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九十四章 眾生相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8-04 12:38  |  字數:4256字

第四百九十四章眾生相

「我三十幾歲活成另一個樣子,你見到的這樣」,老金說,「而你如今還不知為什麼活,要怎麼活,所以,我說你還未見自己。你還活在別人的眼光,別人的意願里……不過,還有時間,不急。」

關於許庭生的話題就此打住。

「說你們倆」,老金轉頭對黃亞明說,「今晚坐在下面那一會,其實我在想,到底是冷眼看你們被生吞活剝,還是做些什麼……」

老金這一問,結果不必說,若是前者,他現在肯定不會坐在這裡,說這些話。

「你當今晚真的是一場酒局而已,看看酒吧好不好,值不值得投資?你當能在并州這種地方立住根基的一群人,真的只是莽漢?我告訴你,我們其實根本不需要來岩州,就肯定會投資你,因為我們真正看重的,是你的基礎,其中大半,是許庭生。

我們想借你的基礎鋪路而已,因為這些,是我們沒有的。

我們來,最主要是看你好不好對付……今晚過後,十二個人里至少十個,已經心有定論,吃定了你。路鋪好了,我們就會吃掉你。我們已經吃掉過無數個來并州投資礦業的人了,每一個,我們都曾待若兄弟,全力相幫……」

話是對黃亞明說的。

「你今晚跟十二他們談到多少家,多少錢?」

「二十家,三個億。」

「你覺得我們這些人的錢真的那麼好拿?」

「我知道不輕鬆。」

「那你著什麼急?」

「我……想賭一把,成功了,我就能少走很多年。」

「你很缺時間嗎?你二十齣頭就已經走到這一步,有許庭生給你當根基,前途一片坦蕩,機會無數,你為什麼要賭?……書上看的?歪道理聽的?」

黃亞明支吾不說話,因為他真的說不出理由。這樣的心理從哪來?彷彿是一種社會導向性的理論,被悄無聲息的灌輸給了很多人,人生難得幾回搏,人生就是一場又一場賭局,聽來多慷慨激昂……

「你懂管理嗎?二十家連鎖?」

「我……」

「你有足夠多可信的人嗎?」

「我……」

「財力、實力、手腕,你哪一樣架得住我們這些人?」

「我……」

「你還在積累經驗的階段,如果人生毫無基礎,我不介意你賭一把。但是現在,你有基礎,就不應該賭在一把上,現在你做任何事,穩紮穩打,保證能抽身,能翻身,才是前提。我欣賞你超過許庭生的一點,是你比他更有野心,但是,你要知天高地厚。」

黃亞明閉目沉思了一會,有憂慮,有不甘。

「你知道并州三十抱團,唯一的規矩是什麼嗎?」老金突然問。

然後自己答:「內鬥不要讓外人知道。」

這是一群人生存在灰色地帶的人,在場三人都清楚,但是如此赤.裸.裸的一條規則,唯一的規則,還是讓人有些心驚。

「你們怎麼看二十七?」老金緩和了一些問。

「感覺氣質跟你們不太一樣,有點溫文爾雅。」譚耀說。

「看他對彤彤的表現,人還挺真誠的,然後也挺有氣度。」許庭生補充了一句。

老金左右看看,「那你們的腦子有沒有突然反過來想一下,如果他真是你們感覺的這樣一個人,他憑什麼在并州站穩腳跟,年紀輕輕爬到這一步?」

三個人互相看了看,之前的過程,腦海中做判斷,都是自然而然的,甚至連同許庭生在內,都在一群人中,對這個二十七抱著僅次於老金的好感,感覺可以親近。

腦子……未經提醒,確實不曾反向思考過這個問題。

「我們私底下叫他,鬼。他是乾爹床上出身……」

第一句話,就叫人一陣惡寒。

「後來,他乾爹難得下一次礦洞,礦洞塌了。他娶了干姐,照顧乾娘……三年後,這兩個女人都突然辦了移民,然後,誰也沒見著,就再沒有消息……」

「他對女人是變態的,有女人死在他床上,埋進了礦洞。」

「他對其他人,也是變態的……只是知道的人不多而已。」

「他為什麼看中那個彤彤?或許真有幾分喜歡,那種喜歡……但是更主要的,也許他從你們的眼神里就已經判斷出來,控制了這個女人,不管以後是親近還是威脅許庭生,都有用。他的判斷是對的?」

許庭生點頭。彤彤對他而言,某種意義上有救命之恩。

「好處夠大,決心就夠大,所以,被拒絕之後,他可以放低姿態,慢慢來。」

三個人的酒意都化作冷汗。

「剛剛我還有點替彤彤惋惜,覺得她和庭生反正不可能,能遇到這樣一個男人,應該也算幸運,錯過了可惜……」譚耀諾諾的嘀咕著。

「一家,盛海那家,你跟他們做。」老金對黃亞明說。

黃亞明用力的搖頭:「還合作啊?一群鬼啊?不玩,不玩。」

「不跟鬼玩,怎麼長經驗?代價在可控範圍內的話,你就當是歷練。接下來,我不會再給你任何提醒,不會幫你……你自己學。」老金說。

黃亞明猶豫了一會,點點頭。

「庭生,送我去酒店吧。」老金起身說。

許庭生跟著站起來。

領先一步走到門口的老金突然回頭,說:「對了,你們怎麼看我?」

這你讓在場三個人怎麼說?他是老金,可也是金二十四,剛剛整個談話過程,他都毫不諱言的稱,「我們」……鬼之一。

「人分十面。我一面怒目金剛,揚眉也是菩薩,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