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七十一章 有路可走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7-25 07:21  |  字數:3759字

第四百七十一章有路可走

許庭生以為這樣回答項凝會高興。兩世情緣這種故事,在電影小說里,難道不是總能惹得姑娘們感懷落淚?無來由的愛,難道不比具體愛你什麼更深刻?

可是身後的小丫頭聽完答案,在他肩後拍了一掌,氣鼓鼓的起身獨自走了。

許庭生有些茫然的追上去,拉她手臂,被甩開,牽她的手,被甩開,擋她的路,被繞開,情急之下直接去抱,被推開……

臉板著,嘴撅著,這氣性不小。

「我錯哪了?」許庭生問。

「你錯哪了?」小項凝也問。

許庭生想了想說:「我真的不知道呀。」

「那我覺得你的意思」,小項凝偏頭認真說,「就是你喜歡我,還是只是因為大項凝。怎麼可能真的前世你就喜歡我呢?那只是因為你喜歡過一個像我,不是,是我像她的人……」

許庭生一下沒接上來。

「可是我是真的喜歡你,不是因為別人,就是你,知道嗎?」小項凝委屈說。

「嗯。」許庭生開心的點頭。

「可是你呢?」

「我也是喜歡你,真的是你。」

「真的?」

「真的。」

「那你喜歡我什麼?」

「都喜歡。」

「不行,要說具體的。」

「喜歡你漂亮。」

「嗯,還有呢?」

「可愛、善良、寬容、樂觀,生活態度積極,陽光、小財迷又捨得幫人,真實,不作不假,糊塗又認真,傻,愛上了就以為是最好的,……」

「嗯」,小項凝臭不要臉的照單全收,說,「還有呢?」

「……,臭不要臉。」

「咦~,好吧,也算。」

許庭生把終於露出笑臉的小丫頭打橫抱起來,在她一路咯咯的笑聲中回到江邊。項凝就這麼賴在許庭生身上不下來,雙手摟著他脖子,抬抬身子在他耳邊小聲嘀咕說:

「大叔,我們都好久沒有了……」

「好久沒有什麼?」

「吧嗒。」眼睛水汪汪的,兩片薄唇打了個響。

「……,閉上眼睛。」許庭生說。

「嗯。」閉著的雙眼,長長的睫毛微顫,小緊張,但是還有微微翹起的嘴角。

這一次沒有逃,有些緊張的小喘息,青青澀澀的「呢哦」,但是很勇敢,小小的舌尖柔柔的滑了一圈,兩排貝齒沿著大叔的雙唇輕輕「撕咬」了一遍,偶爾咬住了,帶一點小拉扯,十六歲的小丫頭,竟然不知哪來的……有點兒小狂野。

許庭生被撩了,正打算火熱的回應過去,嘴巴被一隻小手封住了,懷裡人退開一些。

「這樣……你是不是很喜歡?」

「哪樣?」

「咬。」

「嗯。」

「嗯。」

「哪學的呀?」

「你過來點」,小項凝改成直坐在許庭生腿上,把他拉近說,「葉青姐姐教我的。」

「她教你這個?」許庭生問。

「也不是」,小項凝說,「我不是經常跟她住嘛,有一天,她手機放床上了,和男朋友聊天的信息開在那裡,……」

「你就偷看了?」許庭生說。

「就一下就看到了」,小項凝有些尷尬的辯解說,「然後,就多看了一點。」

「那你都看到什麼了?」

「葉青姐姐男朋友說,實在扛不住了。她回,親戚還在。然後她男朋友回,那……咬。她回,你呀。她男朋友回了個很開心的表情符號。就這樣……」

「然後你就問葉青了?」

「嗯,她就教我了,親親的時候可以這樣輕輕咬一下。」

「這個騙子……」許庭生咬牙切齒說。

「怎麼了?她騙我的嗎?」小項凝問。

「沒,她沒騙你,沒事。」許庭生說。

其實,這也就是05年末,06年初,若是再晚幾年,特別是到了「污」文化盛行的那幾年,大概有人不懂才顯得奇怪。

許庭生記得前世上大一,一群室友坐在一起上大課,正好因為有個室友割了,所以大家嘻嘻哈哈的說起割包皮的話題……

結果,前桌一個同班的女生轉回頭問:「什麼是包皮?」

室友猶豫了一下,回答說:「包子的皮。」

然後女生說:「哦,那我也不喜歡吃包皮,食堂的太硬了,不過我都是用撕的……」

後來,這個女生就有了個綽號,叫「手撕包皮」。以至於每次出去聚餐,只要她在場,都會有人故意點一份手撕包菜,然後一群人笑翻過去。

「還有哦,我問你哦,餓,就是繁體字的餓,又是什麼意思?」小項凝問。

「又是在葉青那看到的?」許庭生無奈道。

「嗯,葉青姐發的,親戚走了,餓。那天晚上她就沒回來睡。這個我沒問她。」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苦笑說:「那,這個大概真的就是因為來親戚比較傷身體,所以葉青叫譚耀一起吃飯,補充營養吧。」

「是這樣嗎?」

「嗯,是這樣。」

「哦,我還以為有別的意思」,小項凝猶豫停頓了一下說,「那個,你是不是特別可憐啊?她們說的,你最慘了。」

「呃……」

「我」,小項凝支吾了一會,說,「其實我有點想快點給你生個寶寶,像念念那樣漂亮的,或者我們生一個男寶寶,跟念念訂娃娃親,可是我還沒長大,對不起。」

許庭生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自己還是小朋友呢。」

……

……

在付爸發來那個副市長女兒的照片,說了那些話之後,作為旁人,大多開始覺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