨,黃亞明嗤笑一聲說,「那你告訴我,你高復織的那件毛衣呢?」

「……,我,我可以再織。」

「那次過年,校門口,你從他車上下來,看到我了嗎?」

「我沒有。」

黃亞明笑了笑。

隔了一會,譚青靈說:「我今晚不回家。」

黃亞明不說話,開車繼續往譚青靈家的方向去。

坐在副駕駛位置的譚青靈俯下身,趴在黃亞明胯間,很賣力……

那次並沒有改變太多。

黃亞明扛住了,依然奉勸:「別逼我。」

…………

事情轉折發生在《瘋狂的石頭》慶功宴后。

作為娛樂媒體的寵兒,那一晚的黃亞明受到了主角般的待遇,哪怕是在圈內,他這個新人也獲得各方面很大的熱情和關注,這其中,就包括一些正「努力」尋求機會的演員,尤其是女演員。

第二天,有媒體刊登了黃亞明慶功宴后帶一個新人女演員回賓館的照片,還有第二天一早,那個女演員離開酒店的照片。

事情很明朗,不管是不是有人看他不順眼,挖坑設計,黃亞明沒得辯解,也懶得辯解。

他其實無所謂,也並不介意這樣一個浪蕩子的形象。

「我以後還要娶一堆女人呢,就這?算個屁事哦。」

「再說那事,真的,我確實幹了。他們沒冤枉我。

面對大家的關心,黃亞明是這麼說的。

他自己這樣輕鬆的態度讓大家都放了心,包括許庭生。諸如此類男女之間的事,對於那些成功人士來說實在平常,黃亞明憑什麼就要例外?

許庭生還沒法把自己想象成聖賢,連這個都管,也沒道理逼自己的朋友都當聖賢。這世間有一個付誠,已經很難得。

「就媒體報道之後的第二天早上,我接到譚青靈室友的電話,說她在廁所哭了一整夜,早上同學發現她正準備割腕,好不容易攔下來,手上還是劃了一道。」

黃亞明抽了口煙說。

「這……」事情看起來挺嚇人,付誠話說一半停祝

「這樣,你就決定跟她訂婚了?」許庭生介面問道。

黃亞明笑了笑說:「那天我就跟她打了個電話,說的話都挺重的,她一直哭,一直認錯,我也越說越狠。結果那天晚上,她吞了一瓶安眠藥……」

這簡直就是拿命逼婚啊!譚同學當年對黃亞明狠,如今對自己下起手來,果然也是心狠手辣。

這要是生在古代,入宮玩宮斗,絕對殺出一條血路!

許庭生和付誠兩個對視一眼,抹抹汗,酒都醒了大半。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