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九十九章 好奇害死貓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了……」 許庭生沖他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反正就小鄭剛來公司不久吧,在電梯里和樓上的一位瑜伽教練勾搭上了,那個身材,那個臉蛋,那個柔韌性……呃,反正就是真艷福不淺,他自己很喜歡,...

第四百九十九章好奇害死貓

星辰遊戲的第一款遊戲,《跑跑卡墓測時間安排在上午十點,但是許庭生早上六點鐘從賓館來到辦公區,人已經齊了。

「很多人昨晚通宵沒回去。」賀與談告訴許庭生。

「啊?這……」許庭生自己早就回去睡了,來的也最遲,心裡有點慚愧說,「那這樣,我去給大家買咖啡。」

賀與談點頭認可,許庭生不常在星辰,跟普通員工不算親近,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表示一下的。老闆親手買來、奉上的一杯咖啡,對於很多員工來說,也許就是一夜疲乏后的一種滿足,一劑強心針。

員工對於公司的歸宿感,其實很多來自於細節。

「人多,我叫個人幫你去拿吧。」賀與談說。

「我跟他一起去好了。」老金出現在一旁說。

今天是星辰遊戲的項目,老金也是老闆之一,在他個人的層面,日常和員工的相處方式或許完全不同於星辰,但是說到馭人,他其實比許庭生更擅長。

而且,他很容易接受不同環境下的不同相處方式。

今天,他就比許庭生到得更早,與員工們相談甚歡。

這其實是老金最大的本事,并州的他,尼斯的他,c市的他,明耀的他,今日在星辰的他,或冷酷,或隨性,或陰狠,或親和……每一處,他都能自然融入,拿捏恰當。

兩個人帶著樓下咖啡店的員工一起,拎了一百多杯咖啡上來。

東西就放在門口桌上,然後問過口味分類,許庭生和老金一杯杯親手送到員工手上,說「辛苦了,謝謝」。許庭生把咖啡送到胡琛手上,說:「胡哥,辛苦了。謝謝。」

胡琛笑了笑,「等你這句話,等了好久。老實說真有點被你忽悠上了賊船的感覺,什麼都挺好,就是老闆太不靠譜。」

「還好你們靠譜。」許庭生嬉皮笑臉說。

其實到這時候,遊戲所有準備工作都已經就緒,只等開測。員工們喝著咖啡,看看錶,還有三個多小時,這段時間怎麼過?

「沒事,大家別拘束,聊聊天。我們也一起聊。」許庭生笑著說。

剛開始是幾個人試探性的小聲議論,慢慢的,隨著包括許庭生、老金在內的幾位高層都端著咖啡站在人堆里,參與得興緻勃勃,氣氛也就熱烈了起來。

「怎麼就找不到女朋友了?」許庭生跟一群年輕員工扎堆,他就坐在桌上,說,「不是說咱們公司被搭訕頻率挺高嗎?而且咱們星辰的工資標準也算高了吧?」

「他們自己作的」,賀與談參與進來,氣急敗壞說,「第一,這棟大廈好幾家公司都是女多男少,不缺女人;第二,咱們樓上就是盛海最大的瑜伽館,不缺美女;第三,就因為他們老是抱怨,其實我和老胡都厚著臉皮主動上門,安排跟好幾家公司搞過聯誼……當時情況都不錯,後來都被他們自己作死了。」

「為什麼?怎麼作的?」老金也參與了過來,接著,其餘扎堆的人群也跟著圍了過來。

「你們問他。」賀與談指著其中一位看著很斯文靦腆的員工說。

被點名的這位扶了扶眼鏡,尷尬的笑了笑。

「你都幹嘛了?」許庭生問。

「其實也沒幹嘛,賀總誇張了。」那位員工苦笑說。

賀與談搖了搖頭,把旁邊一位員工從人群里拉了出來,說:「來,你來跟許總、金總說說,他到底是怎麼把你們帶溝里的。」

這位可能比較能言善道,整理了一下,笑著開口說:「小鄭是個黑客。那我們都是程序員嘛,日子久了,也都接觸過一些。壞就壞在這了……」

許庭生沖他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反正就小鄭剛來公司不久吧,在電梯里和樓上的一位瑜伽教練勾搭上了,那個身材,那個臉蛋,那個柔韌性……呃,反正就是真艷福不淺,他自己很喜歡,我們當時都挺為他高興的。

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小鄭發現那個女的在消費方面好像有點誇張,不像是她的收入水平能做到的。

然後,不是準備查一下嘛。小鄭的查法,直接就把對方電腦給黑了……把什麼qq聊天記錄,咱們的微博微信**信息……全部弄了出來……

然後,就全清楚了。原來,那女的私下做兼職的,很貴,好幾千一晚上。」

許庭生聽到這裡有些不知該說什麼了。

「補充一下氨,旁邊一個人說,「其實從記錄上看,那女的從跟小鄭在一起之後,兩個多月吧,都沒幹過那個了……像是真的要收山當個好女人,死心塌地跟著小鄭的。那些聯繫人和聊天記錄其實也都刪了……還是小鄭千辛萬苦才恢復出來的。你們說,這是何苦……」

最後一句說得有些感慨。

許庭生看一眼當事人小鄭。

小鄭尷尬的笑了笑,說:「其實我也很矛盾,有時候會想,還好查了。有時候又想,是不是其實什麼都不知道會比較好,反正都過去了,我也很喜歡她。可是……我畢竟查了。」

「小鄭提分手以後,那女的還來咱們公司門外等過他十多次,求他,哭也哭了,跪都跪過好幾次。」另一個人在旁邊說,「後來,突然就聽說,那女的辭職走了。剩下一點消息都沒有。」

「也算我害了她,當時太憤怒,太不冷靜。」

小鄭此時看著已經有些痛苦。許庭生只好岔開話題,因為這個問題其實無解,尤其對於當事人小鄭來說。「那你們呢?你們不會後來,就都這麼干吧?」許庭生問。

一群人怯生生的點頭。

「其實查出來也不是都那樣,怎麼可能都那樣呢,對吧?」賀與談在一旁無奈說,「問題他們已經完全魔怔了,從那以後,但凡遇著一個有點眉目的,就把人電腦黑了,查。你說這年頭,大都市,有幾個女的,尤其漂亮出色的女的,經歷了大學、工作……會沒點過去?」

「可是他們就受不了,人家女的跟前男友**說過幾句過一點的話,翻出來一看,受不了。有親密點的照片,受不了。出格點的那啥什麼的,更受不了……剩下很喜歡過一個人的,受不了,談過多幾個的,受不了……結果就是,查一個,分一個。荒了一大半。然後照樣,遇見一個查一個。」

「沒救了。」賀與談無奈的擺了擺手。

「其實我們也知道這樣不好,不對,可是就是控制不篆…」一個員工說。

「水至清則無魚。」老金說。

「好奇害死貓。」許庭生說。

「你們自己就沒點過去嗎?」牛助理身為女性氣憤的接了一句。

當場一片咳嗽聲,沒人接話。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