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五十章 握著刀的高手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區的業務開拓……我要帶過去25個人。」 他說到這裡停住了一會,給台下的人時間議論和思考。 「誰願意跟我去?誰能跟我去?現在說都還太早,我只希望,你們先知道有這麼回事,然後,都先在心裡量...

第四百五十章握著刀的高手

張興科不是一個好人,他是一個認為「惡,才是成佛捷徑」,說出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所以,我要先舉起屠刀」的人。

他坑過許庭生,也坑過互誠盛海分校的前身,還坑過盛海不知幾家培訓學校,不知多少人……

他在盛海的這一敗,因為涉及許庭生勸過,也提醒過他的那個女人,所以,他沒有跟許庭生細說,但是許庭生很確定,以他的性格和手腕,盛海的那些培訓學校,應該也不好過。

造一個兩敗俱傷,然後帶著網站抽身離場,果斷選擇抱互誠的大腿,背靠互誠報復回去……再趁著許庭生有需要,想用他,獅子大開口……這些都是他乾的。

關於股份的問題,許庭生、陸芷欣、天宜三家一起跟他談,談到想一槍打死他。

副總裁的位置,是他拿許庭生做砝碼,私下主動找陸芷欣要的……

他「無恥」得何其磊落。

最後,甚至加盟互誠,他都開誠布公的表示,自己是在沒辦法的情況下,先投誠……一個「先」字,他連日後很可能另有打算的心裡準備都不隱瞞。

張興科,他就是這麼一個人。一個對互誠眼下局面最有利,最適合的人,當然,以他的才幹,也必然是能幫助互誠發展的人。

而且,他是一個很清醒的人,所以,目前這個階段,還是同舟破浪的時候,作為利益共同體,面對大發展的機遇,至少近一兩年時間,他會盡心儘力推動互誠發展……

至於以後,不好說。

總之不管怎樣,許庭生敢用他,陸芷欣也敢。

一片掌聲中,張興科對著台下的互誠員工們鞠了一個躬,然後起身,先轉向那群記者,笑著臉說:「報道的時候不要提我啊,尤其不要提我那些話……不然,就等著律師函吧,告你們誹謗。別忘了,我們互誠,可是起訴狂魔。」

記者們回以苦笑,他們的報道本就不會將張興科當做主要內容,相對許庭生退出互誠,他的加盟,最多也就一筆帶過的事。

所以,他們並不介意張興科的「威脅」。而且,互誠「起訴狂魔」的稱號是實實在在的,而且確實挺嚇人。

台下的互誠員工和股東也在苦笑,張興科進入角色很快,他已經開始說「我們互誠」了,這個臭不要臉的,剛剛還說自己差點逼死互誠。

「接下來一段時間,我會呆在岩州,熟悉公司業務和管理,也跟大家熟悉熟悉」,張興科在台上繼續說,「然後呢?過一段時間,我會入川,負責互誠在西南地區的業務開拓……我要帶過去25個人。」

他說到這裡停住了一會,給台下的人時間議論和思考。

「誰願意跟我去?誰能跟我去?現在說都還太早,我只希望,你們先知道有這麼回事,然後,都先在心裡量一量……

這是一個多大多好的機會,不用我多說吧?這一趟過去,可就我一個高層,什麼意思?意思就是,西南分公司,每個領導崗位都缺人,打下那片江山,你們就是功臣,就會在互誠有自己的位置。」

最後幾句話,張興科說的很激昂,很有感染力,他本就是一個很有領導力的人。

看著台下無數雙熾熱的眼睛,張興科笑了一下,說:「誰有想法,有能力的……歡迎私下跟我自薦,中層,可以,普通員工,可以,你新入職,都可以……歡迎,再見。」

張興科離開了演講台,會議結束。

散場的路上,正準備去辦公室唐雨菲問王拓,為什麼張興科這麼早就公開在台上說出來他要帶人去西南,還說得這麼有煽動性?

王拓笑了一下,回答:「從他說完這段話,他就已經開始在互誠擁有自己的勢力和親信。高手,厲害。」

唐雨菲凝神想了一下,明白了。

當張興科說完這段話,這位原本還是孤家寡人,似乎註定要承受一段時間猜疑和疏遠的新任副總裁,就成了一個碼頭,有野心,有想法,有志氣,有能力的員工,中層……會主動向他靠攏、依附。

而其他高層,會因為他明言要走,自然的就放下了一些戒備,還有競爭、打壓、排擠,給小鞋的心理。

所以,就是王拓說的,高手、厲害。

張興科,是一個手裡時時握著刀的高手。

……

……

張興科留在了岩州,老金父子倆也是,他們把這一趟當作旅遊,雖然其實岩州沒什麼好玩的,畢竟整體吃喝玩樂都還不錯。

父子倆白天亂晃,晚上混明耀酒吧,過得樂不思蜀。

「你能想象,酒吧里,一個小屁孩到處找漂亮姑娘聊天,然後跟人說,『美女,你的單,本少爺買了』嗎?」譚耀苦笑不得的跟許庭生說著小金山的事。

「這很正常。」許庭生笑著說。

「小金山不讀書嗎?」譚耀問。

正好老金和小金山這時候過來,聽到譚耀問話,老金接過去說:「讀啊,我們不是自己就有培訓學校嗎?耽誤幾天,補上就行。」

「補個屁,我爸沒讀幾天,不照樣賺錢?」小金山在旁邊說。

老金一巴掌就巴了下去,罵道:「滾。時代不同了,你得學你許叔,別學我,知道嗎?……你沒看我現在都拿錢讓他幫忙拿主意了?你個小王八羔子,明天就去學校去。」

關於老金的財富,許庭生並不清楚,也不會去打聽,但是他知道一件事,老金的現金流十分充足,充足到讓許庭生吃驚……這是最難得的,尤其對於許庭生這種習慣了明明幾億資產,卻到處欠債的人來說。

還有一點更讓許庭生吃驚的,是老金的眼光,煤炭行業的沒落還早,但是他已經開始考慮分散資產布局了,所以,他自回國,知道自己在法國遇到那個小子,許庭生,原來這麼有名有才之後,兩人就一直保持著聯繫。

是他先帶著一批兄弟找上了許庭生,尋找投資渠道,然後,才有了許庭生出售互誠股份的事。當然,互誠的那些股份,還沒有辦法滿足老金和他的兄弟們,這幫腰包鼓鼓囊囊的煤老闆的胃口。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