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五十七章 千年永固都江堰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交給老人,自己拿了一個超大的保溫杯,似乎是去找地方要熱水。 老人抱著孩子留在原地,不斷哄逗著…… 那個正走開的女人,叫方雲瑤。 許庭生知道宋妮這一行為什麼要選擇成都和這周邊了,...

第四百五十七章千年永固都江堰

旅行前三天的行程都在成都,第一天,十四個人還是集體活動,逛了熊貓基地,寬窄巷子,武侯祠,錦里等著名景點,吃了兩頓特色的當地大餐。

然後第二天,斗膽試了超辣川味的幾個,就開始叫苦連天了。

小項凝還好,許庭生知道小項凝過兩年會有長痘的毛病,特意盯著她,不敢讓她多吃。

也就是從第二天開始,男生們的熱情就開始下降了,團隊開始分散。

除了張寧朗這個好男人去陪長辮子學妹逛街拎包,剩下的男生就找了間茶樓,喝茶、打牌、聽曲,美其名曰:偷得浮生半日閑。

同樣從第二天開始,夜裡,那五張房卡開始有了用處。

許庭生留心觀察,只要老歪和譚耀沒有一起消失,也就是說至少那邊李琳琳和葉青當中,還有一個陪著小項凝,他就無需擔心。

第三天,許庭生帶著小項凝單獨逛了一天,其實這一趟行程,許庭生多少有些擔心她會不習慣,畢竟項凝年紀最小,除了李琳琳又都是和陌生人接觸。

好在,小項凝完美的保持著前世樂觀開朗的天性。

第四天,這次旅行真正的主角宋妮提議去都江堰。

都江堰本身是一處古,也是一個縣級市……不知為何,明明車子可以把人直接送到風景區,宋妮卻堅持要在市區下車,先逛了一圈,才去了那座聞名世界的水利工程。

七轉八彎,從簡樸的街市走進了一個草木茂盛的所在。臉面漸覺滋潤,眼前愈顯清朗,這地方其實也不需要人指路,只要跟著人群走,或者乾脆只向著臉上感覺更滋潤、更清朗的去處走,就一準錯不了。

「拜水都江堰」——這是水的氣息。

大名鼎鼎的都江堰很快出現在了眼前。

初見,水聲不算太響,畢竟這些年,多大的水利工程都已經建起來了,見過葛洲壩,壯觀這個詞,多少跟都江堰扯不上太大的關係。

一群人總算聚集而行,跟著人群往前走,然後陡然被水聲一驚,已經到了伏龍觀前。伏龍觀是紀念李冰的廟宇,傳說李冰父子治水時曾制服岷江孽龍,將其鎖於離堆下伏龍潭中,後人依此立祠祭祀。

左側寶瓶口,江水奔騰澎湃,氣勢磅。觀后最高處建有觀瀾亭,兩層八角,憑欄遠眺,可見魚嘴、索橋及岷江激流、西嶺雪峰。

一群人在這裡停留了下來。

多數人在拍照,或看風景,或嬉鬧……

許庭生則有些走神,他前世是學歷史出身,見到古多少會比常人多幾分感慨,多一點懷古的情緒,想想李冰,想想那樣條件下的浩大工程和智慧,好一個千年永固的都江堰。

宋妮拉他的胳膊。

許庭生轉頭。

然後是黃亞明,付誠……

其他人問怎麼了,宋妮說:「先別說話。」

高處,三個人。

一個五十多歲的阿姨,一個年輕女人,一個抱在女人懷裡的粉嘟嘟的小女孩。

三個人走在一群人的最後。

小女孩哭鬧了幾聲,女人猶豫了一下,將懷裡的小女孩交給老人,自己拿了一個超大的保溫杯,似乎是去找地方要熱水。

老人抱著孩子留在原地,不斷哄逗著……

那個正走開的女人,叫方雲瑤。

許庭生知道宋妮這一行為什麼要選擇成都和這周邊了,方老師給她打過電話,公用電話也是有區號顯示的,她不可能為了打一個電話跑出一個市去……

許庭生知道宋妮為什麼一到成都就拖著同學出去滿街跑,為什麼到了都江堰要在市區下車先逛一圈了。

這是一次畢業旅行,也是她那份奇怪的執念在繼續……哪怕這其實跟大海撈針差不多……

「我只是想反正都是出來玩,順便,沒準,碰巧……」宋妮一邊發愣,一邊自言自語說。

是的,付誠一年多千辛萬苦的尋找都沒有蹤跡,這回,是執念也好,是碰巧也好,不早一分,不晚一秒……快要兩年不見的方雲瑤,就這麼遇見……

可是,這樣的遇見是否還有意義,或者,只是為了讓付誠看她一眼?

「我只是不願意相信,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這樣,她已經有孩子了。」宋妮在自責。

付誠沒說話,他看見她了。

白色的羽絨服,褐色的褲子,黑色的鞋子,頭髮拿發繩紮成馬尾,有一些髮絲散落在額前、兩鬢,她一手拿著一個很大保溫杯往前走,另一手,隨手把亂髮撥到耳後……

很質樸的打扮,也許有了孩子,女人總是容易忽略自己,不再那麼精緻。

方老師依然漂亮,但是憔悴了很多。

那年26歲的她,坐在迎新晚會的觀眾席里,根本沒人能分辨她已經不是大學生,那時候,她會因為感動哭得像個小女孩,笑得像個小女孩,會紅著臉笑著問剛剛表白的付誠:「這下怎麼辦?」

如今的她,臉色平靜,有了歲月的痕,當她看著孩子的時候,依然有漂亮而溫暖的笑容,但是,她真的憔悴了很多,僅僅兩年不到。

付誠在發抖,依然一句話沒有說。

「怎麼辦?」黃亞明替他說。

這一刻,除去付誠外,知情的三個,幾乎每一個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宋妮在內疚,黃亞明在發問,許庭生一片空白。

走,還是留?

問候,還是當沒遇見?

畢竟付誠曾去過她的老家,聽人說她家人在村裡發了喜糖,她,已經結婚。後來,她也曾親口說過:「我結婚了,我很幸福,請你別再找我。」

「走吧。」黃亞明說。

「你們誰能分辨,那個小女孩大概多大?」一直渾身微微在顫抖,一句話也不說的付誠,突然開口。

「嗯?」

「你們誰能分辨,那個小女孩大概多大?」付誠的目光沒有半分偏移,看著高處老人懷裡的小女孩,麻木,沒有語氣,又說了一遍。

分辨小孩的年紀?這事對於一群20歲左右的小年輕來說,確實很難,大家根本沒這個經驗,所以剛剛,也沒有人意識到這一點。

尤其這是冬天,小女孩穿得很嚴實。

「至少一周歲多了。」長辮子寧夏突然說。她不清楚具體情況,但知道事情肯定不平常。

「你確定嗎?」付誠轉頭看著她,目光完全不同平常。

「嗯,確定。我爸媽前年偷偷給我生了個弟弟,比我小好多,所以我在家的時候,都是我帶的,我知道小孩子大概多大……」寧夏認認真真的說。

付誠看許庭生,看黃亞明,看宋妮……

「你們看那個小女孩像不像我?」

許庭生、黃亞明、宋妮……一瞬間明白了……頭皮發麻的感覺……

「付誠的孩子。」

「方老師替付誠生了一個女兒。」

「這怎麼看得清楚,直接問吧。」

……

……

「咯咯……啦啦啦……噠噠噠……」

小項凝對著小女孩做鬼臉,逗她笑。

「奶奶,她真漂亮。」小項凝說。

「小寶貝,你叫什麼名字呀?」她學著童聲,歪著腦袋問小女孩。

「我叫念念」,方媽媽替小女孩回答,她對小項凝這樣的小女孩不會有什麼防備,更何況,小項凝真的很可愛,也很會逗孩子,「來,告訴姐姐,寶貝叫念念,念念……」

方媽媽說了幾聲,她懷裡的小女孩一邊咯咯笑著,一邊含糊不清的重複,可愛的童聲,脆脆的說著:「念念……念念……」

她已經能說簡單的位元組,這似乎印證了寧夏的判斷。

「奶奶,念念是小名吧?那她大名叫做什麼呀?」

「叫付晴……」

念念……念念不忘……

付晴……負情?……

姓付。

付誠嗚一下哽住,跪在了地上,許庭生的胳膊被他拽得生疼。

***

寫那些都江堰,景點啊,不是水……是我想寫出突然之間的感覺……然後沒有修飾的短句,也是為了這種感覺,可惜,它是第五章……今天寫到第五章,腦子已經有點僵了……

真的沒力氣寫了,斷章在這,也沒懸念了,別生氣。我要是故意,這五章就應該明天爆了……明天換榜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