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八十六章 黃貴很委屈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姐夫偷摸拉一把趙亞楠,小聲但急切的說:「傻啊,讓你表妹趕緊嫁礙…」 趙亞楠看他一眼。 「我說錯了嗎?」表姐夫茫然的問。 「小凝才十七。」趙亞楠冷聲說。 「我錯了。」表姐...

第四百八十六章黃貴很委屈

項凝趴在許庭生懷裡。

趙亞楠無奈的一旁輕咳一聲,轉過身去,眼不見為凈。

「果然是拿人的手短啊,老媽的真理……」許庭生心裡暗想,「要是以前,我敢跟小項凝這樣抱來抱去的,她不得把我撕了?1

「乖,你陪表姐看房子去。我去看下那個人。」許庭生把項凝從懷裡哄出來。

一旁,趙亞楠背身偷偷給未婚夫打了個手勢。

「八折?」男的瞪大了眼睛用口型問。

趙亞楠用力的點了點頭。

男的一下差點跳起來。

「這位是表姐夫吧?」許庭生走過去,伸出手說。反正表姐他都叫了,也不在乎這一句痹亞楠也只能無奈默認。

兩個人握手,表姐夫依然有些激動的說:「謝謝許總,謝謝許總……」

「別別別,表姐夫你叫我名字就好,我叫許庭生。」許庭生說完,把人拉到一邊,偷指了一下趙亞楠,然後小聲說:「真,一線女警啊?能打的?1

表姐夫點點頭,有些哀怨說:「刑警隊的。」

「……,日子不好過吧?」

「只能小心點,苗頭不對,馬上認慫……」

「了解,辛苦了。」

兩個人偷摸聊了一陣,感情親近了不少。許庭生上樓,林怡嫻和小項凝跟著趙亞楠兩口子去選房。表姐夫偷摸拉一把趙亞楠,小聲但急切的說:「傻啊,讓你表妹趕緊嫁礙…」

趙亞楠看他一眼。

「我說錯了嗎?」表姐夫茫然的問。

「小凝才十七。」趙亞楠冷聲說。

「我錯了。」表姐夫果斷認錯,雙手抱頭。

…………

辦公室里,許庭生給黃貴倒了杯水,讓他坐下,又讓那兩名保安先退出去,就黃貴這樣的,不偷襲,他能打十個。

此時的黃貴一身破落……或許說疲憊加風塵僕僕更準確些。

「怎麼這都兩年了,突然又想起找我報仇來了?」許庭生平靜的問道,平靜得就像是在說,哥們,你怎麼這才來看我?

黃貴看看面前的水,又看看許庭生。

「許庭生,你是不是命里克我?」

黃貴的聲音裡帶著哭腔,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

「瞧你這話說的,我家跟你家,可是你家先動手把我家逼到絕境的。」許庭生說。

「對,這是第一回……」

嗓子眼發乾,黃貴頓了頓,舔了舔嘴唇,他其實渴壞了。

抓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一口……

黃貴張著嘴,瞪著眼,看著許庭生……

「礙…燙的?1

他整個人捂著嘴跳起來,嘰里呱啦亂叫。

「冬天礙…」許庭生有些慚愧的解釋。

黃貴好不容易才緩下來,許庭生趕緊又給倒了一杯涼的,因為他長期不上班,小冰箱里的東西不多,好不容易找著一瓶可樂,許庭生給倒了一杯。

水杯遞到手裡,黃貴一摸,冰的。

咕咚咕咚幾口……

「礙…」

剛被燙得滿是傷口的嘴,被冰可樂一刺激……黃貴又跳了起來……

半晌,他終於坐回來,雙眼泛淚,發紅,盯著許庭生:

「我弄死你礙…」

終於還是哭了。

「其實家裡那件事,我當時想過,可是後來真沒那麼大決心找你報仇,你知道的,我這個人,廢的,沒那麼大志氣。在麗北混不下去,我只好走了,那以後……」

哭過之後,黃貴開始說他的經歷。

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好吃懶做、逞強耍橫慣了,在外的日子很難過。

黃貴吃了不少虧。

「後來,總算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門路,給人做下線,過得還行。」黃貴說。

「那怎麼突然又跑來找我報仇了?」許庭生問。

「還不是你非要趕盡殺絕?我都躲著你了,你還不放過我……」黃貴委屈說。

「我?我怎麼了?」許庭生茫然的指著自己。

「地溝油礙…不是你們弄的嗎?那個互誠不是你的?老子被抓了啊,剛過完年,老子開開心心回去開工,結果就進去了啊,拘留,罰款……一通折騰下來,毛都沒給我剩埃要不是我那個作坊小,我就出不來了。」

黃貴一陣含淚的咆哮。

許庭生明白了,有些無奈說:「誤傷。對了,你怎麼做那個了?違法知道嗎?」

「違法個屁,你沒搞我們的時候,多少人做,誰不是安安生生的發財?」

「可還是違法礙…再說那個不是挺累的嗎?工作環境也差。」

「我是頭好嗎?雇幾個工人,我自己每天戴個口罩,弄瓶酒,往那一躺就好了。東西弄出來,自然有上線的老闆來收。你說那日子多逍遙?我還想著這輩子就這麼過了呢,結果又被你給克了,你就是命里克我啊,許庭生。」

「所以,你就想找我報仇了?」許庭生問。

「嗯,真的是受不了你了。」黃貴認真的答。

「可是,我之前就已經離開互誠了埃」

「那我不管,我跟你是新仇舊恨,而且我找你方便,其他人找那個叫陸芷欣的……我就找你,麗北我比較熟……」

「你回麗北了?」

「嗯。」

「怎麼沒在麗北動手?」

「你還說,我剛趕回麗北,好不容易摸到你家院子外面趴好……你,王八蛋,你拎個包上車,還帶個人,你就從我眼前開車走了……」黃貴委屈說。

「那我知道你在岩州讀書,只好追來岩州啊,你剛走,我馬上就取!

「那你昨天就到了?蹲了我一天?」

「今天才到的。」

「也是,你得轉車。」

「轉個屁,老子坐到漸南,想轉車,沒錢啦……漸南到岩州,我走過來的……」

「走……過來的?這麼遠1

「嗯,走了一天多。」

「……,然後你怎麼找到的我?」

「就是找不到啊!我他媽餓壞了,就想著找個工地先干兩天,混飽肚子……結果我剛找到這,就看見你從車上下來了。」

「所以,你拎塊板磚就過來了?」

「嗯。」

「那你現在工作還找不找?」

「工作?」

「對啊,工作,這我的。」

黃貴愣了愣:「什麼意思?你給我工作?工地?我幹不了,我好吃懶做。」

沒人能把好吃懶做說的像黃貴這麼理直氣壯的。

「也是」,許庭生想了想說,「那保安呢?工地保安,大部分時間坐著、躺著,偶爾跟著其他人出去晃蕩一圈,晚上沒班的話,還可以和一群兄弟出去喝酒擼串……怎麼樣?你有興趣的話,我介紹這裡的頭給你認識。」

黃貴看看許庭生。

「怎麼樣?」

「……,先混飽肚子也行。」

「那就這麼說。」

許庭生叫來保安部的主管,交代了幾句,一方面看住人,一方面,確實也是給口飯吃。黃貴或真的如他自己所說,已經沒有那份報仇的志氣了……

把黃貴的事情處理完,許庭生開始擔心起另一件事,他說的,「其他人找那個陸芷欣……」

***

4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