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七十九章 2006年的除夕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許秋奕。 第二天,一家人又都起得很早,買菜,洗菜,做著準備…… 已經是第三年了,從那一年的漫天煙花開始,許家就有了這個傳統,只是后兩年,時間從晚飯改到了午飯。除夕這天的午飯,許家會邀請...

第四百七十九章2006年的除夕

因為隔天就是除夕,所以歸程就定在了當天下午。

事情轉折,原本打算在岩州過年的付誠和方雲瑤也要回麗北,所以,一屋子人,就剩下了小項凝不能同行。其餘人各自收拾行囊的時候,許庭生開車送項凝回家。

項爸項媽的餐館會在春節期間停業幾天,正好,就從這天,臘月二十八開始。

車上,小項凝說:「你放那首歌吧。」

於是許庭生找到舊唱片,按了播放鍵。

車廂里開始回蕩李宗盛滄桑的嗓音,那首《鬼迷心竅》,「有人問我你到底是哪裡好,這麼多年,我還忘不掉。春風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沒見過你的人不會明了。」

「就像我」,十六歲的小丫頭突然有些深沉說,「就像是在說我,肯定很多人這樣問你,為什麼是我。可憐,見過我的人也不會明了。」

「大叔,我都沒為你做過什麼,就是被你寵著。」項凝又說。

許庭生自然沒法去說前世那場等待與辜負,那些慘淡歲月里陪伴和寬容。

他說:「可是你才十六歲,世界總不能要求一個人在她十四、十五歲的時候轟轟烈烈,付出多少。未來日子還長,如今的你,允許我對你好,就是你對我最大的好。」

許庭生說得深情款款。

可是項凝說:「情話真好聽,大叔你一定很會騙女孩子。」

前世項小姐也說過一樣的話,許庭生沒爭辯。前世的許庭生,雖然算不上浪蕩子,但也確實有過花叢之中打馬過的歲月,只是最後,偏偏栽在了不經事的項小姐手裡。

人生浪蕩或專情,普通或不凡都好,總不免深情一回,而哪一回,於大多數人,通常總變成傷痛……

願今生不會。

「過完年我就十七了。」項凝說。

「嗯。」許庭生說。

「你要快點回來。」

「嗯。」

……

……

回程,付爸付媽坐的是許爸的a8l。

宋妮坐了黃亞明的g500。

付誠和方雲瑤抱著小念念,非要擠上許庭生的破大眾。

「我說你們坐我爸的車多好,車好,還有專業的司機,小念念坐著也穩當點」,許庭生有些無奈的說,「非擠我這破車。」

付誠笑笑不說話。mianhuatang.la

方雲瑤對懷裡的小人兒說:「念念……」

念念得到信號,抬頭奶聲奶氣的喊:「乾爹。」

「……,唉。」

用力的應過,許庭生吃吃的笑了好一會,心頭全是滿足。

「什麼時候教會的?」他好奇的問道。

方雲瑤說:「就你送項凝回家那會兒,也奇怪了,一教就會。庭生,我們……謝謝你。」

「謝什麼,感情的事,終歸是靠你們自己。他不執著,你不堅持,都不會有今天。應該謝謝你們自己,還有小念念。」許庭生說。

付誠從后拍了拍許庭生的肩膀,說:「念念已經叫了,該你了。」

「我……什麼?」許庭生問。

「叫姐夫埃」付誠笑著說。

「……,你想得美。」

「方老師現在是不是你姐?」

「……,是埃」

「那我呢?」付誠問。

「……,原來我給自己挖了這麼大一坑。叫了給紅包嗎?」

「給。」

「那,姐。」

「唉。」方雲瑤笑著應道。

「姐夫。」

「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你妹埃紅包呢?」

「你過年得給念念包紅包吧?」

「嗯。」

「從裡面扣掉十塊,當我包給你的。」

「……」

……

……

車到麗北,付誠回家,方雲瑤要帶著念念去許家。付爸付媽和付誠都一樣,你抱一會,我抱一會,怎麼都捨不得跟念念分別……

把方雲瑤母女安頓好,許家人這一晚都睡得很早,包括馬上進入高三下學期的許秋奕。

第二天,一家人又都起得很早,買菜,洗菜,做著準備……

已經是第三年了,從那一年的漫天煙花開始,許家就有了這個傳統,只是后兩年,時間從晚飯改到了午飯。除夕這天的午飯,許家會邀請歡購的中高層和優秀員工到家吃飯。

誰能在這一天走進許家,吃上這頓飯……隱隱已經成了歡購在精神層面最大的獎勵和認可。人們總是以此為榮,以此為目標。

按慣例,這一天來的所有人都不許帶禮物,不許動手幫忙。

他們是許家的貴賓,坐等享受就好。

這頓飯由許媽下廚,許爸和許庭生、許秋奕負責上菜。桌上沒酒了你喊一聲,許總或少東家馬上送到。這是源自許爸性格特質的一種特俗公司文化,有付出,必有回饋,講實際,也講情義。

許庭生偶爾覺得,星辰那邊,似乎也應該學習一下。

唯一的問題是,伴隨著歡購越來越大,每年赴宴的「貴賓」變得越來越多。等到自家吃年夜飯的時候,許家四個,都已經累得不行了。

這一年的除夕,許家尤其熱鬧,不光多了方雲瑤母女,已經在縣城買了房子的鐘武勝,也帶著老婆和兩個女兒過來一起吃年夜飯。

一屋子三個小不點滿地撒歡,鬧騰,也歡樂。

許媽總是逗一逗孩子,又看一眼許庭生,眼神意味深長。

「會不會你也在外面有個孩子?趕緊抱回來。」許媽說。

許庭生心說:「還真差點。」

同一時間。

項家三口在小項凝外婆家一起過除夕,一起的有大舅家,還有兩位阿姨家。項爸項媽因為這一年開餐館賺了二十多萬,底氣也足了一些。

只是小項凝的成績,雖說後來用功了一些,終究還是比不上大舅家的孩子了。

項爸項媽想著年後得讓許庭生幫忙把補習安排起來。

但是他們自己在意,大舅、舅媽,還有阿姨、姨夫們,卻根本沒人再拿成績說事。

他們如今看待項家的標準已經完全變了,話里話外的,總是假作不經意的試探著,項家和許庭生的情況,到底到哪一步了。

就是看向項家三口的眼神,也總是帶著一種「羨慕」和「欲言又止」。

小項凝低頭扒飯的時候把胸口的吊墜掉了出來。

坐在對面的二姨夫一下眼睛就亮了。

「小凝,你那個吊墜誰送的呀?」

項爸項媽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吊墜,項凝昨天回家沒顧上跟他們說。

小項凝想藏,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小凝,沒事,你說說看,外婆也想知道呢,成天光聽你舅媽、阿姨她們猜來猜去的,外婆也好奇呢」,外婆笑眯眯說,「你這都十七了,沒事……外婆十七都生你大舅了。」

小項凝一張臉漲得通紅,但是最愛的外婆開口問了,她也不能不說。

「就是,就是那個人……」她說。

「許庭生?」舅媽插嘴。

「是,是他媽媽給的。」項凝說。

這吊墜是許庭生送的,還是許庭生媽媽送的,在項爸項媽還有項媽娘家這些人看來,顯然是後者的意義更大,因為那意味著的,可就多了。

「能不能讓姨夫看一眼?」二姨夫說。

小項凝只好把吊墜摘下來。

「嘖。」二姨夫說。

「嘖什麼呀,你還真懂啊?」二姨說。

「懂一點,我們公司老闆娘最喜歡翡翠,喜歡在公司里說,也喜歡秀,我就聽了一點。上次她秀了一個說是十多萬的觀音像,給我們解釋了半天……」

「十多萬啊?」一桌人驚呼,這可是2006年。

「嗯,不過水頭沒小凝這塊好。」二姨夫說。

一桌人沉默,項媽的筷子乾脆掉在了桌上。「這麼小一塊東西,就趕上我辛辛苦苦開這麼久飯館了。」項爸有些鬱悶的說。

他們想著拚命努力,替項凝把門戶差距縮協…可看著,好像越來越大了。

「你就別跟人家比了」,二姨夫說,「我剛說的只是底料的價格,這還有雕工呢,還有損耗呢……這雕工也比我們老闆娘的好很多,就是沒見過……」

小項凝其實當時也聽說了許媽送方老師那隻手鐲的價格,可能要十萬,她對錢沒什麼概念,當時還覺著,自己的這個,比手鐲小多了,應該便宜些,也就沒什麼心理負擔。

這一下,被二姨夫這麼一說,連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連忙補充信息說:「阿姨說是專門定製的。」

二姨夫愣了愣,嘀咕說:「那就是天下只此一塊,沒準還是大師的手筆……我也不太懂,不太懂……」

「那你說,這到底值多少錢啊?姐夫。」項媽追問。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反正這些高檔東西,其實就是個千金難買心頭愛的事兒,碰上喜歡的,沒準,沒準……沒準就是百萬。」

一桌子人全都不會了。

項爸雖然受了打擊,想的還是別個。「不行,這太貴重,這得退了。」他連連說。

「你說什麼傻話。這要是那個許庭生自己送的,你客氣一下退了倒也行」,大舅沒好氣說,「可是你沒聽小凝說嗎?那是人家裡媽媽親手送的,這你去退……是什麼意思,你懂嗎?」

項爸項媽不說話了,這確實不能退。

「收起來,收起來,你們替小凝收起來,這東西不能再讓小凝戴出去了。」外婆突然著急的說。

「還有你們,誰要是敢去外面亂說亂傳,讓人知道小凝有這東西,可別怪我不客氣。」外婆又說。

老人家謹慎,財不可露白這種事,總是時時掛在心頭。

「小凝。」

「嗯,外婆。」

「年後帶那個許庭生來跟外婆聊聊天。」

「嗯。」

今天先一更吧,過渡好難寫。

我還是那句話,不可能章章精彩,總有鋪墊和過渡,比如方付的故事,如果你們覺得還不錯,那是因為前面有不精彩的,被你們罵水的一些內容在鋪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