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八十二章 警察表姐的請求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后……結婚。」 「哇,高中同學……」小項凝顯然放錯了重點。 趙亞楠笑了笑,說:「是啊,堅持了這麼多年,挺不容易的,所以我也願意回來,還有換工作。然後呢,然後,我們想買婚房……你未來姐夫...

第四百八十二章警察表姐的請求

方雲瑤、付誠、念念,連同付爸付媽一起,初七出發去了方雲瑤的老家。

如果一切沒有太大問題的話,婚禮應該會安排在付誠畢業的時候,到那時候,念念或許已經能幫媽媽扯婚紗后擺了。

付家人這一趟去,最主要的目的,是付爸付媽,還有付誠自己,希望能夠取得方爸爸和方媽媽的諒解。儘管事情已成既成事實,但這是他們的誠意,必須做的。

宋妮直接進了歡購。

黃亞明同日回了岩州,先接替過年期間一直堅守的譚耀打理幾天酒吧的事情,然後趕赴盛海,參加《瘋狂的石頭》慶功宴。

許庭生留在家裡陪爸媽和妹妹。

……

……

年初七,項凝坐在一輛車上,由岩州市區往東。

旁邊開車的是個二十六七的短髮女人,整個人不算很漂亮,但是顯得很清爽、幹練。

她是項凝的其中一位表姐,原來在西湖市當女警的那個。許庭生在西湖市,在apple第一次退出前的最後一場演出上曾經見過她,而且當時還被她審問過一番。

「你看,我當初判斷的沒錯吧?他那樣的身家和能力,跑去給你當家教,就是不正常,沒安好心。他那會兒在我面前還死活不認帳。」女警表姐一邊開車一邊說。

女孩十七還是十六,給人的感覺似乎差別很大,有一種,哇,十七了的感覺,似乎真的是長大了。

早先,表姐問許庭生那些話的時候,還是避著項凝的,之後或有從親戚口中聽聞兩個人的事,一些猜測,也沒有直接問過什麼,說過什麼。

但是這個年一過,她說起來已經沒什麼顧忌了。

表姨一家回岩州過年。

小項凝本是跟著爸爸媽媽去拜年的,結果剛吃過午飯,就被表姐拉出來了。

聽表姐說起許庭生,說起他給自己當家教的那段記憶,項凝有些尷尬,但是更有許多甜蜜的低頭笑了笑,然後偏頭看窗外說:「亞楠表姐,你別把他看做壞人好不好?他,他不壞的,他安的是好心。」

「好心從你這麼小就開始拐騙你?連你爸媽都沒防祝」名為趙亞楠的表姐苦笑著說。

算上之前的那些傳聞,再加上剛剛,項爸項媽的一些話,還有項凝的反應,身為警察的她其實就已經能判斷、確定,事情如今差不多是什麼樣子了。

「也不算拐騙的……」畢竟年紀小,不好意思,項凝只能小聲的替許庭生辯解。

「不重要了。其實我還是想不通」,趙亞楠皺了皺眉頭,又展開,說,「不過想想又覺得這也沒什麼,至少現在看來,好像真沒幾個男人能對一個女人好到像他對你這個份上的。用了那麼多心思和時間,就算是騙,也是天底下最有誠意的騙了。」

趙亞楠說完頓了頓。

然後悠悠的說了一句:「要是這樣的騙法,天底下恐怕沒幾個女人不願意上當的。」

項凝幸福的用力點了點頭,好像被騙很光榮似的。

然後她說:「亞楠表姐,其實,他也被你害得很慘過哦,因為你提醒了我爸媽,他後來一年多不能見我,那段時間我爸媽對他可凶了。」

「還有這回事?」車子快要過橋的時候,一腳剎車,趙亞楠有些緊張的問。

「嗯。」項凝接著把那段時間裡許庭生的遭遇和表現跟趙亞楠描述了一遍。

趙亞楠沉默了一會,然後伸手輕輕摸了摸小項凝的頭,「看來你還真幸運,這樣對他,他都能堅持,還為你做那麼多……不過,我估計就慘了。」

「啊?為什麼?亞楠姐,為什麼你會慘了?他脾氣很好的,不會找你報仇的。」項凝一下有些摸不著頭腦,在她眼中,許庭生可不是記仇的壞人,更何況對方是自己的表姐。

趙亞楠扭頭看看項凝,笑一下,重新踩下油門。

車子過了橋,沒幾分鐘就到了至誠.凝園項目樓前。

趙亞楠搖下車窗,仔細看了看,然後有些失神說:「還真是你的那個凝,凝園,為你蓋的……設計真的很好,很漂亮,而且房子蓋得好快……」

目光可及,不遠處的工地,十幾棟大樓都已經有了大致雛形。

「嗯」,項凝開心的點頭,這個地方可是項凝的凝,凝園,她每每想起都覺得甜蜜,「他說等我學校搬新校區的時候,這邊要已經裝修好了,可以住進去。所以學校蓋得快,他就更快。」

趙亞楠聽完,再一次失神:那個年輕男人到底是痴的還是傻的?自己這個小表妹,真的漂亮到那個程度,值得一個人這樣子不管不顧的寵愛?

她沒辦法告訴項凝太實際的東西,比如這樣趕工期,許庭生在資金壓力和消耗上其實都會大很多。

表姐不吭聲,項凝也沒說話,她伸著指頭,在數她未來會住進去的那棟樓。

「小凝,你知道我為什麼說我慘了嗎?」猶豫了一會,趙亞楠還是打開了話頭。

「嗯?不知道。」

趙亞楠有些尷尬的指了指窗外,「我也想住這裡。一期。」

「那太好了」,項凝興奮,然後猶疑,「可是,亞楠姐,你不是在西湖市工作嗎?」

「要調回來了,姐的男朋友是岩州本地的,高中同學,他在這邊政府部門上班。而且,他家裡也不太喜歡我當警察……所以,我可能年後就調回來了,然後,換一個單位,然後……結婚。」

「哇,高中同學……」小項凝顯然放錯了重點。

趙亞楠笑了笑,說:「是啊,堅持了這麼多年,挺不容易的,所以我也願意回來,還有換工作。然後呢,然後,我們想買婚房……你未來姐夫一早就選中這裡了,我今天看了也很滿意。」

「嗯。這裡最好。嘻。」項凝點頭。

「可是,他當初沒買上……這裡太難買了,他又只是個小科員。」趙亞楠看著項凝說。

項凝大概懂了。

趙亞楠趁熱打鐵,「原來,我們都準備放棄了,畢竟項目二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等不起。可是,這次回來,我聽說這裡的這個凝,跟你……」

項凝點點頭。

「然後你姐夫又打聽到,說是凝園一期,至誠內部可能還留了幾套……所以,我今天把你叫出來,其實是想……放心,我們不挑位置,也不用打折。」

趙亞楠面色有些尷尬。

「不過,你剛剛說我害他很慘過……怎麼辦?」

表姐已經把意思表達得很明確了,而且尷尬的樣子看得項凝有些無措,但是這個事,項凝不敢直接應下來。

倒不是她怕許庭生真的會記表姐的仇,而是……她其實早就知道這邊留有幾套房子。就那麼幾套,付誠那邊肯定要買一套,剩下的,許庭生可能也有用處。

「我回頭問問他吧,行嗎?」項凝看著表姐說。

「好。」趙亞楠開心的點頭。

或許項凝都不知道自己的分量,但是在趙亞楠看來,項凝去問了,只要許庭生手上真的還有,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而項凝大舅家想著的那套,之所以一直沒下文,是因為他們一直一心想著要折扣,太討厭了,所以項凝不願意幫著問,項爸項媽也不好意思開口。

「那等他來了你抓點緊?」趙亞楠說。

「嗯,他應該過幾天就來岩州了。」項凝說。

***

越來越沒熱情,越來越懶,真的到不逼自己不行的時候了。

我逼自己的方式通常就是:先把大話說出去。然後就不得不做到了。

所以,明天至少五更。

晚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