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九十六章 另一種學習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想到付誠這麼惡趣味,兩個人這麼有情調,許庭生笑得渾身顫。 「許老師……」 身邊的人小聲的叫了一聲,青澀里裹著點小嫵媚。許庭生一下就理解付誠了…… 「許老師……」 「不許...

第四百九十六章另一種學習

晚上繼續請這撥人吃飯,接下來,他們會去盛海。黃亞明會一起去,帶他們參觀自己初步選定的幾個點,討論開設盛海明耀酒吧的事宜。

許庭生回到家已經是夜裡十點多。

開門,開燈……

踹一腳躺在沙發上的付誠。

「什麼情況?我走了這麼久,你還睡沙發呢?」

付誠有些無奈的坐起來,指指客房說:「試過……半推半就的關鍵時候,念念哇一聲哭出來,醒了。跟著我就被趕出來了,還挨了罵……」

「然後呢?你就慫了?」許庭生笑著說,「方老師應該只是害羞,你總不能還要她主動吧?」

付誠仔細想了想,抬頭說:「差點信了你,差點忘了……你懂個屁。」

許庭生被哽住了,叔叔前世也是久經沙場的好不好?

「那你就睡這兒?天天搏同情?」許庭生問,「我不在的時候,你怎麼不睡我房間?」

「你房間?你房間前幾天apple睡的。」

「啊?」

「她來看念念,呆了三天」,付誠猶豫了一下說,「趕在周末之前走的,說是要去跑一個馬拉松。其實我覺得,她是因為看到那邊有項凝的房間。對了,她走之前把你房間的床單被子什麼的全都拆洗了,地也擦了好幾遍,說是,保證什麼痕都沒留下……」

付誠一邊說一邊觀察許庭生的表情。

「你看我幹嘛?」許庭生故作平靜說。

「看你鐵石心腸。」付誠一樣平靜說。

這一夜許庭生躺在床上,聞著被子和枕頭上陽光的味道,想起那時候的燈光,那時候的女流氓,那場雪,那些一起跑步,他哄她入睡的日子……

人生是否註定如此?堅守一些東西,就會失去另一些,珍惜一個人,就會傷害另一個人。

同一時間段另一座城市。

高中同學舒燕看著酒後表情有些落寞的apple,拉了她的手說:「apple,你怎麼了?現在難得見一次面,你越來越紅,怎麼反而這麼不開心?」

apple看看她,突然說:「我以前喜歡許庭生。」

舒燕說:「我知道的埃」

apple說:「其實現在還喜歡,一直都喜歡。」

舒燕說:「那你們?」

「我們……」

「說給我聽聽。說出來會好受點。」

…………

第二天傍晚,周末放假,項凝回到家。

念念睡了以後,她也被趕回了房間。

付誠照舊可憐兮兮的睡在客廳沙發上。

方雲瑤拿著換洗的睡衣出來,拍了拍他,猶豫了一下說:「我,我去洗澡……你進去幫我看著一會念念吧,我怕她突然醒了,哭,吵著庭生和小項凝。」

付誠點頭,進了房間。

其實念念在她自己的小嬰兒床里,睡得很沉,很香甜。

看了一會,放下心,付誠剛在床上靠下沒一會,方雲瑤回來了。睡衣不算太厚,遮得也不夠嚴實,剛洗過澡的皮膚看起來白裡透紅,整個水漾漾的感覺……

這段日子,沒了心事,心情舒坦,加上和葉青等人一起,時常做一些保養,方雲瑤的精神狀態,身體狀態都似乎又回到了當初青春可人的樣子。

付誠看得有些發傻。

方雲瑤瞪他一眼,小聲說:「看什麼看……」

「自己老婆都不能看,孩子都生了」,付誠小聲嘀咕,「還要睡沙發……」

他沒注意到方雲瑤偏向一邊的那張臉,其實嘴角忍不住的上翹,又氣又甜。

付誠無奈的往外走。

方雲瑤上翹的嘴角邊生起來一絲無奈和氣惱。低頭,右手揪了揪自己左手的手指。「老睡沙發也不是個事,對身體不好。」方雲瑤背身沒看付誠,低聲說。

付誠頹然的點頭,說:「嗯,回頭我買個鋼絲床,白天收起來,晚上攤開睡。」

「這……這還聽不懂?」方雲瑤真想揍他一頓。

「第一次就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不對,第一次還敢賴在房間呢……現在更沒用。」兩個人有過去,有既定的未來,方雲瑤有時候想想,真不知道他在怕什麼。

「我有這麼可怕嗎?還是因為……老師?太尊敬,還是恐懼感還在?」方雲瑤無奈想著,越想越氣惱。

「我幫你把燈關了噢。」

付誠關了燈,然後是輕輕關門的聲音。

方雲瑤氣呼呼的躺倒床上,把旁邊閑置的枕頭抓過來,揪一把,拍一把。小聲抱怨:「付誠你個笨蛋,你你你,氣死我了。膽小如鼠。還叫老婆,你還是叫一輩子方老師吧……笨蛋,傻瓜……」

「你是在說我嗎?」旁邊有人說。

要不是付誠的聲音太熟悉,要不是旁邊還睡著念念,方雲瑤差點就大叫著跳起來。

片刻驚嚇過後,想想剛剛自己說那些話,他全聽見了……方雲瑤拿被子把自己整個人埋住了。

「你不是出去了嗎?怎麼……」人在被子底下說。

「我先關燈,然後從裡面關的門。一直在。我不睡沙發了。」付誠笑著說。

哭笑不得,然後有些惱羞成怒,方雲瑤氣鼓鼓說:「你出去,睡沙發去。」

「我不。」

「那你,唉,你……你不許上來。」

「枕頭給我一個。」

「不。」

「那就不用吧。」

「你下……唔。」

「呼……呼……呼……不行,付誠,你別鬧,別吵著念念……」

「這個應該我跟你說吧?你一會記得,別吵著念念哦,還有小心被別人聽見。」

「你……唔。」

「我想起那天了……」

「……,我,我也是。」

「方老師。」

「嗯,付誠,我老了嗎?」

「一點都沒有。」

「嗯,那就好。」

…………

許庭生的房門被推開。

小項凝躡手躡腳的走進來。

「你怎麼過來啦?」許庭生緊張的小聲問,因為方雲瑤和付誠在家裡,項凝又還小,許庭生其實挺怕他們撞見的。

人鑽進懷裡。

「付誠都在方老師房間里」,小項凝小聲說,「我起來上廁所聽見的。」

許庭生輕輕哇了一聲。

「我問你哦」,小項凝附在許庭生耳邊說,「為什麼付誠一直叫,方老師,方老師……然後方老師就小聲說,不許叫,付誠還叫……」

沒想到付誠這麼惡趣味,兩個人這麼有情調,許庭生笑得渾身顫。

「許老師……」

身邊的人小聲的叫了一聲,青澀里裹著點小嫵媚。許庭生一下就理解付誠了……

「許老師……」

「不許叫。」

「為什麼?」

「就是不許。壞東西別學。」

「哦。」

…………

第二天一大早,不到六點,許庭生想著要讓項凝偷偷溜回房間,先起床開了門觀察情況。

付誠就那麼好死不死的正好躡手躡腳的從客房出來……

四目相對。

「禽獸,還裝……」許庭生小聲說。

付誠一臉窘迫。

「怎麼了?」

小項凝髮絲凌亂,眼睛還沒睜開,迷迷糊糊的小臉出現在許庭生身後,手從背後環住腰,半張臉抵在他肩后。

付誠看著,看著,整個就是一個「豁然開朗」的表情,跟著誇張的無聲大笑。

「禽獸,還裝……」他說。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