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八十章 腹黑老娘的算計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7-29 12:25  |  字數:3530字

第四百八十章腹黑老娘的算計

二姨夫最後還是咬牙估了個價,「起碼三十萬到四十萬。」

一塊估價起碼也得三四十萬的翡翠擱自己手裡,項媽有點慌。

這事兒如今就是項凝大舅說的道理。東西是許家父母親送的,一片心意,代表許家對項凝的認可。而項凝既然當時收下,那要退……可就不是尋常客氣。

別人眼巴巴羨慕著的一件東西,項家卻退也退不得,戴也戴不得,讓人好生無奈。

「退不得,先收著。」外婆遞過來一塊白底藍邊的手帕。

項媽拿手帕把墜子嚴嚴實實的包好,手帕四個角,於是她翻來折去打上了兩個死結。小心翼翼的把東西放進包里,拉上拉鏈。

一口菜沒吃,項媽又拉開拉鏈,把東西取了出來。

「我怕包丟了。萬一就不知忘哪了……」項媽不安的說。

「還是放我這吧。」項爸伸手說。

於是最後,墜子放進了項爸貼身的衣服內側口袋。

項媽親手幫著拉上口袋拉鏈,問:「保險嗎?」

項爸點點頭:「隨時隨刻硌著我胸口心臟這塊呢,挪一下我都知道,沒不了,放心吧。」

項媽終於才把心放下來,長出一口氣。其餘人也差不多,都好像剛經歷了一場了不得的大事,連說話都壓低了聲音,弄得神秘兮兮的。

小項凝看得好無奈,她心想著,要不要告訴這一桌人,自己上次一下把許庭生的錢捐出去了十萬?還是不說吧,看樣子說了估計得挨揍。

然後更無奈的事情還在後頭,飯後在客廳看春晚的時候,一大家子人不看電視,看她的額頭。雖然項凝平常自己照鏡子,也沒發現有什麼太特別。

但是家人們很熱衷。

「當真是大富大貴伏羲骨哦……」

「小凝好命嘞。」

「可不是?咱們幾家指定也能跟著沾光。小凝你說是不是?」

「啊?嗯。」

項凝心想著,要是不貴多好,這下沒得戴了。

「……」

……

……

春晚節目演到第六個,歌曲《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響起。

許媽從身後拍了拍許庭生的肩膀,許庭生轉頭,許媽揚了揚下巴,示意:出去聊。

老娘突然這麼神秘兮兮的,許庭生還真有點慌。

「怎麼了?媽。」許庭生跟著老娘到了廚房,有些緊張的問道。

「沒事,媽就是想問下你……真就是那個小丫頭片子了?你跟老媽說實話。」許媽開門見山。

許庭生愣了愣:「怎麼突然問這個?」

「你別管,你就跟我說,是,還是不是?」

「那,是吧。」

「也行,我這人不**,不會像付誠爸媽那樣管那麼多,你自己喜歡了就好」,許媽乾脆的點頭說,「其實長得還不錯,就是瘦了點,得長胖。人品、性格也不錯,而且不摻假,這個在醫院的時候媽就看出來了。就是……太小。實在太小了。」

「那有什麼辦法,我等等唄。」這是個沒有辦法的問題,許庭生笑了笑說。

「等?你能等,我可等不了」,許媽很嚴肅說,「明年你就大四,跟著就畢業了。可是她才多大?到大學畢業起碼還五六年吧……這不行,這我哪等得了?!」

「可是,這事也沒辦法啊。」許庭生訕笑著應過,心說:你當我不急啊?

「誰說沒辦法?有。辦法我早打聽出來了。」許媽特別堅定,而且有些得意的說。

「什麼辦法?」許庭生好奇道。

「高中畢業,送項凝出國讀書,去那個,那個美國……然後你也去。我都打聽過了,那邊十八歲就可以結婚,十幾歲小姑娘生孩子的也多,一點不奇怪。你們過去,結婚,先生一個再說。」

這麼牛逼的主意,許庭生只能說:「啊?」

「啊什麼啊?你看看屋裡那3個地上爬的,媽多眼饞你看不出來啊?媽都恨不得你學人家付誠那樣,偷摸就生一個」,許媽有些激動說,「這事我就這麼跟你說了,說了就是定了,沒得商量。等她大學畢業?等你到二十八九?絕對不行。絕對絕對不行。」

老媽手勢往下斬,氣勢很足。

恍惚一下,許庭生想起了前世,自己生意失敗,遲遲未婚的那三年。老媽一次次看著別人家的孫子、孫女,那種羨慕的眼神,還有偶爾面對自己的時候,欲言又止的神情。

前世情況就是那樣,因為怕給困頓中的許庭生增添壓力,許媽把什麼都藏在了肚子里。

可是今生不同,今生大好的光景,許媽沒什麼需要顧忌的,所以,她的架勢自然也就完全不同了。

「不是,媽,你這主意是不錯」,許庭生按著老媽先坐下來,然後小心翼翼說,「可是這種事,也不能全由著咱們家的想法不是?咱們怎麼也得尊重項凝家裡的意見……他們家呢,就項凝一個孩子,所以出國什麼的,只怕……」

「聘禮都收了……」許媽表情得意的自個兒嘀咕。

「什麼?什麼聘禮?」許庭生一下懵了,合著爸媽去送過聘禮,項家收了,自己和項凝兩個當事人卻不知道?

「那個墜子。」許媽看一眼許庭生說。

「……,那就算聘禮啊?」許庭生一下有點想笑,心說:老娘,你這也太小氣了,咱們家這麼大家業,你就拿這麼一小塊翡翠,就算聘禮了?

「三百多萬的東西,當個第一筆聘禮,還不行呀?其他可以再談嘛,要多少東西隨他們家開。」許媽說話時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