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七十七章 許家的女兒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庭生的關係你兒子有,我許建良的關係,你兒子可沒有……但是,方雲瑤有。 這麼一算,不比你費盡心思攀上一位副市長差吧? 沒有咄咄逼人,沒有任何直接的干預,那畢竟是別人的家事,許爸...

第四百七十七章許家的女兒

付啟智對許爸的態度自然也與此有關,說不上討好,至少尊重。

付爸付媽本就十分珍視自家和許家之間的那點關係,儘管這份關係如今在他們身上,已經越來越薄弱,不好開口,不好借力。

但是,因為付誠和許庭生之間的兄弟感情,在規劃付家未來的發展,付誠的前途的時候,他們依然把許家當作有可能的,最大的助力。

只是這個希望,是放在許庭生身上。

……

……

帶著些許尷尬,付啟智問了許爸此行的目的。

許爸笑了笑,平和說:「來認個乾女兒,順便接她回家過年。」

「啊?」

除了許庭生,其餘人都難免驚詫:難道是……

「方雲瑤方老師,付局長應該也認識吧?」許爸沒賣關子,說完轉向方雲瑤本人,繼續道,「方老師,你看,我們家就這麼厚臉皮了,我和庭生媽媽呢,想認你做個乾女兒,也不知道方老師嫌不嫌棄……」

方雲瑤愣住了。

付爸福他們當然知道方雲瑤和許家有點情分,畢竟當初許家曾經也參與了那個案件。

但是,在他們看來,這應該也就是因為許庭生和方雲瑤之間的那點師生情而已,把當時情況換作另一個老師,許家一樣會出手。

「所以,許家和方雲瑤……真有這麼大的情分嗎?」付爸付媽在心底嘀咕。

他們不知道,那一年,許家剛起步。也是快過年的時候,許爸被陷害入獄,許家被上百人圍困逼債。最危急的時刻,這個叫做方雲瑤的女孩,拿出了她一點一點積攢的全部積蓄,親手塞在許庭生懷裡。

這是個家境貧寒,每月還要往家寄錢的女孩,她要攢下那麼一筆錢,靠的是日常一毛一毛的省吃儉用,那或許,是她為自己備下的嫁妝。

而在當時,就形勢和風向而言,許家翻身的可能幾乎不存在,這也就是說,這筆錢,很可能是有去無回的。

但是她還是拿了出來。

許家的做事原則,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當初陪許家共度難關的歡購第一位經理李秀,不論歡購變得多大,引進了多少人才,依然位居高層,地位超然。

當初身在軍營,聽到消息后專門請假外出,轉了八千塊給許庭生的王進方,退伍之後也已經進入歡購。

當初開玩笑說押寶許家,伸過手的樓副校長,如今跟許爸兄弟相稱,在麗北,恐怕也只有他,時至今日還可以跟許爸拍桌子瞪眼,瞎咋呼要炸了歡購……

方雲瑤的這份情,因為她的突然出走,許爸許媽前兩年還一直嘆息,怕不知道怎麼還。

他們現在來還這份情來了。

因為方雲瑤自己,因為兒子許庭生,其實可能要把付誠的那份也算上,許爸在幾天前接到許庭生的電話之後,跟許媽稍一商量,就定下了這個辦法。

你嫌方雲瑤在麗北牽涉命案,名聲不好聽,會影響你付家?那我就用我許家,用我許建良在麗北的名聲,幫你壓下去。有閑話,我許家先聽。

擺明占理的事情,且看誰敢亂說。

你嫌讓方雲瑤進門,會耽誤你付家攀高枝?那我就讓你知道,付家能娶到方雲瑤,就是真正攀上了高枝,她背後,是整個許家。

庭生的關係你兒子有,我許建良的關係,你兒子可沒有……但是,方雲瑤有。

這麼一算,不比你費盡心思攀上一位副市長差吧?

沒有咄咄逼人,沒有任何直接的干預,那畢竟是別人的家事,許爸不會,也確實沒有去直接干預。以許爸的老道,自然更不會造成付家被人插手家事,仗勢強壓的感覺,激起憤怒和對抗情緒……

他甚至自始至終都沒提過一句方雲瑤和付誠的事情,包括付家先前對方雲瑤的態度,今天的登門,許爸一點都沒有涉及。

但是,他就用這麼輕巧的幾句話,四兩撥千斤,把付爸付媽原本堅決的立場,最重要的基礎,全部打破了。

剩下自然還有一些小問題,比如年齡差距,比如曾經的師生關係,但是,這些已經不足以壓倒天平了,因為天平的另一邊,更重,那邊有兒子付誠寧可決裂的態度,孫女念念的可憐、可愛,還有許家的關係和助力……而且,方雲瑤本身其實也不錯。

付爸和付媽開始變得有些猶豫,只是一下抹不開面子。

「付叔、阿姨,你看,我剛剛也不知道招呼,趕緊坐,我給你們泡茶去。」許庭生趁機熱情的招呼了一下,兩個人終於都坐下來。

許庭生和小項凝一起給付爸付媽還有許爸許媽都泡了茶。

「叔叔喝茶。」「阿姨喝茶。」許爸許媽的茶,許庭生故意讓小項凝端過去,項凝也很乖巧、禮貌。

「謝謝,項凝高一了吧?」許爸溫和的問道。

「嗯」,項凝點頭,緊張說,「很快就上大學了,然後就畢業了。」

這話的邏輯有點奇怪,但是小丫頭想表達的意思,其實很明顯。付爸付媽嫌的是方雲瑤年紀太大,項凝怕的則是許爸許媽嫌自己太校

最近因為目睹了方雲瑤和付誠的艱難曲折,小項凝危機感爆棚。

許爸稍稍愣了一下,笑著說:「也是。」

說實在的,許爸許媽對於兒子突然冒出來的這個小女朋友,態度一直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小姑娘人本身肯定是不錯的,這從許庭生昏迷那些日子就能看得出來,而且她那個伏羲骨的面相,許媽更是喜歡,可就是這個年齡……實在讓人有些無奈。

尤其許媽的想法,她巴不得許庭生大學一畢業就結婚,然後趕緊開枝散葉,讓她抱上孫子。同時,也保證許家偌大的家業後繼有人。

那要等這個小丫頭的話,得耽誤多少時間,到什麼時候?

「許叔,阿姨……那個,我想問一下,你們家缺乾兒子不?」黃亞明「恬不知恥」的打了個岔,客廳里笑聲一片,氣氛緩解了不少。

「你呀,越來越滑頭」,許家人對黃亞明都很熟,許媽笑罵了一句,把念念抱坐在膝蓋上,笑著向方雲瑤說,「方老師,你看……孫女我都抱懷裡了。」

事情到現在,剛剛一直發愣的付誠和方雲瑤自然也都已經明白過來,明白許爸許媽為什麼突然出現,為什麼這麼做。

付誠想起那天晚上,許庭生告訴他他爸媽會來岩州,然後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放心,沒事……原來他早就已經在安排。

付誠用力的向許庭生點了點頭。

兩世兄弟,一切都在不言中。

方雲瑤的感動相對要更深刻許多,因為相比付誠和許庭生本就是兄弟,無需多話,她與許爸許媽之間,原本其實應該談不上太深的感情。

要說這次許家是在還她當初的那份人情,那麼這份人情還的,實在太大,這一還,可就是麗北許家,一輩子的親情和關愛。

剛剛一直在努力堅強的方雲瑤一下就淚濕了眼眶。

「方老師,你看,行嗎?」許媽探頭又問了一句。

方雲瑤含著眼淚,用力的點頭。

「那就不好了嘛,哭什麼?」許媽笑著招招手說,「過來,坐這。」

方雲瑤聽話的走到許媽身邊坐下。

許媽替她抹了抹眼淚,然後打開自己的包,取了一個精美的木盒子出來。盒子打開,裡面是一隻光潔透徹的翡翠鐲子。

不給方雲瑤機會推脫客氣,許媽直接把鐲子套在了她手腕上。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許家的女兒。」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