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八十五章 兩年你才來報仇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這曾經是一個很讓許庭生費解的問題。 後來,黃家轟然倒下,牽連範圍極大,半個麗北官場,大多黃家近親,全都牽涉其中,這裡面甚至包括黃天梁在外的情婦和私生子…… 偏偏黃貴,一點事都沒有...

第四百八十五章兩年你才來報仇

表姐突然這一下,把許庭生看傻眼了,糊塗了。

「許庭生,老子弄死你啊1

背後一個聲音,很近。聲音帶著點哭腔,好像很委屈。似乎聽過,又不是很熟。

電光火石之間,表姐的身影擦身而過。

趙亞楠右手手臂從許庭生身後那人持磚的手臂內側穿上去,架住那條手臂的同時,小臂過肩,手掌壓住後腦,往前往下使力,同時,腳下一鉤。

「啪。」

磚落,人倒。

一招制敵。

表姐從后扭住對方一條手臂,另一手死死按住腦後脖頸一塊,將對方整個頭臉壓在地上,膝蓋提起,死死抵住對方後背,騰出手去腰后摸手銬……

沒帶。

「報警。」保冷聲說。

「啊?」許庭生說。

「報警。」表姐語氣有些不耐煩說。

「那個,我先看看人……好像認識。」

許庭生俯下身,地上的那張臉被趙亞楠壓得有點扭曲,許庭生第一眼沒認出來,再仔細辨認了一會。

「黃貴?」

許庭生有點傻眼,地上的人居然是當初麗北黃家的公子爺,隻手遮天黃天梁的兒子,黃貴。

「不是,兩年了,你才來報仇啊?」

許庭生拿起地上的板磚掂了掂。

「而且,就這個?」

黃貴臉貼著地,「嗷」了一聲,不像獅子,像貓,有點委屈可憐。

麗北黃家,黃天梁,這是許家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對手,一個許庭生至今仍有些佩服和后怕的人。當時許庭生手握著一大把好牌,依然被他拿捏得死死的,最後靠著機緣巧合,投機取巧才扳倒了黃家。

從對手的角度,這是一個帶給過許庭生巨大挫敗,也帶給了他很大成長的人,他幾乎完全改變了許庭生在日後的「鬥爭」中的操作手法。

真要算,他算是許庭生的半個師傅。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令人意外的,有著一個除了偶爾仗著老爸的勢力囂張霸道一下,便只知吃喝玩樂胡混的兒子,黃貴。

這曾經是一個很讓許庭生費解的問題。

後來,黃家轟然倒下,牽連範圍極大,半個麗北官場,大多黃家近親,全都牽涉其中,這裡面甚至包括黃天梁在外的情婦和私生子……

偏偏黃貴,一點事都沒有。黃家違法亂紀的事,他一點都沒參與。

黃家出事後,黃貴在麗北的日子很不好過,過往跟黃家有仇的人,被他欺負過的人,趁機痛打落水狗的,很多。黃貴短時間內連進兩次醫院,然後,突然從麗北消失。

在他消失的最初那段時間,許庭生還小心防範了一下,但是,黃貴一直沒來報仇,他似乎也不像是一個有足夠勇氣和決心來報仇的人,他的銳氣和熱血,都早已經被曾經糜爛的生活磨光了……

許庭生已經快忘記這個人了。

終於,兩年後的今天,他來了,拎了一塊板磚。

……

……

此時,售樓處和工地的保安,工作人員,都已經過來了。

黃貴抬眼看了一下人群,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兩名保安代替趙亞楠壓制住黃貴。

趙亞楠起身整理衣服,許庭生也跟著起身。

「把人先帶我辦公室去吧,是老朋友,我一會上去跟他聊聊。」許庭生吩咐了一聲。

「你應該報警。」趙亞楠攔住他說。

「就這個,能判多久?」許庭生指了指地上的板磚。

趙亞楠抬頭看他一眼,沉聲說:「動用私刑違法。」顯然她誤會了許庭生的意思,以為許庭生是嫌報警不足以報復黃貴。

「我知道,我真的就跟他聊聊。」許庭生微笑著說道。

趙亞楠狐疑的看著他。

「放心吧,你先挑房子。」

許庭生說完轉身從人群中把林怡嫻叫出來,又讓人群散開,各回崗位。兩名保安押著黃貴往售樓處里走,黃貴一臉驚恐……

「送我去警察局,我要去警察局。」黃貴掙扎著大喊,顯然,趙亞楠的話他聽到了。

「先敘敘舊。」許庭生笑著說。

黃貴被帶走後,許庭生帶著林怡嫻到趙亞楠身前。

「這是……我表姐」,許庭生向林怡嫻說,「你先跟她介紹一下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兩套房子,然後,看挑中了哪套,幫著把手續辦一下。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好。」林怡嫻應過之後,轉身向趙亞楠微笑致意。

「有什麼問題你儘管問她。」許庭生對趙亞楠說。

趙亞楠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整個過程,許庭生都表現得太處變不驚了,沒有激動,沒有后怕,沒有慌亂,完全不像一個剛剛差點被襲擊的人……雖然,只是板磚。

而且剛剛聽他開口介紹,說自己是他表姐……臉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啊?!剛開始,趙亞楠還擔心他對項凝是富家公子玩膩了,改騙小姑娘玩……現在,越來越看不透了。

看了看地上的板磚,再看一眼不遠處手捧心口看著自己的項凝,許庭生咬了咬牙,低聲說:「八折吧,記住別跟別人說。」

話是說給林怡嫻聽的,也是說給趙亞楠聽的。說完,許庭生一陣肉疼。他原本真就沒想過要給趙亞楠打折,這種事,這個打折,那個打折,他家業再大也大方不過來……

現在一鬆口,就是近二十萬沒了,這錢可是要許庭生自己補給至誠的。

趙亞楠一下也有些傻了,慌亂的同時,竭力壓抑著喜悅不敢表現出來,八折……那省下來的錢,可就是他們小兩口好幾年的工資。

所以,她雖然硬氣,此時也沒辦法開口推脫、拒絕。

許庭生轉向項凝那邊走去。小丫頭第一時間就兩眼泛淚的撲進了他懷裡,仔仔細細的四處摸著、看著,不算那次公園事件,這是她第一次看見許庭生遇到危險。

「你有沒有事呀?嗚……」

人趴在懷裡哭。許庭生把小臉蛋兒捧起來,看著她的眼睛,微笑搖頭。

「沒事,咱們有警察表姐在呢,怕什麼?!快別哭了。」許庭生說。

***

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