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五十八章 那些不知道的事(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7-19 09:25  |  字數:3965字

第四百五十八章那些不知道的事

大四畢業那年,學校辦了一個大型招聘會,當時其實已經草簽家鄉縣城學校的方雲瑤陪著室友去了。

就是在那次招聘會上,她看到了漸海省麗北縣教育局教師招聘的攤位和橫幅:人才引進,不限戶籍,解決戶口、住房……

麗北不出名,但是漸海省是出名的東部經濟發達省份。

方雲瑤想了想,那麗北應該也不差,一問,教師工資待遇比老家兩倍還多,還有各種福利補貼,高考獎……

想想父親不算康健的身體,母親的辛勞,老家的落後……方雲瑤報了名。

從大學畢業到26歲,在麗北,在麗北中學,方雲瑤的人生其實可以算波瀾不驚,除了無法避免的那點兒身為異鄉人的孤獨,譬如,空蕩蕩的教工宿舍樓……

但是,比起每月可以寄給家裡的幾百塊錢,自己存摺上慢慢增長的小數字,這其實也不算什麼。

26歲的方雲瑤在學生和同事面前依然像一個大學女生,但是,家裡已經開始著急了,身邊的同事大姐們,也開始熱心的幫忙張羅。

方雲瑤其實並不抗拒這個,有人幫著介紹,感覺還行的話,她也會去見一面,畢竟女孩的心,對於婚姻和愛情終歸是有期待的。

可惜她期待中的那個人,始終沒有出現。

也就是在這一年,她帶完了她教師生涯的第一屆高三。一個她教了三年,叫做付誠的男孩在畢業晚會上喝醉了向她表白。當場,方雲瑤哭笑不得。

那天晚上,她打電話和大學閨蜜聊天,故意語氣曖昧的說:「還記得我大學時候,跟你描述過的那種我期待中的男生嗎?」

她說:「我遇到一個男生,他有溫暖的聲音,眼神清澈。我對他的了解不多,不過有三年的印象,我想,他應該性格溫和,有點靦腆,有點小文藝。對了,他彈吉他很好,唱歌也是。還有,他很好看。」

閨蜜說:「那你還有空在這裡跟老娘閑聊?趕緊下手啊。」

方雲瑤說:「兩個小時前,他剛跟我表白了。」

閨蜜說:「……,我知道了,你是來炫耀的。」

方雲瑤說:「不是呀,我都說了是男生了……他是我的學生,今年畢業,我比他大七歲。」

故事到這裡,其實已經是一個節點。方雲瑤怎麼也無法預知,後來,會有一個那麼長,那麼難的故事,既美好,又殘酷。

後來,他為她避免了一場錯誤的感情,一個可怕的人。那天他為她打了一架,又在房門外守了一夜,他們第一次對坐聊天。

她在他面前安心入睡,他回到房門外守到天亮。

他說,方老師,我只是希望你能找到一個很好的人……可是,明明他就是除了父母之外,第一個這樣在乎,這樣保護她的人。

再後來,有一次酒後的對話。

她說,可惜你還小。

他說,你等等就好。

或許那天就不該喝酒,因為,他的膽子就這麼變大了。他在球場上放肆的表白讓她嚇了一跳。那一次驚嚇真的很大,方雲瑤這麼跟自己說,因為,她從沒有過那一刻,那樣激烈的心跳。

關於那場在他的大學迎新晚會上突如其來的表白,方雲瑤其實有時候想想很氣惱,因為會尷尬,因為那一次,如果誠實的話,她明明可以不去,卻偏偏「送上門」……要承認嗎?她想他。不知從何時起,她會想他。

那天他唱了一首歌叫做《童話》,唱到淚流滿面,一遍遍說,請你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幸福和美好是結局。

就在那天晚上,她決定去相信一個童話,決定賭上青春的尾巴,名聲,還有很多……等他長大。因為她知道,生命里註定不會再有一個這樣的人。

她悄悄計劃調去他的城市。

她為他織了一件黑色毛衣。

後來,那件毛衣染了血。那段噩夢般的記憶里,美好的只有他。當他在學校司令台上倏然跪倒,告訴所有人,他犯了錯,錯在他愛上了一個女人,她方雲瑤,是他的老師。

她想著,那就陪他一起錯。

從無邊黑暗中醒來的第一眼,她看見的第一個人,就是他。從那一刻起,方雲瑤知道,這一生,她已經不可能再愛上另一個人。

康復期很艱難,但是也很美好,雖然那個笨蛋還是每次叫她方老師,連她的手都不敢牽。

「明明有時候那麼勇敢的傢伙,又這麼沒用……你再不牽我的手,我就老了。」方雲瑤有時候也惱。

想著不顧一切,想著不怕,但是,在聽說他的父母要來醫院看望自己的那天,方雲瑤還是緊張得不行,她期待被接受,願意努力,哪怕受些委屈。

……

付誠父母到病房的時候滿面笑容,溫和關切,他們放下果籃,叫付誠先出去幫忙訂酒店,他們要跟方老師聊一聊。

父母顯然是在故意支開自己,付誠有些緊張不安,方雲瑤微笑眨眼,告訴他沒事。

付誠離開病房,方雲瑤有些艱難的從病床上爬起來。

「叔叔阿姨,我給你們倒水。」她其實很緊張。

「不用了,再說,你都快三十了,叫我們叔叔阿姨,我們也受不起。」跟在付誠面前溫和的態度完全不同,付誠媽媽的第一句話,就讓方雲瑤的心墜落到了谷底。

「我,我二十七,虛歲。」像一個無助的孩子那樣,方雲瑤認真的解釋。

「隨便吧,總之我們來,就是……你就當我們求你放過付誠吧。」付誠爸爸說了一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