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五百零一章 年會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一部分了。 星辰遊戲一億原始股,許庭生咬咬牙,一次性拿出了八百萬股。其中胡琚賀與談、邵燕山等高層,還有部分中層,會按其對公司的貢獻,以獎勵的形式分配其中五百萬股。 剩下三百萬股,普通員...

第五百零一章年會

星辰遊戲在財務上的**,造成這家星辰科技的子公司實際上等於有兩位老闆,許庭生和老金。

它本身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並不為除許庭生之外的星辰科技成員創造財富,但是,分公司除專職員工外,實際還有很多工作都是藉助星辰科技的人才和資源來完成的。

什麼意思呢?

意思就是許庭生和老金佔了星辰科技的便宜。

這一點,胡琚賀與談,還有星辰科技的員工們或許目前還沒有特別去介意,但是作為老金和許庭生,卻不能不考慮。

「一,佔了便宜得補償,這個我來。二,不能老是這樣佔便宜,你考慮拿點股份出來吧。」老金說得很乾脆。

老金去和星辰倉促成立的籌備小組討論會嘗流程、獎品設置。

許庭生單獨留在會議室里。

他之前一直咬死了星辰科技的股份百分百掌握在自己手裡,這本身就是行不通的,尤其在互聯網企業當中,這種情況幾乎不存在。

據許庭生所知,奇虎360周紅衣的股份佔比大概18%,而旗下員工的股份佔比卻達到24%,這在一定程度上能代表互聯網企業當前的生態。

互聯網經濟浪潮下,資本洶湧而至,每天都有無數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競爭無比慘烈。而競爭的核心,就是人才。

除非是龍傲天式的人物,虎軀一震,人人歸心,否則不給股份、期權,不結成利益共同體,你就留不住核心人才,形不成核心團隊。

許庭生不是龍傲天,沒有虎軀,也不懂怎麼震。

所以,股份遲早得給。

問題在於,星辰科技的股份,目前還不能給。就連給胡琚賀與談等人的股份承諾,還只是一紙承諾,許庭生都還沒有著急兌現,因為,他對星辰科技的規劃實在太大,而星辰最初的註冊資本,實在太少。

「那就先給星辰遊戲的股份。」

拿子公司來「分餅」,這跟許多大型企業拿分公司融資其實是差不多的道理,收穫利益共同體,卻不影響核心控制力。

許庭生是這麼想的,老金剛剛的話,其實也正是這個意思。星辰遊戲這塊新鮮出爐的大餅,不能白用其他人的心血、勞動力,卻由兩位老闆獨享。

星辰遊戲作為**子公司,註冊資本其實遠超星辰科技,達到一億。其中老金佔比30%,許庭生佔比70%。

從當時的出資情況來說,這樣的股份分配與出資佔比其實是完全不對應的。

這裡頭有兩重考慮。其一,許庭生手上的資源和他在公司項目上的主導地位被老金主動大額量化納入投資;其二,他們其實當時就已經考慮公司員工的股份激勵問題,這部分預留的股份,都先放在了許庭生這裡。

用老金的話說,現在是時候拿出來一部分了。

星辰遊戲一億原始股,許庭生咬咬牙,一次性拿出了八百萬股。其中胡琚賀與談、邵燕山等高層,還有部分中層,會按其對公司的貢獻,以獎勵的形式分配其中五百萬股。

剩下三百萬股,普通員工優秀獎分配其中一百萬股,其餘考核合格的正式員工均分一百萬股……剩下一百萬股,分成幾份,抽獎。

因為星辰遊戲還未上市,所以,從表面意思來看,一名員工當前如果拿到一萬股,也就等於到手一萬塊錢。

但是,只要稍微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這兩者完全不是一個概念,一萬塊錢永遠是一萬塊錢,而一萬原始股,未來很可能價值幾十萬,幾百萬。

許庭生表情獃滯,一臉心疼的把手寫的「年會股份激勵策劃案」扔在籌備小組的會議桌上,「掩面痛哭」,轉身離開……

會議室第一時間爆炸,歡呼震天……

接著,整一層樓,整個星辰科技的辦公區,歡呼震天……

沒有虎軀,許庭生拿刀割肉,讓星辰當下最核心的創業團隊,上下這一百多號人,歸心了。

「許總萬歲。」

「星辰萬歲。」

「星辰是我家。」

「許總是我媽。」

「滾1

…………

關於參加年會這件事,許庭生已經打電話到寢室,跟項凝溝通過了。

本身就愛熱鬧,個性活潑,又是自己很有歸宿感的星辰科技的年會,她被邀請了好多次的一個地方,項凝沒有一點猶豫,歡呼雀躍著就答應了。

星辰這邊派去了車,一位司機,加上胡琛的助理,一男一女,去接項凝。

但是,他們得等第二天項凝放學。

許庭生這兩天也算投入,其他人忙年會的事,他只好更專註工作方面的問題。但是這些他其實並不擅長,說是管理和參與,不如說是學習。

好在這兩天的星辰員工都跟打了雞血似的,其中幾個,還是許庭生硬給趕回去休息,才沒有連續兩天通宵。

中午搭了兩條沙發在會議室睡覺,不知不覺就睡到了下午四點多,打電話問了一下,項凝最後一節音樂課請假,此時已經在路上了。

晚上六點多,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許庭生搭賀與談的車到了舉辦年會的五星級酒店。

他之前沒有具體參與具體的年會籌備和策劃,也沒去打聽太多,以他的心裡預估,時間倉促,星辰也就這麼一百來號人,應該搞不出什麼大陣仗……

所以,走到會場的第一時間,他就有點懵了。

四輛系著紅綢的寶馬整齊的停在酒店門口。

「金總的意思,這是獎品。其中三部是我和老胡,老邵的,剩下一部獎勵給我們評選的年度最優秀員工……是一個技術員,我們大部分技術方面的難題,都是他攻克的。本來我和老胡早就想提拔他,可惜人家只是技術痴,對管理不感興趣。

對了,股份獎勵方面,我們也把他排在了員工里的第一位。總的來說,就是樹個榜樣,對內,也對外,我們需要吸引更多優秀的技術人才。」

賀與談解釋道。

對於一家技術型企業來說,這樣的人才其實是最重要的,也最可能被人動手挖角的。

「金總做事大手筆,也懂馭人,那傢伙手裡握著好幾家獵頭公司的邀請,昨天被金總叫去聊了會天,出來眼眶都是濕的……第一時間就把所有邀請都回絕了,連人都刪了。」

賀與談說話時一臉欽佩,其實當初,知道許庭生要為星辰引入一位煤老闆的時候,他可是激烈反對過的。

「關鍵他壕啊1許庭生「不服氣」的感慨了一句。

許庭生不太懂車,但是眼前這四部寶馬加起來,少說也得近兩百萬。果然不愧為煤老闆,土豪的代名詞,老金同志……「壕無人性啊1

「車我理解,問題站車旁邊這四個大長腿……什麼情況?」許庭生看著每輛車邊一個模特身材,穿著清涼的美女,問道。

許庭生知道,星辰本身女員工也就二十人左右,質量還都一般。

賀與談目光落在女模特身上移不開,隨口解釋說:

「也是金總的意思,他讓我們聯繫了一家很有名的模特經紀公司。不光這裡有,裡面還有,一會還有走秀表演和驚喜彩蛋……用金總的話說,就是,給這批不開竅的技術男們打打雞血。」

「好吧。」許庭生做好了再受點刺激的心理準備。

隨後,他很快就見識到了賀與談說的「裡面還有」。

進門第一時間,一名身高比許庭生還高的女模特就身穿薄紗迎了上來,貼身,雙手環繞,給許庭生戴上了花環。

賀與談也一樣,每個進場的員工都一樣……

單是站在門口手捧花環的女模特,就有六個,誰都不放過。

這場面女員工還好,頂多有點不習慣,技術男們就慘了,很大一部分當場就呼吸急促,愣了,傻了,等到好不容易清醒過來,有些還不得不面帶尷尬的彎腰走路……

問題是,但凡這樣的,女模特還都捂著嘴,一臉嬌羞的看著他,用目光一路相送……

「要死人啊!冷靜!都看我呢,可不能丟人。」

許庭生深呼吸,穩住心態,穩住腎上腺。

收斂心神,一路打著招呼快步走到比他更早一步到場的老金身邊坐下。「我的哥,你這個玩法……」許庭生第一時間開口,話說一半,想了想,沒找出恰當形容詞。

這玩法……總的來說就是赤.裸.裸的又土又豪。

加上待會的獎品,老金這一晚扔出去的錢,絕對超過500萬。這不單代表他本身的實力,更代表他在實際參與進來兩天後,對星辰的絕對看好。

而這一晚,實際上應該算是星辰遊戲的慶功宴,所以,晚會由老金來主導,也不算喧賓奪主……而且,正合許庭生的心意和一向的行事風格。

這一點,星辰內部早已經徵詢過許庭生的意思。

「俗吧?」老金一點不尷尬說,「要的就是大俗。人的追求,歸根到底都是俗的。沒有紙醉金迷的享受,哪來熱血沸騰的拼搏……」

「一會還有更俗的。」老金說。

許庭生已經無力反駁了,因為,老金總是很有道理的,從尼斯第一次遇見就是……

項凝還沒到,員工已經到齊了。

攝像團隊就位。這是星辰的第一次年會,必須記錄下來。

外包的策劃公司工作人員過來問許庭生,可以開始了嗎?

許庭生想了想,讓星辰工作人員加上受邀前來的嘉賓,兩百多號人跟自己一起等項凝,不合適。

「開始吧。」他說。

年會主持由胡琛親自擔綱。

他從舞台一側走出來,還沒說話,巨大的電子顯示屏上彈出對聯式的八個大字。

右邊:團結,拚命。

左邊:喝酒,吃肉。

不用問,又是老金的手筆,他沒寫「打家劫舍,大秤分金」就已經很給面子了。這尼瑪好好一個技術型互聯網企業,生生被搞成社團了礙…

許庭生撫著額頭痛苦不已……

但是滿場的員工,群情振奮。

他們不曾經歷和感受這些,不代表他們不嚮往這樣的熱血和拼搏感、歸宿感……一起打天下,一起享富貴的情懷……

舞台上,胡琛拿起話筒,開口說話。

「這兩天,因為被推出來當主持人,我一直在想,要準備一段怎樣的開場白來激勵大家的士氣,想到頭都抓破了。然後金總告訴我,想個屁,你就告訴兄弟們,咱們星辰的人應該怎麼活就行了。

我問他,那怎麼說。

金總說,不用多說,八個字就夠了。」

「就是這八個字」,胡琛撤一步,手指身後大字,語氣滿是豪情說,「星辰的人,這麼活。」

星辰的人,這麼活。

一起團結拚命,一起喝酒吃肉……意思如此簡單,表達如此粗暴,但,就是把現場員工的熱情和熱血全部調動起來了。

掌聲,歡呼聲,吶喊聲。

胡琛微笑著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我想,現在的星辰,應該綜合了兩種氣質,兩種文化」,胡琛繼續說,「所以,除了金總的這八個字,我還向許總要了幾個字。」

他的手再次指向身後的電子大屏。

「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這是先前胡琛找許庭生的時候,許庭生一時興起抄給他的,只因為當時恰好想到了「星辰」兩個字,聯想到了這句話。

如今一看,確如胡琛所說,它似乎很能代表星辰科技的另一種氣質。它深刻、寬廣,壯闊……更具氣質,更具內涵,更能粹些普遍文化素質較高的星辰員工的內心。

像是把豪邁和曠遠都藏在平靜的敘述中……如果說之前那八個字帶來的是熱血沸騰,那麼這一行字,帶來的就是胸懷間的暗涌激蕩。

「我們的征途是……」胡琛握拳。

「星辰……轟。」

「大海……轟。」

「我們的征途是……」

「星辰……轟。」

「大海……轟。」

與剛剛的歡呼雀躍,口水橫飛不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台下星辰員工表情嚴肅,目光深遠,語氣堅毅……

不是聲嘶力竭的吶喊,但是比吶喊更有力量……

整個會場,剎那間化身如一場遠征軍的誓師大會。

***

這章寫了四千,然後網站我又有一陣登不上來……所以晚了,抱歉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