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九十章 金二十四和他的兒子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山自問自答。 「那些人會長出一口氣,會在心裡想,還好,是江湖事。是江湖人之間的事就好啊,比起社會性事件,他們其實很樂意看到情況是這樣。前者,弄不好是要掉烏紗的。後者呢?江湖事江湖了,只要不過了...

第四百九十章金二十四和他的兒子

許庭生進房間找了一圈,沒找著老金。MianHuaTang.la網

把小金山從床上拎起來,「你爸呢?」

「我去,起晚了……走,上樓頂。」

賓館樓頂。

小金山坐在圍欄邊,把腿伸到圍欄外盪著,嘴裡喝著熱牛奶。恐高的許庭生小心翼翼的往前挪一點,目光盡量投向遠處。

陸芷欣問:「看什麼?」

「看金二十四算無遺策,心狠手辣。」小金山頭也不回,帶著笑意說。

「金二十四?」許庭生問。

「就是老金。我爸。」小金山說。

「怎麼是二十四?」

「并州三十,按年齡排的……他排二十四,算年輕的。這幾年冒起來的新人不多。江爺說了,那些年輕人再不把握機會,等我長大了,就沒他們什麼事了……」

這話從一個喝著牛奶的小屁孩嘴裡說出來,卻意外的沒人覺得突兀。

陰天,霧氣蒙蒙,遠處的車隊在一片迷濛中反倒更顯得壯觀,有偌盤龍。只是太平靜,一片肅穆不是平靜,偶有三兩人上車下車,洗臉刷牙,看起來才更平常,也就更平靜。

車隊從四處匯聚而來,從腳下的街道經過……氣勢洶洶向城外撲去。

地頭蛇反撲了。

跟看電影似的,許庭生一個恍惚,少年心性起來,有點熱血沖頭的感覺,有點期待……

陸芷欣嘀咕了一聲:「人好像很多,老金行嗎?」

小金山回頭看她一眼,說:「多嗎?一會別嚇著。」

「你爸在準備一鍋端?」許庭生問。

「嗯」,小金山說,「許叔,你知道金二十四為什麼敢這麼做嗎?」

許庭生搖頭。

「就因為對方是地頭蛇,因為這個,很多事情到他們這裡就不一樣了。比如昨晚,咱們進來三百多人,砸了十幾個場子,打了hk一百七十多人……這要是一般人,一夜之間,一百七十多人被打,一百多個電話報警,那就是群體性傷害事件了,沒準武警部隊都會過來。我爸只能夾著尾巴跑。

可是,地頭蛇就不會。strong.la/strong這不是面子的問題,是他們的習慣,遇事了報上去,能解決的自己解決,事大了的,由自家老大去跟上面的人溝通。hk跟本地官方、警方,肯定是有關係的……一百七十多人報上來,那個hk老大肯定會跟c市官方有溝通。

然後,你猜,那些人心理會怎麼想?」

小金山自問自答。

「那些人會長出一口氣,會在心裡想,還好,是江湖事。是江湖人之間的事就好啊,比起社會性事件,他們其實很樂意看到情況是這樣。前者,弄不好是要掉烏紗的。後者呢?江湖事江湖了,只要不過了就好。」

許庭生還是沒接上話,陸芷欣問了,憂心忡忡說:「那他們會不會出動警察?」

「一」,小金山舉起一個指頭,「真玩到這個層面上,并州三十,還怕它一個地級市?」

第二個指頭:「二,如果你是c市跟hk有關的官方力量,現在會怎麼樣?你會先看看再說。又不是當小弟的,看不懂的事情,那麼衝動幹嘛?如果發現完全沒機會,他們就不會動,這些人,滑著呢。」

「三」,第三根手指,「hk方面現在也不會要求官方出面。身為地頭蛇的優勢,長期強勢的慣性,總是能讓人比較自信……你看,他們這不就去了嗎?所以,你現在知道,咱們為什麼昨晚只進來三百人了嗎?」

「那,那事後呢?我們真給一鍋端了之後,會怎麼樣?」陸芷欣最擔心就是官方參與,哪怕是事後。

「端都已經端了,都完蛋了,誰還保他?還折騰什麼?到這一步,官方層面的人,肯定是於己無關最好了。然後,我爸的名頭應該也差不多被查出來了,畢竟是一樁江湖事,也沒怎麼破壞社會治安,百姓生活,所以最後,他們只會想……快走吧,快走,別再折騰就好。」

小金山笑了笑,繼續說:

「所以,摁地頭蛇,最重要一點就是快准狠,在它沒醒過神來之前,逼它用最實打實的力量一鼓作氣跟你碰,碰散它。

為什麼人們總說強龍難壓地頭蛇?因為地頭蛇總是在當地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網,這張網一旦動起來,就會很麻煩,就能困龍……磨,也一點點給你磨死。

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它在第一步選擇的時候不自覺的放棄這張網,上來硬碰。等到它自己先被碰散了,沒了扯網的繩,網,自然也就不會動了。」

小金山說完喝了口牛奶,搖搖頭。

「跟外行說話真累。」

許庭生有些鬱悶的看他一眼:「這些都是你爸分析給你聽的?」

「一半,一半。以前,全是他說。現在,他說一半,問一半,我猜一半,答一半。許叔,我是不是註定的江湖人?江爺爺說我是天才的混蛋。」小金山說。

「滾,天才作業做完了嗎?1

許庭生笑罵一句,想起來年過後,小金山八歲了,可是,他媽的……不是應該說他才八歲嗎?腦海里莫名想起老金說的,「我兒子,以後就是這一片黑色黃金地上的土皇帝。」

小金山的人生,註定是別樣的,精彩的,站在潮頭的,至於其中滋味,享受與否,也許只有當他自己在某個節點回頭,才明白。

…………

清晨五點四十,城市依然平靜,人依然不多。

c市城外,國道邊,數十輛由城內衝出的各種車輛氣勢洶洶衝進一百多部重卡彙集的長龍。在c市,他們橫慣了,這次這麼大陣仗的出擊……很多人都自信滿滿,熱血沸騰。

「彭總說了,不死人就好。上了,媽的連我們hk都敢動……」

人群衝上去。

車隊那邊,正在刷牙洗臉的幾個開始跑。

這一跑,hk的人全部自信心爆棚,腳下生風,生怕自己比別人慢了……

所有人都衝進了重卡長龍。

然後,下一秒,長龍彷彿突然之間醒來,抖了抖身體,鱗片炸開……

從遠處看,原本平常、沉寂的車隊,突然懂了,那些擋著篷布的車廂門被推開,然後,人像洪水一樣奔湧出來,頃刻間淹沒整條國道……淹沒了剛剛一頭衝進來的hk600人……

小金山看得嘴角上翹。

許庭生看得熱血沸騰。

陸芷欣看得目瞪口呆。

老金的女人,一臉崇拜……

…………

半山別墅,彭五和幾個人正在吃早餐。

回憶著當年的激斗歲月,感慨著如今不能親自衝鋒陷陣,一群人說說笑笑。

人直接撞門衝進餐廳……

「怎麼樣了?」彭五拿餐廳擦著嘴角,沉穩的問道。

「被,被埋伏了。全部,全部……躺了。好多人,好多人……」

彭五一下站起來,椅子翻倒,「乓……」

「最少兩千五百人以上。」

彭五一口氣堵上心口,頹然的坐下,但是,椅子已經倒了,所以……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本能的一扯,桌布被拉了下來,跟著,餐桌上的碗盤,豆漿,剩下的食物、水果,里啪啦全砸在了他身上。

在場剩下幾個人茫然的看著,連攙扶都忘記了。因為已經有很久,他們沒有看到過彭五這麼狼狽了。

…………

一群人忐忑不安的坐著,聽彭五四處打電話求援。

一個,

兩個,

三個,

……

手機被摔在了地上。

沒人動……這個邏輯很簡單,如果現在是纏鬥局面,哪怕hk稍落下風,這些多年交好,存在利益關係的力量,都會站在hk一邊,跟著動起來,而這,才是hk真正的全部力量。

但是眼下的局面,蒙頭這一擊,已經在最短的時間內營造出了hk瞬間被擊垮,惹上了完全惹不起的對手的印象……所以,沒人會跟著動。

正如老金所說,地頭蛇真正難纏的,其實不是本身實打實的實力,而是它在當地錯綜複雜的關係網和根基。

可惜,hk這條地頭蛇,根本沒機會發動它真正的全部力量……因為它把自己先折了進去,扯網的繩,沒了。

「金二十四……」彭五說。

從江湖論,這幾年金二十四的名聲很大,雖然不是什麼好名聲。二十四是排行,論分量,據說這個人已經并州三十到前五位,他還不到四十。

「不是,我就不明白了,那是他的話,有什麼事,說句話,咱們多少會給面子的吧?哪裡得罪了?有必要上來就這樣死磕嗎?」

「其實他要不是這樣搞的話,在c市,哪怕是金二十四,我也能陪他玩一玩,輸,也輸不大」,彭五頹然道,「可惜,他根本就不想談……」

「為什麼?」

「記得我決定搞那個互誠的時候說的話嗎?我說,他們一定會怕,因為我們最可怕,是可以讓其他地方有樣學樣,他們根本應付不過來……

金二十四的目的,就是要讓其他地方的人看到我的下場就怕,就不敢動。他要拿我掛旗杆上,鎮人。」

本想在這一部分寫出一點少年時代的江湖情懷,很多男孩子當年都有過吧?但是,寫了后,感覺在這本書里,還是不太合適……請體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