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六十二章 心防決堤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邊大聲說。 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 許庭生看看黃亞明,說:「你死定了。」 黃亞明被一圈憤怒的目光包圍,「我真該死。」 每個人都在想象那個畫面,每個人,都情難自已。 ...

第四百六十二章心防決堤

付誠說:「我來接你和念念回家。」

這句話,也許她曾經不止一次在夢裡聽過,期待過,最後卻不得不提醒自己,不可能。一霎之間恍惚是夢,方雲瑤咬著嘴唇,轉頭看著付誠,……

強忍,她想說不能說的那個字:好。

「我們回去,好不好?」付誠再問。

方雲瑤終於還是閉上了眼睛,無語凝噎,緩慢但是用力的搖了搖頭。然後,她把臉埋在懷裡的小念念身上,依然帶著哭腔的小念念伸手扒拉著,嘴裡含糊的說著,「媽媽,媽媽……」

沒有人出聲。直到方雲瑤重新抬起頭。

她一手還抱著小念念,有些局促的拿另一隻手的手背擦了眼淚,再把亂髮撥了撥,勉強笑一下,然後認真說:

「付誠……我,我沒騙你。方老師真的結婚了,對不起,你太小了,我等不起,我沒有那麼傻,所以……當初沒給一句交代就走,是我不對。對不起。」

付誠愣了愣,本來複雜的情緒被方雲瑤認真但是幼稚的行為氣得有些無奈,這是……還在騙?這,還能騙得了誰?

「不是啊,我真的結婚了。」撒了謊的方雲瑤看著一群人的眼神都是無奈,有些慌亂的強調說。

付誠心疼了,儘管此時他還有很多事情不明白,但是,這一霎她拙劣的表演,明明藏著太多的無奈。她還說,她沒有那麼傻,兩年了,她獨自艱辛的生活,生下他們的孩子,毫無道理的堅持,如果這樣還能說不傻,那什麼是傻?

此時的付誠還不知道那些更傷更痛的情節,就已經恨不得弄死自己。

但是,這不是時候,就像黃亞明說的,這個時候,他最好霸道些。

「那你告訴我念念多大了,大名叫什麼?」付誠說。

方雲瑤張了張嘴,沒說話。

「一周歲多了吧,咱們女兒,叫付晴」,付誠說,「是你那次一走馬上就結婚?然後真的這麼巧,嫁的人也姓付?」

話說到這份上,所有人都覺得方雲瑤已經沒法再說什麼。

可是她還是點頭,說:「嗯,是這樣的,是有點巧。」

付誠終於確信黃亞明說的是對的了,這事沒法講理。他站到方雲瑤和念念身邊,稍稍矮下身子貼近念念,說:「你自己看,念念像我比你都多。」

方雲瑤帶著哭腔,搖頭,賭氣似的說:「不像。」

付誠也哭,看著方雲瑤,特別認真的說:「像。」

方雲瑤堅持:「不像。」

付誠也堅持:「像。」

兩個人一面淚眼相對,一面令人無語的爭執著……如果這也算爭執的話。

小念念都糊塗了,左看右看,以為他們在逗她玩。

旁觀的一群人已經看不下去了,黃亞明和許庭生對視一眼,苦笑,然後站出去一步,說:「方老師,付誠,我說你們倆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來,我做個裁判,我看看……」

「像,這要說不是付誠的孩子都沒人會信。」他無比篤定的說。

方雲瑤「孤立無援」,努力還想再說點什麼。宋妮走近些,伸手說:「方老師,讓我抱一下念念吧,剛剛誰都沒搶贏付誠。」

她把念念抱在手裡。

然後說:「保溫杯誰撿了?還有誰會泡奶粉?」

張寧朗舉起保溫杯,長辮子寧夏舉起手。

「來,方老師包給我……」宋妮把方雲瑤的雙肩包拿過來,招呼其他人說,「來,咱們給念念泡奶粉了,念念餓了……」

一群人湊到了一邊扎推,哄的逗的,泡奶粉的唱歌的。

方雲瑤和付誠相對站著。

許庭生微笑著走過去說:「那邊有地方坐,你們倆好好聊聊。」說完他又湊在付誠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跟你爸媽有關。」

這個問題許庭生可以從前世情況推斷,那次付誠說他爸媽去醫院看望方雲瑤,許庭生其實就已經有了一些擔心和懷疑,後面發生的情況印證了他的想法。

他先前一直沒告訴付誠這件事,是因為不想看到在方雲瑤出走的情況下,付誠再和家裡鬧得不愉快,他承受不了那麼多。

但是現在,他不能不說。

付誠轉過頭,瞪大眼睛看著許庭生。

許庭生堅定的點頭。

對於付誠來說,這一刻他比之前任何時候都痛,因為之前,他痛苦,但是還有許多不懂,許多猜測,也曾經想過,方老師可能還是在意年齡差距,覺得不實際,不敢將終身託付。

所以上一次,當方雲瑤在電話里說她結婚了……付誠會相信……

如今問題明確,那麼所有情況都變得脈絡清晰。方雲瑤被他的父母拒絕、逼迫,獨自默默承受,最後給了他一段最美好的時光,然後遠走,艱辛生活,生下他們的孩子……

看著方雲瑤憔悴的臉龐,付誠伸手又收回,說:「對不起,老婆,我對不起你和念念。給我個機會贖罪,給我個機會好好照顧你們。」

方雲瑤滿是淚痕的臉上多了窘迫。

「你,你……不許亂叫。」

他叫過她方雲瑤,親近的時候開玩笑也叫過瑤瑤……最喜歡,最習慣的,還是方老師。這是第一次,他叫她老婆。不是玩笑。

「我沒亂叫,反正就是這麼回事了,我們人多,念念還在我們手裡,你也跑不掉。你現在再說不喜歡我,說你嫁人了也不行了,對吧?」付誠說,「我們把問題解決就好。」

方雲瑤看著付誠,「什麼叫你們人多,念念還在你們手裡,我也跑不掉……」

「事實啊,我們剛剛已經商量過了,這次綁也先綁回去再說。」付誠一點不像開玩笑。

「你敢?」

「嗯,敢」,付誠說,「這兩年,你和念念過得很辛苦吧?」

這一回付誠終於伸出手,方雲瑤閃了一下,終於還是沒躲開。付誠的手撫上她的臉龐,用拇指擦拭著她眼眶下的淚痕。

方雲瑤抬起頭,看著付誠。

「怎麼了?想跟我說什麼?」付誠說。

他在等她把委屈說出來。

方雲瑤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雙手把亂髮撥了撥,有些局促的說:「我,我是不是老了很多?很憔悴。是不是變難看了?」

女人啊,果然什麼時候還是免不了在意這些,尤其是在她心裡的那個人面前。

「還是好漂亮,你和念念都好漂亮。」付誠笑著說。

「亂說。」

「真的。」

「念念是很漂亮。」

「對啊,那是因為你漂亮埃」

「你剛剛不是說她更像你啊?」

「都像」,付誠說,「念念,是不是念念不忘?」

方雲瑤心頭猛然間一陣酸澀,眼眶再次泛紅,她看著付誠,終於無法繼續掩飾,點頭:「嗯……我好想你,我和念念經常都看你的視頻,我都跟念念說這是爸爸。念念一點點大的時候,我抱著她坐了三天火車去岩州那個酒吧看你,我們躲在角落裡,還被人趕出來……他們很兇……我就是想讓念念看看你……」

這是情緒的發泄,方雲瑤一邊大哭,一邊大聲說。

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

許庭生看看黃亞明,說:「你死定了。」

黃亞明被一圈憤怒的目光包圍,「我真該死。」

每個人都在想象那個畫面,每個人,都情難自已。

何況付誠?

兩年,方雲瑤無比堅強,面對突然劇變的生活,默默堅韌的支撐。只是這一刻,心防決堤,她終於一次回歸那個脆弱,原本並不勇敢的女孩,趴在付誠肩頭,訴說這兩年的委屈……

「懷著念念,工作很難找,好不容易一家肯要我,我挺著大肚子上課,一直到被送去醫院。」

「怪我不好,念念是早產,出生時好小好小一個……我和念念都差點死掉了,你知道嗎?」

「好多人都笑我,他們也笑念念沒有爸爸。」

「……」

拳頭捶在付誠胸口,歇斯底里的哭泣和訴說。

付誠……

一刀,一刀,一刀,……扎在心上。

***

感謝打賞:

寂寞大血崩;威靈頓公爵;許oo;項凝黨萬萬萬萬歲;騎著公豬看世界;coffeecat407;項凝黨萬萬歲;miterl;老夏12afery;赫赫t;帥的小分隊;*凡俗;阿畫頭上長蘑菇了;秋葉空蟬;sacsacas96815360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