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八十八章 你不是江湖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通吃,上次地溝油最大案值就是這家,不過現在又照樣經營。老闆姓彭,手底下包括黃賭毒,什麼行業都有涉及,人員也比較混雜。」 「那就今晚開始吧。照著名單和照片,能抓著多少是多少。」老金說。 ...

第四百八十八章你不是江湖人

老金問許庭生要不要去見識一下,許庭生想去,付誠一家已經回岩州了,住家裡,他也有空去。

想去的原因大概兩點。

其一,想看看「江湖」到底是什麼樣子。哪怕前世三十年,今生又數載,少年時代看遍影視小說,那種對江湖的好奇、嚮往,甚至隱約崇拜,還是在的。

順便,他也想真正看一次老金的另一面,那個屬於江湖的老金。

吳昆是一種江湖,老金是另一種。

對比老金那個層次,吳昆在賭上許庭生這條船之前,歸根到底還是不入流的。或許應該說,他更像是古惑仔電影里的那種狀態,有個地盤,有個狠名聲,有幾個打擦邊球的娛樂場所日進斗金。

在那種狀態下,假設某一天,一位市常委級別的突然要拿他下手,一次嚴打行動,他就可能完全垮掉,最後連自己都保不祝

而老金那一群人,或許已經接近跛豪、雷洛的層次。

他們似乎有個抱團的稱呼,印象中或叫做「并州三十雄」,是老金自己有一次醉酒之後吹的。當然這應該是客氣的說法,私下裡叫他們三十惡狼,三十惡犬的,實際肯定更多些。

這些人手上掌握著地方經濟命脈,上通下達,勢力旁支交錯,或許就是某位省常委要下殺手,都得先掂量掂量,精心謀划。

猛龍過江啊,電影里看過,小說里看過……

有的單槍匹馬很能打,有的心機手段百出。

但是,何曾有過想象,如此乾脆的,直接的,百部重卡入城掃蕩地頭蛇的磅和豪邁?!

不過,這其實也涉及許庭生想去的第二個原因。

互誠如今是眾人矚目的明星企業,形象問題還是不得不顧及的,哪怕老金老道,陸芷欣也在,許庭生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他在電話里提了一下。

「當然,面子還是要做的」,老金說,「那個市,我們的車隊真的三不五時就路過一趟,哪怕這次規模大一點,其實都正常,跑江湖的人,跟當地江湖人有點衝突,也很正常。我有分寸,不會鬧到官方看不下去。」

許庭生墨跡這一會,電話那邊傳來一個童聲:

「許叔,來吧,帶你去砍人……我之前就發現了,你什麼都厲害,就是缺點狠,缺點膽子。這人在江湖漂,你不狠,就是蠢……」

七歲的小金山……一套一套的……許庭生鬱悶了。

「你給我滾回去寫作業。」許庭生直接打斷說。

「哦」,小金山無奈說,「哎喲,真是怕了你了。」

電話回到老金手裡,許庭生「老師」狀態上身,「我說,老金,你怎麼回事?小金山泡妞扔錢,狡猾一點什麼的,你放任,我也不管……你怎麼,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你也跟他說,給他灌輸這種思想?他才七歲。」

老金在電話那邊苦笑,「你不懂。」

「什麼?」

「你不是江湖人。」

「什麼?」

「我以前沒文化,就喜歡聽說書。有一次聽到,曹操說,生子當如孫仲謀!若劉景升兒子,豚犬耳!為什麼?身在不同處境,考慮的東西就不一樣,所以曹操會欣賞一個能跟他纏鬥的年輕人。

像我這樣的,你給我一個科學家兒子,沒用,有一天等我沒了,他很快就會被人啃到渣都不剩。」

許庭生沒說話,聽見那邊老金把小金山趕出房間的聲音。

「我兒子,總不能有一天突然看見大場面,嚇尿了,只會哭。」

「我兒子,以後就是這一片黑色黃金地上的土皇帝。這就是他的命。馭人,負人……他什麼都要學。不過現在,他在學英語。岩州回來后,我請了個師範學校的女學生到家裡教他,小妮子長得還不錯,所以他還算學得進去。」

兩個人都笑起來。

…………

許庭生第二天清晨就上了飛機。飛機落地,來接他的是一部黑色賓利,司機說,陸芷欣已經比他更早一步到了。又一個多小時,車到h省c市。

一切都風平浪靜的樣子。

跟老金照面是在一家酒店的豪華套間。屋子裡有老金、小金山,還有一個女人。陸芷欣不在。「難道,她還沒到?」

許庭生的目光稍微露出一點搜索的意思。

「被我趕回去房間睡覺了」,老金說,「小娘們挺礙事的……我想了想,可能你更礙事。所以,我現在正在想,是把你趕去跟她一起睡,還是單獨睡。」

「怎麼樣?」老金問。

「啊?」

「你們只能看。金山去陪你許叔聊天。」

小金山走過來,開心的喊了聲:「許叔。」

兩個人繞遠一些坐下來。

許庭生看了看老金身邊的那個女人,大概三十歲左右,很精緻,長得很精緻,穿得很精緻,甚至還有一份不那麼普通的氣質,不像是傳說中那種暴發戶的女人……儘管老金一直演得很暴發戶。

「我爸的女人……」小金山在旁邊說。

「你媽媽呢?」

「出家了。」

「啊?」

「真的啊,按我爸的意思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可是偏偏我媽就嫁給了他,又不喜歡他現在的生活。我媽想平平淡淡的,我爸做不到,她後來就走了……她還認我,不過不認我爸。

她想吃齋念佛,我爸修了座庵給她,還請來了幾個老尼姑。我偶爾還能去住幾天,我爸,門都踏不進去。」

許庭生愣了愣,「那這個,你后媽?」

「只是我爸的女人,算不上后媽。我爸媽還沒離婚呢,我媽倒是想,可是我爸死皮賴臉,就不跟她離婚,我媽鬧到過民政局、法院幾次,沒人敢接,後來也就不鬧了。

對了,這女的好像什麼985名校畢業的,文憑比你高多了。」

許庭生一下接不上話。

敲門聲。

人進來,遞了一疊照片和幾張紙給老金。

「這是人員名單。hk公司,c市支柱企業,在本地黑白通吃,上次地溝油最大案值就是這家,不過現在又照樣經營。老闆姓彭,手底下包括黃賭毒,什麼行業都有涉及,人員也比較混雜。」

「那就今晚開始吧。照著名單和照片,能抓著多少是多少。」老金說。

「明白。」來人應。

許庭生終於和陸芷欣碰面,跟老金一起站在樓頂。舉目望去,城外國道,一百輛重卡如一條巨龍綿延,轟隆而至……

許庭生沒來由的想起一句話:黑雲壓城城欲摧。

「這樣不行,你搞太大了。」陸芷欣皺眉說。

「進城吃飯休整而已。平常也是這樣的,這裡的商家一直很喜歡我們。」老金說。

***

1、今晚就一更。

2、最近老想,如果以小金山為主角寫一部小說,穿插老金山的故事……應該會比我這本磨磨唧唧的言情文酣暢淋漓得太多/

在這本書的背景和情境下寫老金,終究是束手束腳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