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九十二章 彤彤的機會和選擇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煤老闆們攥著錢四處買房,似乎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聽老金一介紹,他們已經盯上許庭生手裡尚未開盤的凝園二期別墅了。 趁著上飛機之前,許庭生給黃亞明打了個電話。 「錢,好多錢飛來了……...

第四百九十二章彤彤的機會和選擇

第二天,兩則新聞消息。.la

其一,h省c市hk油脂公司老總彭五向公安機關自首。

其二,互誠宣布即日起全面恢復在c市的業務。

任何一則報道都沒有直接去闡釋兩件事之間的聯繫。

但是,把兩則新聞連在一起,人們很快就咂摸出了其中味道。同一個地點,c市。hk是之前地溝油事件的涉案企業之一,c市是前幾日互誠員工屢屢被襲擊,以致業務癱瘓的地方。

所以,事情其實再明顯不過。

互誠因為揭露地溝油件事在c市遭到報復,霸道女總裁誓言追究到底……現在,這麼快的,結果就出來了。一場風波,就此平息,互誠的雷霆手段,來自c市的江湖傳聞,震懾了無數人。

在陸芷欣先前所發的那條微博下。

「陸總威武。」

「正義必勝。」

「……」

各種帶著喜悅和肯定的讚揚,足足刷屏數百頁。

互誠的能量,互誠的擔當,互誠的良心,甚至還有陸芷欣的名人效應,個人形象……讓互誠這個品牌的形象和價值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提升。

「咱們這算正義嗎?」去機場的路上,陸芷欣笑著問。

「當然,頂著揭露地溝油這個名聲,民眾都會站在你這邊。」老金說。

「謝謝。」這是陸芷欣第二次跟老金說謝謝了。

老金剛想開口。

「放心吧」,陸芷欣直接接過去說,「我會抓住這個機會儘快讓互誠上市,你手裡的股份,價值至少翻兩番……當然,我不建議你套現,因為未來,它會更值錢。」

「我相信……」老金拍了拍身邊小金山的腦袋,說,「不賣,未來我兒子還要進董事局呢。」

小金山看看陸芷欣,「你的股份賣不賣?」

陸芷欣笑著搖頭。

「那要不你嫁給我唄?」

「為什麼?」

「因為我想當董事局主席埃」

滿車歡笑。

…………

許庭生比陸芷欣晚走一天,他先陪著老金回了趟家,第二天再飛西湖市。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結果第二天,在小金山被留在家裡的情況下,老金還是相當於帶過去了一個小型團。

光是并州三十,就來了十二個。雜七雜八加起來二十多人。

他們此行的目的,主要為玩。

其次兩點,一為考察明耀酒吧的連鎖計劃,二為買房。煤老闆們攥著錢四處買房,似乎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聽老金一介紹,他們已經盯上許庭生手裡尚未開盤的凝園二期別墅了。

趁著上飛機之前,許庭生給黃亞明打了個電話。

「錢,好多錢飛來了……」許庭生說,「酒吧那邊好好準備一下。還有,多找點能喝的人,今晚這一仗,估計得昏天黑地。」

飛機飛抵西湖市,互誠和明耀過來的車早已經在機場外等候。

黃亞明和譚耀都親自到機場迎接。

沒有出乎許庭生的意料,煤老闆們到酒店洗了個澡,就精神奕奕的殺奔明耀酒吧。

女人不缺,吳昆那邊幾百號任挑,酒不缺,明耀的檔次定位本就不低,見著財神爺,黃亞明也很捨得。

關鍵喝酒的人不好找,南方人和北方人在整體上本就存在酒量上的差距,更何況,今晚要面對的是一群「久經沙潮的煤老闆。

對方二十多人,黃亞明也不好拉出五六十人來玩人海戰術。

差不多三十人在包廂內靜候。

許庭生在人群里看到了彤彤。

「我知道這種場合,你不願意多喝。但是,今晚估計免不了的,男的替你擋酒不好說話,我想來想去,只好找彤彤。」黃亞明在他身邊解釋說。

許庭生點頭,走到彤彤身邊,微笑說:「工作有人替了?」

彤彤燦爛的笑著,點點頭。「我弟原來過來這邊當保安的,後來,黃總給他機會,讓他跟著我學酒水管理,今天客人不多,他沒問題的。」

「辛苦你了,對了,你現在都不太喝了,還行嗎?」許庭生低聲問。

「我,我行的」,彤彤著急說完一句,低頭道,「而且,不會辛苦,從來都是我替你的呀,從第一次見面就是……別的我為你做不了,就這件事,我希望……一直是我。你別讓別人幫你好不好?別讓別人搶走我的快樂。」

許庭生笑了笑,說:「果然是當主管的人了,這麼會說話……那你一會兒量力而行。」

有些東西,許庭生心裡明白,但他只能裝作不明白。

「嗯。」彤彤點頭,開心的坐在許庭生身邊。

這一晚沒談生意。

用并州三十劉十二的話來說,明耀酒吧他看到第一眼就很滿意,沒什麼好研究的,剩下,到底要不要投資合作,主要看人品。人品從哪裡看?從酒桌上看。

這是這各年代從政府部門,到生意場,到普通百姓,都通行的一個認識。

酒桌上見真章,看感情。

除去陸芷欣之外,許庭生生平第一次見識了什麼叫做酒量,而且不是一個兩個,是一群。煤老闆們每天就是喝?都不用干別的嗎?

哪怕吳昆那邊調來陪酒的女孩們,都已經再明顯不過的幫著明耀酒吧這邊了,人數也佔優勢,明耀這邊還是只能艱難抵擋。

人躺了一個又一個。

黃亞明和譚耀也只能一次次告饒:「我們倆還得顧著場面,晚點再弄……只是晚點倒,一定倒,肯定不跑。」

許庭生也喝了不少,但是更多的,還是彤彤替了。一名美女,還是酒吧主管之一,彤彤要替酒,煤老闆們大多也都給面子。

很明顯的,彤彤的酒量真的不如當初了,但是那份爽利勁依然很足,一身幹練的職業裝下,豪爽乾脆的風格,大氣、機智的談吐,贏得兩邊都是一陣又一陣的掌聲和喝彩。

她好像真的把歡場里來的江湖女兒的氣息和身為明耀主管的那份氣質完美的結合在一起了。

她是當初在星輝對陸芷欣說「臭娘們,男人做事少插嘴」的彤彤。

也是明耀越來越幹練可靠的主管彤彤。

偶爾坐下來,靠在許庭生身邊,她會趁著酒意靠在他肩上,放開膽子直直的望著他的側臉,開心的笑。吳昆告訴過彤彤,要知足……可是有些念頭,不是想壓就壓得祝

「我知道我不幹凈,不應該妄想……那就這樣就好。」彤彤想著。

殘局到來,煤老闆那邊終於也有幾個將將欲倒,不管怎麼說,場面算是盡興,皆大歡喜,明耀這邊的地主之誼,盡到了。

三十齣頭的何二十七走過來,手上端著酒。

許庭生拉住已經很有些醉意的彤彤,自己端著酒杯起身迎候。

何二十七笑著搖了搖頭,「我跟許總剛剛喝過了,這一杯,不知道方不方便專門敬彤彤小姐?」

許庭生愣了愣。

「算了,我就直接點吧,不知道,彤彤小姐是不是許總的女人?」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搖頭。

「那就好,那我就厚著臉皮說了啊,彤彤小姐,我,今晚被你迷倒了。這杯我先幹了,諄啊保何二十七把杯中酒喝完,然後直接說,「不知道彤彤小姐能不能考慮一下,跟我走?」

所有目光都被這大膽的表白吸引過來。

起鬨聲,喝彩聲,此起彼伏……

「小何對他喜歡的女人可是出了名的捨得,跟他兩年,哪怕沒結果,千把萬肯定是有的」,并州那邊有人趁著醉意幫腔說,「這比你在這邊干兩輩子都多吧?」

「是啊,到時候什麼日子過不上?」另一人說。

此時從吳昆那邊調過來陪酒,還沒徹底醉倒的那些女孩們,看向彤彤的眼神都滿是羨慕和嫉妒。她們多麼希望此時被看中的人是自己。

對於歡場里打滾的女孩來說,這其實就是最好的出路了,是很多人的期盼。

彤彤起身,站在許庭生身邊,一時間沒說話。

并州那邊的一個人開口說:「我說,你還是別裝了,還想個屁,我剛剛聽妮妮說,你以前也是跟她們一起的吧,那你有什麼好……」

「閉嘴。」

何二十七冷聲喝止。

「彤彤小姐,我真的是認真的。怎麼說呢,你就像是我想象中,想要的那種女人,整個感覺和味道都很對。因為難得遇見,所以,我是太直接了點,不過我這人其實也不算混賬,你可以了解一下再做決定。」

他誠懇的說,把姿態放得很低,沒有一點盛氣凌人。

「我……」

彤彤抬頭看許庭生。

許庭生把視線移開。

這是彤彤自己的人生選擇,許庭生是改變了一部分她的人生命運,讓她走出歡場,走到了今天,但是,他沒辦法給她更多……比如一個真的那麼喜唬還有其他……

彤彤不是未經世事的小女孩,她經歷過許多,這件事對於她來說,也許真的不能算是壞事,一切,都應該由她自己來做選擇。

何二十七的目光很誠摯,深情說不上,畢竟只是初見,但是可以看得出來,他沒說謊,他很喜歡彤彤。

其實當他願意在這種場面下站出來,以這樣一種姿態,說這些話,本身就已經足夠說明很多問題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彤彤身上。

「我……我拒絕的話,你會不會生氣,會不會影響合作?」彤彤小心的問。

「……,不會,只是會傷心。」何二十七苦笑說。

「那,我……我想說對不起,我真的很喜歡現在的生活,這裡有我喜歡的……喜歡的很多東西。我離不開。所以,對不起。」

何二十七嘆了口氣,鬱悶了一下,重新把酒倒上。

「那酒可以喝吧?」

「嗯。」

關於昨天章末說的那些的話,你們自己怎麼理解都可以,得出什麼結論也沒問題,但請別在書評區代表我。謝謝。今天上午,有位盜版的朋友跑來代表我……我刪了,抱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