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四十五章 得與舍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話,許庭生沒聽清。 然後,他被她嚇著了…… 「你缺不缺女人?我是指可以上的那種,情人也行,工具也行……你那個小姑娘不能碰吧?……你不想嗎?媽的我算是發現了,只要讓你心裡覺得欠點什麼,一...

第四百四十五章得與舍

沒人知道許庭生的重生身份,所以,就沒有人能真正意義上懂他。

這意味著自信的同時,也意味著幾許看透。他會去爭取很多,是為不枉負這一生。既為自己不枉負,也為讓他在意的那些人,不枉負。

所以,他通過努力給許爸創造了一個機會,去酬他少年闖蕩,青年不甘,中年隱忍的壯志,逆轉前世終其一生未能再起的蹉跎無奈。

前世兩個十餘年相扶的好友。

黃亞明醉心權勢,渴望做人上之人,但前世沒有背景,缺少機遇,用盡一切努力,也未能盡如所願。所以,許庭生創造條件,給他機會,扶他去做大亨。

付誠甘心平淡,文藝青年,重情勝過一切。所以,許庭生時時小心,生意、鬥爭,從不讓他牽絆其中,既然他喜歡玩音樂,許庭生就讓他安心去玩。

只是前生無果的那份情,許庭生為他努力鋪墊過,也摻和過,但情之一字,哪怕先知,終究無法把握。

妹妹前世說過一句話,為什麼我要比所有孩子都懂事。「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似乎是一句誇獎,但其實,裡頭多少艱辛苦澀?

所以,這一世,許庭生就許她不懂事。

前世今生,許爸為許庭生開過不知幾次憋屈的家長會,所以,許庭生就還他一個麗北狀元,至少那一天,他揚眉吐氣,開懷大笑,醉,也醉得開心得意。

前世,許庭生指著高樓與公園向項凝許過願,卻最終食言,所以今生,他在同樣的地方,還她一座凝園。

前世,項凝苦等他三年,所以,今生他去她身邊守護,從她十四……

自然,許庭生也有自己的夢想與牽絆,無法做到盡數釋然,但是,他終歸比尋常人可以看遠幾分,可以有許多,不去計較太深。

一世重生,情比錢重,人比情重。這是許庭生的邏輯,情,自然不止於男女之情。

今生的許庭生,作為一個嘗過死亡滋味的人,若還不知人生末了終歸塵土,還不知人生一世意義所在,把所有精力執著於鬥爭、金錢、權力上,又何嘗不是一種可悲。

他要那份成功與榮耀,譜一段曾經不可想象的人生,因為那些,也是他曾一世苦求而不能得,但是,他更在意,不被這份成功和榮耀束縛,不作繭自縛。

重生三年,至此而論,許庭生已經活出了一段「少年得志」。少年得志這個詞後面多跟著一些類似傷仲永的故事,但,那終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潦倒堅持,苦讀數十年,白髮題金榜,才是真箇一生苦逼。

總之這三年,許庭生在得,亦在舍。得舍之間,不負此生。

……

……

許庭生這一次舍,捨得洒脫過頭,舍掉了互誠的主導權。簡單來說,他就像是站在那裡說:「你要?給你,不必處心積慮。」

以尋常人來看,這無法理解,所以陸芷欣說她不懂。她精心謀划這一切,歸根到底無非是想讓許庭生刺痛,最好痛怕了能妥協,能明悟,什麼才是值得他在意和珍惜的。

她的願景,終究不是毀了許庭生的人生,而是想把他拉回來,想把他塑造成她期待中的樣子,不讓那份天才縱橫枉費。同時,屬於她。

但結局,陸芷欣只剩茫然。

她寧願許庭生跟她計較,然後陰謀詭計也好,各種手段都行,激斗一場,哪怕最後輸的是她,捲鋪蓋滾蛋的時候,她都能帶著笑,都比現在這樣,暢快百倍。

陸芷欣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股份轉讓協議就在她桌上。

許庭生在另一個辦公室,在收拾幾樣必須要帶走的東西。

兩個人之間其實依然有一份默契在,這份默契別人不知,或許就連他們自己,都無法真正明確,因為他們終究不會開誠布公去談這件事,整個過程。

但,這份默契就是在。

其一,在陸芷欣,在那一晚,她在「挪用5000萬」下方加了一豎,寫上「牢獄之災,眾叛親離」之後,打的那個「x」。

這是所有計劃里最狠的殺招,陸芷欣也不是不夠時間去用,許庭生早已經入坑,但是,她打了那個「x」,她終究還是捨不得毀掉他,終究還是會心疼他。

其二,在許庭生,在他知道陸芷欣的計劃,並大致猜出她能用的手段之後,做的決定,補救、自保,然後不是報復反擊,而是一紙無償的股份轉讓協議,償她所願。

這是情感最根源處的默契。

不默契的,是許庭生終究不了解,陸芷欣這樣做最根本的目的,和其中包藏的感情。甚至因為陸芷欣這樣選擇,許庭生在心理上,有一種解脫感。

因為無論如何都無法否認,在事實上,單以今生來論,在許庭生遇見的幾個女孩里,付出最多,幫他最多的,是陸芷欣。而他,也虧欠她最多。

許庭生收拾了一個小紙盒,樣子看起來像被炒魷魚的員工。

唐雨菲看著他說:「我那晚上只是在她門外聽到那些話,看出一點端倪……你,到底猜出了多少?」

「可能是全部。」許庭生說。

「這是不是等於說,你知道芷欣在處心積慮奪走互誠,甚至威脅到你的其他生意,然後,你的決定,是把互誠給芷欣?」

「互誠本來就是她在管理啊,很久了,差不多從剛開始不久就是,她為互誠,為我,付出了很多,這是她應得的。而且,我的精力也不夠用,所以,交給她,是最好的選擇。」

許庭生說得很平靜,另一些話他選擇不說,譬如,許庭生認為互誠時至今日,已經不得不面臨方向上選擇,規模擴大還是業務領域拓展?客觀而言,互誠應該選擇規模上的擴大,那麼,許庭生能做的就很少了。

「這是一種補償?感情也能補償?是不是這樣,你就心安理得了?」唐雨菲問。

許庭生想了想,苦笑說:「就算是吧。」

唐雨菲罵了句髒話,許庭生沒聽清。

然後,他被她嚇著了……

「你缺不缺女人?我是指可以上的那種,情人也行,工具也行……你那個小姑娘不能碰吧?……你不想嗎?媽的我算是發現了,只要讓你心裡覺得欠點什麼,一輩子就算穩了。」

唐雨菲不是說說而已,她有豁出去的架勢,反正面前這個人不同常理,她也無所謂離經叛道。她穿著職業套裝,短西服上衣和短裙,她乾脆利落的把絲襪褪下來,把裡面的布片也褪下來,雙手扶著辦公桌,彎腰……

「許庭生,給點面子,姐迷上你了。」

許庭生說:「你妹。」

唐雨菲說:「我妹沒我漂亮,比我麻煩,上了估計每天跟你要女主角。我……,你不會那麼邪惡,想我們姐妹倆一起吧?」

許庭生:「……」

……

……

許庭生離開了辦公樓。

陸芷欣在協議上簽字。

2004年,陸芷欣為了互誠貸款的事情喝到胃出血,許庭生守在病床上到凌晨,提出給她互誠的股份,她說:「加你欠我一個人情吧……」

同年,陸芷欣在張興科事件中獨撐大局,在學校里受盡委屈,許庭生回來,向她道謝,她說:「你又欠我一個人情……」

後來,apple的審核事故,……

那時候,曾有人問過陸芷欣,「你老是攢人情有什麼用?沒點實際。」陸芷欣當時回答:「別人沒用,但是許庭生,就一定有用……」

現在,她知道,自己手裡攢的那些人情券,已經一把花光了。

***

就一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