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八十章 腹黑老娘的算計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很貴對吧?我知道了呢,我們家人剛剛都緊張半天了,你放心,爸媽已經收好了。」 「那就好。」許庭生長出一口氣。 「可是真的好貴氨,項凝用驚嘆的口氣說,「二姨夫說,可能要三十萬呢!是不是真這...

第四百八十章腹黑老娘的算計

二姨夫最後還是咬牙估了個價,「起碼三十萬到四十萬。」

一塊估價起碼也得三四十萬的翡翠擱自己手裡,項媽有點慌。

這事兒如今就是項凝大舅說的道理。東西是許家父母親送的,一片心意,代表許家對項凝的認可。而項凝既然當時收下,那要退……可就不是尋常客氣。

別人眼巴巴羨慕著的一件東西,項家卻退也退不得,戴也戴不得,讓人好生無奈。

「退不得,先收著。」外婆遞過來一塊白底藍邊的手帕。

項媽拿手帕把墜子嚴嚴實實的包好,手帕四個角,於是她翻來折去打上了兩個死結。小心翼翼的把東西放進包里,拉上拉鏈。

一口菜沒吃,項媽又拉開拉鏈,把東西取了出來。

「我怕包丟了。萬一就不知忘哪了……」項媽不安的說。

「還是放我這吧。」項爸伸手說。

於是最後,墜子放進了項爸貼身的衣服內側口袋。

項媽親手幫著拉上口袋拉鏈,問:「保險嗎?」

項爸點點頭:「隨時隨刻硌著我胸口心臟這塊呢,挪一下我都知道,沒不了,放心吧。」

項媽終於才把心放下來,長出一口氣。其餘人也差不多,都好像剛經歷了一場了不得的大事,連說話都壓低了聲音,弄得神秘兮兮的。

小項凝看得好無奈,她心想著,要不要告訴這一桌人,自己上次一下把許庭生的錢捐出去了十萬?還是不說吧,看樣子說了估計得挨揍。

然後更無奈的事情還在後頭,飯後在客廳看春晚的時候,一大家子人不看電視,看她的額頭。雖然項凝平常自己照鏡子,也沒發現有什麼太特別。

但是家人們很熱衷。

「當真是大富大貴伏羲骨哦……」

「小凝好命。」

「可不是?咱們幾家指定也能跟著沾光。小凝你說是不是?」

「啊?嗯。」

項凝心想著,要是不貴多好,這下沒得戴了。

「……」

……

……

春晚節目演到第六個,歌曲《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響起。

許媽從身後拍了拍許庭生的肩膀,許庭生轉頭,許媽揚了揚下巴,示意:出去聊。

老娘突然這麼神秘兮兮的,許庭生還真有點慌。

「怎麼了?媽。」許庭生跟著老娘到了廚房,有些緊張的問道。

「沒事,媽就是想問下你……真就是那個小丫頭片子了?你跟老媽說實話。」許媽開門見山。

許庭生愣了愣:「怎麼突然問這個?」

「你別管,你就跟我說,是,還是不是?」

「那,是吧。」

「也行,我這人不**,不會像付誠爸媽那樣管那麼多,你自己喜歡了就好」,許媽乾脆的點頭說,「其實長得還不錯,就是瘦了點,得長胖。人品、性格也不錯,而且不摻假,這個在醫院的時候媽就看出來了。就是……太校實在太小了。」

「那有什麼辦法,我等等唄。」這是個沒有辦法的問題,許庭生笑了笑說。

「等?你能等,我可等不了」,許媽很嚴肅說,「明年你就大四,跟著就畢業了。可是她才多大?到大學畢業起碼還五六年吧……這不行,這我哪等得了?1

「可是,這事也沒辦法埃」許庭生訕笑著應過,心說:你當我不急啊?

「誰說沒辦法?有。辦法我早打聽出來了。」許媽特別堅定,而且有些得意的說。

「什麼辦法?」許庭生好奇道。

「高中畢業,送項凝出國讀書,去那個,那個美國……然後你也去。我都打聽過了,那邊十八歲就可以結婚,十幾歲小姑娘生孩子的也多,一點不奇怪。你們過去,結婚,先生一個再說。」

這麼牛逼的主意,許庭生只能說:「啊?」

「啊什麼啊?你看看屋裡那3個地上爬的,媽多眼饞你看不出來啊?媽都恨不得你學人家付誠那樣,偷摸就生一個」,許媽有些激饈攣揖駝餉錘你說了,說了就是定了,沒得商量。等她大學畢業?等你到二十八九?絕對不行。絕對絕對不行。」

老媽手勢往下斬,氣勢很足。

恍惚一下,許庭生想起了前世,自己生意失敗,遲遲未婚的那三年。老媽一次次看著別人家的孫子、孫女,那種羨慕的眼神,還有偶爾面對自己的時候,欲言又止的神情。

前世情況就是那樣,因為怕給困頓中的許庭生增添壓力,許媽把什麼都藏在了肚子里。

可是今生不同,今生大好的光景,許媽沒什麼需要顧忌的,所以,她的架勢自然也就完全不同了。

「不是,媽,你這主意是不錯」,許庭生按著老媽先坐下來,然後小心翼翼說,「可是這種事,也不能全由著咱們家的想法不是?咱們怎麼也得尊重項凝家裡的意見……他們家呢,就項凝一個孩子,所以出國什麼的,只怕……」

「聘禮都收了……」許媽表情得意的自個兒嘀咕。

「什麼?什麼聘禮?」許庭生一下懵了,合著爸媽去送過聘禮,項家收了,自己和項凝兩個當事人卻不知道?

「那個墜子。」許媽看一眼許庭生說。

「……,那就算聘禮啊?」許庭生一下有點想笑,心說:老娘,你這也太小氣了,咱們家這麼大家業,你就拿這麼一小塊翡翠,就算聘禮了?

「三百多萬的東西,當個第一筆聘禮,還不行呀?其他可以再談嘛,要多少東西隨他們家開。」許媽說話時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其實倒有些有趣。

許庭生看看老娘的表情不像開玩笑,遲疑道:「不是,媽,你說,那個……三百多萬?」

「可不是1

「那麼校」

「你懂個屁。那塊料子我從你爸朋友手裡買過來就兩百六十多萬了,再加上大師的雕工……我跟你說,三百多萬我都是往少了說了。」

許媽如今接觸的東西已經完全不同前世,這麼東西,她還真比許庭生懂。

「兩種最好的材質生在同一塊天然老坑翡翠上,你見過嗎?通透的底,帶一團帝王綠的翠,偏偏那一團綠,正好雕一個人像,你當好找啊?」

許庭生回憶了一下,項凝脖子上的那個小吊墜,似乎確實是許媽說的這樣,通透沒一絲雜質的底,綠的部分完全集中,正好雕出來一尊所謂的伏羲像……

當時許庭生還想:這東西可能也要上萬了。

想想……三百萬多……掛在小項凝脖子上……「我去氨,許庭生一下就慌了。這要摔了砸了倒沒什麼,萬一碰上識貨的壞人?……

許媽那邊還在嘀咕:「拿人的手短,收都收了,他們要麼退回來……意思等於嫌棄你,看不上咱們家。那要是沒退,到時候我去提這事兒,他們可不得讓著咱們家?」

這意思差不多就是欺負小項凝不懂,給她挖坑。而小項凝確實也就那麼傻乎乎的收下了。老娘很腹黑礙…許庭生無奈的拍了拍額頭,還好自己沒跟家裡說過凝園那套房子的事。

當然,作為一個農村出來的婦人,這麼想其實也怪不了老媽,按說還應該誇她有心才是。

「媽,這個事我得再想想,我先去打個電話。」許庭生著急說。

說完沒等老媽反應過來,他就直接跑到了屋外,給小項凝打電話。

電話接通。

「項凝?」

「嗯?」

「那個墜子,就是我媽媽送你那個,不能戴出去,你讓爸爸媽媽幫你收起來,保管好……我回頭給你另外買一個可以戴出去的。」

許庭生沒好意思直接說墜子的價格。

「為什麼?」項凝笑著問,然後沒等許庭生回答,咯咯說,「因為很貴對吧?我知道了呢,我們家人剛剛都緊張半天了,你放心,爸媽已經收好了。」

「那就好。」許庭生長出一口氣。

「可是真的好貴氨,項凝用驚嘆的口氣說,「二姨夫說,可能要三十萬呢!是不是真這麼貴呀?」

許庭生愣了愣,十分之一?挖了坑,結果對方根本不知道坑多深,好可憐的感覺,腹黑老娘要是聽到這個……不知作何感想。

「差不多吧」,許庭生心想這樣也是好事,沒報實際價格,跟著叮囑說,「可是,這個價格萬一有人來買,咱們千萬不能賣埃你就讓爸爸媽媽幫你收好,藏嚴實點。」

「嗯,不賣,是你媽媽送我的呢,多貴都不賣。」

「那就好……」

「阿姨對我太好了。有點不好意思。」

「呃……是吧,我媽……是挺好的。」

許庭生有點心虛……好是好,可是,坑你十八歲生娃呢。

***

不懂翡翠,這個墜子,為了獨一無二,劇情需要……請體諒。

感謝打賞:

張小刀382608111;銀眸仙仙;可樂加冰塊erl;純良有欲;獨奏離歌;o豆腐白玉湯o;冰晨之戀1314;浪里個浪來浪去;回憶伴寂寞;mmxbc;厲害的小白鼠;你的大白;huangweihuis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