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零七章 別問為什麼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熱情,再加上一群跟著起鬨的技術男,許庭生推脫不過了,這種場面也沒法推脫。 「剛剛好像有位同事帶了吉他對吧?」許庭生問。 「這裡。」台下有人把吉他舉起來。 「借用一下。」 ...

第五百零七章別問為什麼

國人對黃金的眷戀古綿延,透進了骨子裡,老金俗對了地方,一時間,滿場都是兩眼放光,亢奮不已的狀態。

「土豪」當了一個貶義詞許久,其實只有真正體會了,才知道這是多麼快意的一個詞。

人生啊,若不曾張狂肆意過,千萬別厚著臉皮說什麼修身養性,看穿看透。那些真箇山莊大院里養著,居高臨下,風雲看淡的,有幾個不是曾經叱吒風雲,或揮金如土,或大權在握,或幾度生死間穿梭……

許庭生也看不淡,只不過稍好一些。畢竟人生真正經歷過死亡,一切回首成空的,恐怕這世間獨他一個。

今晚這個年會,星辰遊戲分發的股份加上老金的花費,總支出大概在一千萬左右。

當然,其實股份方面,不能算是一把撒出去的。胡琛和賀與談做的兩個小改動,讓這些股份的激勵作用變得時效更長,效果更大。

一千萬,這在一些大企業看來或許真不算什麼,但在許庭生和剛開始盈利不久的星辰而言,還真有些揮金如土的感覺。

「前世當時,若有這一千萬,我應該會安心的把小日子規劃得很好吧?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能知足。」看一眼台下正氣鼓鼓瞪著自己的項小姐,還不清楚是哪裡惹的她。

許庭生甜在心頭,微笑,心說:「那是曾經我想給你的小日子哦,今生走成了另一番景象,也不知,你會更喜歡哪一個我,哪一種生活。」

正想著,身旁的梁助理輕輕推了推他手臂。

「怎麼了?」

「胡總。」

梁助理伸手指了指舞台中心,許庭生順著看過去,胡琛握著話筒正在說:「正式開始抽獎之前呢,想到一件事。咱們今晚的表演,好像多是給男同胞的福利……這不行,得平衡一下。」

他像是早有主意,輕鬆幾句話引起注意之後,笑著繼續:「還好,我們也有長得不賴的,年輕的,男的……星辰第一次年會,許總不表演個節目,好像說不過吧?大家說對嗎?」

「對……」

二十位星辰女員工,人不多,卻把聲勢喊得驚天動地。就連身在許庭生身邊不遠的梁助理和牛助理,都像普通小女孩一樣,雙手兜在嘴邊,大聲尖叫。

許庭生生生被驚著了一下。

他之前倒是在心裡偷偷抱怨過,怎麼難得一次天天窩在公司,員工們見了自己都不激動,都那麼平常、平靜,現在才知道,原來這裡頭多少有些人,其實是因為實際過於激動,反而硬是矜持了下來。

事實就是這樣,恰恰因為許庭生的年輕和他身上的傳奇色彩,在日常見得不多的情況下,星辰的女孩們這些天反而很克制,哪怕再有興趣,再激動,也不太敢主動接觸、親近和表現出來。

盛情不能負,女孩們終於趁機釋放的熱情,再加上一群跟著起鬨的技術男,許庭生推脫不過了,這種場面也沒法推脫。

「剛剛好像有位同事帶了吉他對吧?」許庭生問。

「這裡。」台下有人把吉他舉起來。

「借用一下。」

許庭生接過遞上來的吉他,試了試音,稍作調整,舞台那邊已經布置好了高腳凳和話筒架。

「許總竟然還會彈吉他?」

「啊,文藝青年帥款土豪……我的小心臟要扛不住了。」

「……」

一片意外和議論中,許庭生坐下,把吉他抱在身前,笑了笑:「之前沒準備,剛剛想到一首歌,正好咱們公司叫做星辰,我唱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輪迴樂隊的歌。」

「嗯嗯,是我最喜歡的歌啊!天天單曲循環。」

「噓,安靜,聽許總唱。」

前奏響起。

一般年會,員工對於領導的歌聲,多是一種「禮貌聆聽」的態度,並不抱太大期望。再慘些的,說是「忍受」也不為過。

此刻因為發現許庭生會彈吉他的關係,人們不由得已經把期待值稍稍調高了些,當然,也不敢太高。

目光凝望台下的某個人,輕輕開口,第一句:「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聽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獨和嘆息,……」

項凝燦爛的笑著,雙手在臉頰邊用力的擺動。

然而現場其實只有她是知情者,知道許庭生就是輪迴,聽過許庭生唱這首歌,所以對比她的反應,其他人第一時間都是先愣了一下,之後,才緩緩把心裡的那聲驚嘆小心的吐了出來。

「我……」

「好像1

「原版?」

「噓……」

許庭生輪迴樂隊成員的身份,其實如今知道的人已經越來越多,大概猜到的人,更多。因為逐漸暴露出來的線索,已經太多了。

對此,他自己抱的是一種近似於愛咋咋地的態度……愛猜你們猜,怎麼都行,反正我不直接承認就是。

所以,此時此刻,他沒有去掩飾自己的嗓音。

一部分熟悉那個現場版的人,第一時間就被觸碰到了神經,腦子一個激靈,「是太像了?還是原版?星辰老闆就是輪迴另一人?商界少帥還是神秘輪迴的話……那,是不是傳奇得有點過分?1

不管怎麼樣,唱得太好,感覺太對,剛剛還亢奮不已的人群,開始沉浸其中。

「每當我找不到存在的意義,每當我迷失在黑夜裡,夜空中最亮的星,請指引我前行,……」

許庭生第二次在正式場合把這首歌唱給項凝,唱給始終指引他方向和歸途,使他這一世重生,不至迷失的那顆最亮的星,那個女孩。

他唱得用心,動情。

台下的人,聽得入心。

一曲結束,許庭生起身鞠了個躬,抬頭時偷偷嘴唇「吧嗒」一下,送給台下的項小姐一個飛吻。項小姐左右看看,沒人注意她,喜滋滋的還了一個。

掌聲到此時才響起來,經久不息。

至於疑問,沒法問啊,那是老闆。

就在這一片掌聲中,身在側方向的游清瀾悄悄按了一下手機按鈕,斷開通話。跟著發了一條簡訊:「聽到了吧?可是……何苦呢。」

過了一會沒見回復,擔心自己把話說重了。

「你說,這事要是曝光了,是不是年度最大八卦新聞?」游清瀾又發了一條。

這次終於有回復:「別鬧。記得想辦法量一下那個女孩的身材。別問為什麼。」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