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一種學習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的人。她所謂的那個家,那樣的父母和哥哥,除了血緣關係之外,並沒有給她太多溫暖和家的感覺。 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也許依然算不上一個完整的家,但是對於彤彤而言,身在其中的那份自由和踏實,還有安全感,...

第四百九十五章一種學習

許庭生這一天都在陪人看房子。

上午是彤彤。

對於許庭生態度強硬、不容商量的自作主張,她終究是覺著幸福和快樂更多一些,伴隨而來的,還有一些難免的失落。

許庭生開門說「愣著幹嘛,快進來看看你以後的家」的那一刻,伴隨腳步踏進門裡的那一步,彤彤差點就要像當初纏著許庭生帶她出場的時候那樣,厚著臉皮說:「許庭生,你把我金屋藏嬌了吧……」

可惜,有些事……甘心都不夠。

房子的首付款其實大部分是許庭生拿的,彤彤因為沒有作為一個救命恩人的覺悟,心裡總覺得有些慚愧。但是,她反過來一想,這就等於是許庭生給她買的房子……

他買的,她一個人住,心裡也能漸漸生出兩個人的暖。

三室一廳的房子,原房主留下了絕大部分傢具,看起來就是一個完整的家。

興奮和踏實的感覺沖淡了其他情緒,彤彤腳步輕快的在幾個房間之間來回的穿梭,忍不住已經開始隨手打掃。

從某種意義上說,她是一個長期沒有家的人。她所謂的那個家,那樣的父母和哥哥,除了血緣關係之外,並沒有給她太多溫暖和家的感覺。

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也許依然算不上一個完整的家,但是對於彤彤而言,身在其中的那份自由和踏實,還有安全感,仍是曾經的生活無法比擬的。

「窗帘我要換掉,這個太老氣了。」

「這邊要加一張紅色的小沙發。」

「鞋櫃要買個新的。」

「陽台要有一個鐵藝花架……其實擺在客廳也行。」

「……」

彤彤沒完沒了的說著她對自己的「家」的想法,滿臉都是燦爛的笑容。

許庭生站在一旁看了一會,笑著說:「知道就好,這樣,你沒錢再給別人花了吧?」

彤彤一邊抹著電視柜上的灰,一邊認真又有些著急的說:「沒了,沒了,我自己都要存錢了,我有好多東西要買呢。」

對於這個女孩來說,幸福和目標其實都那麼簡單……

當人腦海里有美好的幻想,有憧憬,總是比較容易幸福和充滿動力。

許庭生打消了之前再拿一筆錢給彤彤換傢具的想法。

「就讓她自己慢慢存,慢慢換吧,也許這個過程其實越長越好。一次是幾幅新窗帘,一次是一張新沙發,或許一個新鞋櫃,一個花架,一盆花……每一次的改變,都能帶來一次幸福和滿足。這樣多好……」

沒再停留太久。

「過兩天等手續全部辦好,你找人把鎖換了,搬過來,一邊住著,一邊慢慢存錢,慢慢改造……」許庭生說,「鑰匙和協議給你,程序上有不懂的隨時問我。」

他把房門鑰匙喝協議放在桌上,說:「我還要招呼并州過來那些老闆,先走了。」

「嗯」,彤彤說,「首付的錢,我慢慢存起來還你。」

許庭生回頭,笑起來說:「那我可還不了你一條命。」

「不要,別說」,彤彤突然激烈又緊張的搖頭,「不要提,在哪都不要提,萬一被人聽見。記住了嗎?」

關於這一點,當初許庭生叮囑過一次,彤彤就牢牢記在了心裡,時時提醒自己,她比許庭生更在意,只因為這件事牽涉的那些東西,會傷害許庭生。

她問記住了嗎?許庭生只好點頭。

「我死都不會說,你也不許再說。」

上一次說「死都不會說」的時候,彤彤壯著膽子在吳昆面前,指著許庭生說,我死都不會說的,因為我喜歡他,我喜歡許庭生。

這一次,就說到這裡。剩下的話,藏在了心裡:「我不要你的命。我的命,都可以給你。」

…………

下午,許庭生陪并州過來的一群人去了至誠,讓工作人員給介紹了一下凝園二期的別墅,展示了初步的效果圖和構想。

但是,一口氣二十套的預訂,而且是願意先付預付款的提議,許庭生婉言謝絕了。「自己人,口頭上說好了就好,哪用得著那些東西?!到時一定給你們留著。」他說。

再見何二十七。

正如先前的許庭生、黃亞明、譚耀一樣,只要是昨晚在場,看過那一幕的人,大多心裡對這個讓人意外,有些另類的煤老闆抱著好感,願意親近。

堂堂億萬富豪,青年才俊,昨晚酒後冒失的表白,被拒絕了一回。

但是這並沒有讓他丟臉,相反的,人們因為他當時表現出來的那點兒「傻」和「莽撞」,還有被拒絕之後的謙謙風度,幾乎都產生了一種感覺,覺得這個人真誠,簡單,真實可親……

若不經老金指點,許庭生等人的感覺其實也是一樣。

這個人貌似不經意的,僅僅通過一個簡單的舉動,幾個神情,幾句話,就輕鬆引導了眾人的心理判斷,緩解了陌生感,消除了防備心理。

譬如:

他在正式開口表白前先灌了自己一杯,說:「這杯我先幹了,諄啊!閉飧鼉俁,這句話,讓人感覺他就像是一個簡單的,普通的,面對自己喜歡的女人會緊張的男人。

他為維護彤彤,冷聲得罪同伴的那句「閉嘴」,顯得「莽撞」,沒有城府,卻有拳拳之心。

最後,他嘆了一口氣,鬱悶說:「那酒可以喝吧?」傷心角色總是比較容易贏得好感,那份風度,與人們對煤老闆跋扈囂張的固有印象之間產生的反差,也更讓人感覺可親可近。

就是這些小細節,讓他輕鬆的在短時間內建立了一個良好的個人形象,贏得了大部分人的好感和不自覺的信任。

而在當時,當場,誰都沒有覺察,沒有去思考,思維被他一路帶著走。

「這個人,其實何等可怕?1

趁著一個空當,黃亞明對許庭生說:「你知道嗎?我昨晚其實心裡還想過,有時間找彤彤聊聊,幫他們撮合一下……鬼知道我為什麼會那樣想,那樣願意多管閑事?!總結一下就是,高手1

話雖這麼說,但是對比許庭生除了必要的禮貌和熱情之外,不過分親近的表現,黃亞明恰如其分的表現出了對何二十七的那份好感和親近之意。

一個下午,兩個人已經混得很熟,各自演得很歡。

「既然他們都覺得我傻,好對付,吃定我了,我又怎麼好讓他們失望?」黃亞明說,「正好趁此機會學習學習怎麼見鬼做鬼。」

許庭生看看黃亞明,也許老金說的確實是對的,黃亞明是一個有很大機會成狼成虎的人,因為他的野心,也因為面對這些略帶「黑暗面」的東西,他遠比許庭生要積極和有興趣。

許庭生說:「你別走太偏了。」

黃亞明說:「男兒不苟活。青史留名就算了,沒戲,也太苦。其實哪怕遺臭萬年,也好過人世間白走一遭,最後落一個籍籍無名。」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