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九十章 金二十四和他的兒子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8-02 00:22  |  字數:3617字

第四百九十章金二十四和他的兒子

許庭生進房間找了一圈,沒找著老金。8書網

把小金山從床上拎起來,「你爸呢?」

「我去,起晚了……走,上樓頂。」

賓館樓頂。

小金山坐在圍欄邊,把腿伸到圍欄外盪著,嘴裡喝著熱牛奶。恐高的許庭生小心翼翼的往前挪一點,目光盡量投向遠處。

陸芷欣問:「看什麼?」

「看金二十四算無遺策,心狠手辣。」小金山頭也不回,帶著笑意說。

「金二十四?」許庭生問。

「就是老金。我爸。」小金山說。

「怎麼是二十四?」

「并州三十,按年齡排的……他排二十四,算年輕的。這幾年冒起來的新人不多。江爺說了,那些年輕人再不把握機會,等我長大了,就沒他們什麼事了……」

這話從一個喝著牛奶的小屁孩嘴裡說出來,卻意外的沒人覺得突兀。

陰天,霧氣蒙蒙,遠處的車隊在一片迷濛中反倒更顯得壯觀,有偌盤龍。只是太平靜,一片肅穆不是平靜,偶有三兩人上車下車,洗臉刷牙,看起來才更平常,也就更平靜。

車隊從四處匯聚而來,從腳下的街道經過……氣勢洶洶向城外撲去。

地頭蛇反撲了。

跟看電影似的,許庭生一個恍惚,少年心性起來,有點熱血沖頭的感覺,有點期待……

陸芷欣嘀咕了一聲:「人好像很多,老金行嗎?」

小金山回頭看她一眼,說:「多嗎?一會別嚇著。」

「你爸在準備一鍋端?」許庭生問。

「嗯」,小金山說,「許叔,你知道金二十四為什麼敢這麼做嗎?」

許庭生搖頭。

「就因為對方是地頭蛇,因為這個,很多事情到他們這裡就不一樣了。比如昨晚,咱們進來三百多人,砸了十幾個場子,打了hk一百七十多人……這要是一般人,一夜之間,一百七十多人被打,一百多個電話報警,那就是群體性傷害事件了,沒準武警部隊都會過來。我爸只能夾著尾巴跑。

可是,地頭蛇就不會。strong網8書網/strong這不是面子的問題,是他們的習慣,遇事了報上去,能解決的自己解決,事大了的,由自家老大去跟上面的人溝通。hk跟本地官方、警方,肯定是有關係的……一百七十多人報上來,那個hk老大肯定會跟c市官方有溝通。

然後,你猜,那些人心理會怎麼想?」

小金山自問自答。

「那些人會長出一口氣,會在心裡想,還好,是江湖事。是江湖人之間的事就好啊,比起社會性事件,他們其實很樂意看到情況是這樣。前者,弄不好是要掉烏紗的。後者呢?江湖事江湖了,只要不過了就好。」

許庭生還是沒接上話,陸芷欣問了,憂心忡忡說:「那他們會不會出動警察?」

「一」,小金山舉起一個指頭,「真玩到這個層面上,并州三十,還怕它一個地級市?」

第二個指頭:「二,如果你是c市跟hk有關的官方力量,現在會怎麼樣?你會先看看再說。又不是當小弟的,看不懂的事情,那麼衝動幹嘛?如果發現完全沒機會,他們就不會動,這些人,滑著呢。」

「三」,第三根手指,「hk方面現在也不會要求官方出面。身為地頭蛇的優勢,長期強勢的慣性,總是能讓人比較自信……你看,他們這不就去了嗎?所以,你現在知道,咱們為什麼昨晚只進來三百人了嗎?」

「那,那事後呢?我們真給一鍋端了之後,會怎麼樣?」陸芷欣最擔心就是官方參與,哪怕是事後。

「端都已經端了,都完蛋了,誰還保他?還折騰什麼?到這一步,官方層面的人,肯定是於己無關最好了。然後,我爸的名頭應該也差不多被查出來了,畢竟是一樁江湖事,也沒怎麼破壞社會治安,百姓生活,所以最後,他們只會想……快走吧,快走,別再折騰就好。」

小金山笑了笑,繼續說:

「所以,摁地頭蛇,最重要一點就是快准狠,在它沒醒過神來之前,逼它用最實打實的力量一鼓作氣跟你碰,碰散它。

為什麼人們總說強龍難壓地頭蛇?因為地頭蛇總是在當地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網,這張網一旦動起來,就會很麻煩,就能困龍……磨,也一點點給你磨死。

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它在第一步選擇的時候不自覺的放棄這張網,上來硬碰。等到它自己先被碰散了,沒了扯網的繩,網,自然也就不會動了。」

小金山說完喝了口牛奶,搖搖頭。

「跟外行說話真累。」

許庭生有些鬱悶的看他一眼:「這些都是你爸分析給你聽的?」

「一半,一半。以前,全是他說。現在,他說一半,問一半,我猜一半,答一半。許叔,我是不是註定的江湖人?江爺爺說我是天才的混蛋。」小金山說。

「滾,天才作業做完了嗎?!」

許庭生笑罵一句,想起來年過後,小金山八歲了,可是,他媽的……不是應該說他才八歲嗎?腦海里莫名想起老金說的,「我兒子,以後就是這一片黑色黃金地上的土皇帝。」

小金山的人生,註定是別樣的,精彩的,站在潮頭的,至於其中滋味,享受與否,也許只有當他自己在某個節點回頭,才明白。

…………

清晨五點四十,城市依然平靜,人依然不多。

c市城外,國道邊,數十輛由城內衝出的各種車輛氣勢洶洶衝進一百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