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七十四章 國民奶爸(二)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言,那些關心和心疼付誠和小念念的話,彷彿每一句都是對付爸付媽的心靈拷問,因為,是他們一手造成了這樣的局面,造成了付誠的無助,小念念的可憐…… 而這兩個,明明本該是他們最親最愛的人,他們的兒子和...

第四百七十四章國民奶爸

實際付誠也沒空回答這些問題,他已經快忙瘋了。

一個男孩,突然之間要開始**照顧一名僅僅一歲多的寶寶,這事兒其實一點都不簡單,在付誠的感覺來說,這個難度或許比當總統都大。

第二天一早,微博更新了幾張照片,照片經過處理,付誠依然只有背影或不那麼清晰的側面,照片是他給念念洗臉,換尿布,泡奶粉,餵奶粉的畫面……

照片里的付誠顯得有些手忙腳亂,不那麼熟練,但是,一切都是最真實的。許庭生沒讓他演,只是讓他**去完成這些事情,然後拍下來。

真實的畫面,換來的也是真實的感觸,如果說第一天,人們更多關注的是這對父女好不好看,畫面美不美,歌好不好聽,聲音像不像輪迴主唱……

那麼,從第二天起,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感慨和感動於那份父女之間簡單的溫情。或者,還有那麼一點點「可憐」和「心疼」……

「小念念媽媽呢?」

「對呀,媽媽呢?」

「一個男人,年紀也不大,怎麼帶女兒啊?寶寶又還這麼協…看著都讓人心疼。」

「其實我不介意當后媽的。」

「……」

就在方雲瑤坐在電腦前又哭又笑,溫暖又心疼、自責的同時。

付爸清早上班,走進單位,意外的,手下的人差不多有半數圍在某一台電腦前,圍觀、議論著某個視頻,甚至有人說漏了嘴,說:

「這個小爸爸感覺好像付局長的兒子啊,我見過他很多次的,感覺真的像,不過沒法確定。」

付爸假裝不經意的輕咳一聲,人群驚慌的散開。

其實付爸自己更慌,他剛剛聽到那些話,小爸爸,像付局長兒子……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完蛋,很可能是付誠。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付爸給付媽打電話說了下情況,然後著急的打開電腦。

視頻很容易找,畫面出現。

別人不能確定的,付爸付媽當然能,那是他們自己的兒子,只一眼,他們就知道……那真的是付誠。

最開始是驚慌、憤怒。這畫面,哪怕那位渠副市長和他的女兒暫時看不出來,但是等到真的見面,真的嫁進來……熟悉之後,怎麼可能還看不出來?

那要還繼續撮合這件事的話,可就是騙婚啊,騙婚騙到副市長頭上?

他們一直盤算著的事情,就這麼被打破了,無可挽回,沒有任何補救的可能。

一條路斷,兩個人第一時間的反應,都是怒氣沖沖的撥打付誠的手機。

但是,付誠根本不接。

無憤怒與奈過後,不經意的又把視頻看了幾遍,再順手翻一翻新發布的照片,兩人的情緒開始變得有些複雜和奇怪。畫面里的小女孩就是自家的親孫女哦?真箇是漂亮,可愛又可憐……怎麼那個方雲瑤不在?真就這麼把孩子丟給付誠了?

「付誠這孩子,他哪帶得來孩子哦?1付爸在qq上給付媽發了條信息。

「其實還算有點模樣的,好像孩子突然長大了。」隔了一會,付媽回復。

「怎麼辦?」

「怎麼辦?」

微博下的那些留言,那些關心和心疼付誠和小念念的話,彷彿每一句都是對付爸付媽的心靈拷問,因為,是他們一手造成了這樣的局面,造成了付誠的無助,小念念的可憐……

而這兩個,明明本該是他們最親最愛的人,他們的兒子和孫女。

……

……

第二天,第三天,微博每天都有照片更新。

有小念念被扶著騎在付誠背上,付誠給女兒當大馬,繞著客廳轉圈的畫面。有爸爸把女兒放在肩頭,牽著她兩手一齊打開,迎著陽光走去的背影……

有念念在哭,付誠捧著滿懷玩具不知所措的景象。

除了發照片,有時候付誠也會在微博上向媽媽們請教一些問題,那是真的認真在請教,比如,怎麼蒸蛋最適合一歲寶寶吃?寶寶的衣服用什麼洗衣粉洗才好?寶寶睡覺蹬被子怎麼辦?……

寶媽們的心都酥了,也心疼了,她們熱情的回應付誠的每一個提問,所有指導,都細緻到每一個細節……還有更多關心,更多詢問,更多提醒……

付誠和小念念被無數人心疼著……

單是「后媽團」,就每天刷屏好幾頁。

就這麼幾天,微博關注人數已經超過300萬,越來越多人喜歡上了這對溫情又可憐的父女。

喜歡上了那個會彈吉他會寫歌,有溫暖歌聲,更有對女兒無限溫情的小爸爸。喜歡上了漂亮、可愛,有著一雙烏黑閃亮的大眼睛,哭鬧起來喜歡蹬腿,見著什麼都想抓一把,沒有媽媽在身邊的可憐的小念念。

很快,網路媒體上開始出現了「國民奶爸」這個稱呼。

很快,這個稱呼被廣泛接受和採用。

「接著呢?」方雲瑤這麼能撐,付誠終於按捺不住了,問許庭生。

「該開始虐心了」,許庭生狠心說,「虐粉絲,虐方老師,也虐你爸媽。」

……

……

隔天,付誠的微博再次更新了一小段視頻。

畫面里依然只有父女兩人,付誠這次沒有彈吉他,只輕輕的哼著一首歌。

當許庭生提出來唱這首歌的時候,黃亞明只說了三個字:「太狠了。」

「世上只有媽媽好,

有媽的孩子像塊寶,

投進媽媽的懷抱,

幸福享不了。

世上只有媽媽好,

沒媽的孩子像根草,

離開媽媽的懷抱,

幸福哪裡找?」

這是所有人都那麼熟悉的一首歌,平常聽來也許感覺並不強烈,當許庭生最開始叫付誠唱這首歌的時候,黃亞明幾個的情緒,也多集中在「對付」方老師上。

但是當畫面定格,聲音出現……

一切都是那麼的契合,契合到人會痛。

小念念躺在小毯子上,偏過頭,有些茫然的看著坐在身邊地上的付誠,聽他輕輕唱著,「世上只有媽媽好,沒媽的孩子像根草……」

不管怎麼說,多少理由,多少無奈……媽媽確實就是狠心丟下她了,在她僅僅一歲多的時候。

付誠自己都唱到有些哽咽。

也許他流眼淚了,因為那麼巧的,小念念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臉。

這一幕畫面,這隻一歲多小女孩伸出來,撫摸爸爸臉龐的小手,在歌聲的烘托下,溫暖著,也刺痛著屏幕前的無數人,……

也許不知多少人掉了眼淚。

宋妮和小項凝早就開始跟著哭了,連越來越不易動情的黃亞明,還有「始作俑者」許庭生自己,都禁不住眼眶酸澀,不知所措……

事情到現在,雖然勉強可以說是還在控制之中,但是回顧整個過程,付誠爸媽有責任,是造成這樣局面的最大責任人,但是其實,付誠自己又何嘗沒有責任?方雲瑤,又何嘗沒有責任?

只有小念念,這個只有一歲多的小女孩,何其無辜,她之前沒有爸爸,現在,沒有媽媽……在她還什麼都不懂的時候,「別人」,替她做了選擇。

……

畫面里,念念伸出手,摸了摸付誠的臉。

這幾天不知瘦了多少的方雲瑤,一霎間,哭到不能自已。對比女兒和付誠,對比一家團聚,那些退讓真的需要嗎?那些恐懼真的那麼難克服嗎?逃避,真的應該嗎?

就算不被認可又怎樣?難道付誠也不能信任嗎?

就算是付誠的爸媽又怎樣?就不能自私一回嗎?

她知道許庭生家在哪,知道付誠在哪,知道念念在哪……

付誠緊接著更新了一條微博:

「念念好像有點發燒……」

方雲瑤扔掉滑鼠,她什麼都顧不上了,衝出房門。

急促的敲門聲。

許庭生微笑著開門。

方雲瑤看見,付誠抱著孩子站在對面等她。

「來了?」付誠溫和、平靜的說,「快抱抱念念吧。」

「媽媽,媽媽……」念念在付誠懷裡,卻整個人向她傾過來。

付誠蹲下,把念念放在地上。

念念蹣跚著向方雲瑤走去。

「嗚……」,毫無形象的哭泣,方雲瑤趕緊迎上前,一把將女兒抱在懷裡。「念念,媽媽錯了。」手掌貼上女兒的額頭,方雲瑤表情驚慌的試了又試……「你不是說,念念有點發燒嗎?」

「怎麼可能?我可是國民奶爸。怎麼可能會讓念念發燒?可是,念念和我,都不能沒有你。」付誠笑著說話,卻流了眼淚。

方雲瑤稍一琢磨,全都明白了。抽了抽鼻尖,「你就欺負我吧……」她帶著哭腔說。

「好埃」付誠笑著說。

方雲瑤懷抱著念念不說話,看著一屋子人,明明都比她協…可偏偏就是她最不懂事……問題想清楚之後,發現自己是那麼的懦弱和幼稚,方雲瑤當場有些尷尬。

還有更多的,是愧疚……

「選一個吧。」付誠突然說。

「選什麼?」方雲瑤迷惑的問。

然後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付誠左手的一根繩子,和右手的一串鑰匙。

綁起來?

還是把這當家?

選吧。

「這回真綁。」付誠說。

方雲瑤沉默了一會,有些無奈的往前幾步,低頭從付誠手裡拿了那串鑰匙。

「咱們暫時先霸佔庭生家一段時間,回頭我在附近找找房子。」付誠說。

「嗯。」方雲瑤點頭,像個聽話的小媳婦。

「房卡給我,我去酒店幫你提行李,退房。」付誠說。

「嗯。」方雲瑤點頭。

付誠出了門,許庭生幾個連忙讓方雲瑤坐下,倒了水。小念念幾天沒見媽媽了,膩在方雲瑤懷裡不肯出來……

「你看,念念多想你埃」宋妮說。

方雲瑤尷尬的點了點頭。

「可不能再跑了。」許庭生笑著說。

方雲瑤繼續點頭。

過了一會,她才反應過來,這感覺反了。

「這個,你們都早就算計好了是吧?你們,你們就會跟付誠合起伙來欺負我,從以前就是,踢球那次,你們學校晚會那次……」方雲瑤說,「別忘了,我可是你們老師……」

「可不是」,黃亞明笑著說,「我們正好報仇了,你忘了當初你抓住我們三個抽煙那次了?怎麼求都不肯放……方老師,你當時沒想到吧?你把自己孩子他爸都給抓了……哈哈哈……」

滿屋子笑聲。

***

晚上可別忘了我早上更了兩章。碼字慢真可憐礙…去睡覺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