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三十章 謊言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7-08 07:11  |  字數:3749字

第四百三十章謊言

許庭生看得見,apple笑著與小項凝談笑的畫面。

也聽得見,有人唱:「……,在逼一個最愛你的人即興表演……如果還能看出我有愛你的那面,請剪掉那些情節讓我看上去體面……是因為愛你我才選擇表演,這種成全。」

是許庭生在逼一個最愛他的人即興表演,情節拙劣,不顧體面。

然而,他已經沒有退路。

校門口和側門果然都堵了人,有岩大的,也有大學城其他學校的,鎮上的,市區趕來的。apple,這個如今有萬千人寵愛、羨慕的女孩,卻連痛疼之後,露出悲傷的表情都不敢。

一群人翻牆,分了兩輛車趕到明耀酒吧,許庭生原本還在想,小項凝不適合去那裡,而且應該早點休息。但是她已經興奮的跟著apple上了車。

她總是愛熱鬧,喜歡新奇。

黃亞明這一晚一直就在酒吧等著,儘管酒吧爆滿,很多人被擋在外面,他還是留了最好的包廂,一個人喝著酒在裡面等候。

譚青靈在這裡呆了一個暑假,開學後終於回去了。

這期間許庭生和她交集不多,偶爾一次,也曾問起,「你為什麼又回來?」

譚青靈回答:「我在外面看過一些人,經過一些事,才發現還是他最好。」

當場,許庭生就沒再說話。

這感覺,就像是幾年後有些女的說的,「玩夠了,傷夠了,找個老實人嫁了」。黃亞明不是老實人,但也有痴情的蠢,所以許庭生仍然會想回她那一句:去你媽的,老實人刨你家祖墳了?

陳靜琪從搬出那個家的那天起,就與黃亞明形同陌路……

有些人受過一次傷,還選擇原諒,但是第二次,死都不會。

關於她搬出來,主動退出之前的那個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宋妮問了許多遍,她才終於說出口。

宋妮轉述給許庭生和付誠,說是陳靜琪說,那天晚上,她擰了毛巾回到床邊,想替黃亞明擦臉,結果喝醉了的黃亞明,一直在喊譚青靈的名字,說他很愛她。

許庭生為此專門找過陳靜琪,問她:「在黃亞明說這些話之前,譚青靈有沒有做過什麼,說過什麼?」

「好像,她就一直跟他說話」,陳靜琪說,「說你們,他們,高中時候的事,一件件,他們有好多故事。」

許庭生想了想說:「那就對了,那時候黃亞明已經醉到失去意識,如果我沒記錯,譚青靈大學是學心理學的,她當時故意不斷給黃亞明構建高中時代的畫面,情境,他失去自主的意識自然也就回到了那時候,所以,他的反應才會是那樣。那時候,他真的很喜歡她,那時候,她還沒給他那些傷,和她的另一面……」

陳靜琪苦笑、沉默良久,才終於說:「算了吧,就算是那樣,他之後總是醒了的,他……算了,許總,我會留在互誠好好工作,請你一視同仁。至於我和他,不會再有半點關係了。」

告別陳靜琪的那天,許庭生也被自己的推測嚇了一跳,如果事實真的是他所想的這樣,那麼譚青靈懂得故意引導、營造那種情況,然後……故意讓陳靜琪聽見……

那麼顯然,這個女孩在跟著小老闆經歷了一些事後,早已經不是曾經那個高中女同學。

兄弟之間沒有什麼需要隱瞞,許庭生把自己的推測告訴過黃亞明。他還曾讓人聯繫過那個小老闆,對方其實也還年輕,也對譚青靈很好,也算是另一個被耍得團團轉的男人,然而結局卻是,譚青靈查實黃亞明現在的情況後,毫不猶豫的分手,回來找他。

這些,黃亞明同樣知道,但是他的回應只有沉默。

感情的事,誰都沒辦法再做什麼。

……

……

這一晚沒人提這些,大家把幸福中的張寧朗灌得七葷八素,意外的,長辮子的寧夏酒量還不錯。場面很熱鬧,彷彿每個人都很愉快。

付誠上台唱了首歌,小項凝不知哪來的興緻,提出來讓許庭生和apple合唱,這一回,拒絕的是apple。

過了一會,酒吧門口站崗的保安上來說,外面好像有傳言說apple在岩州,然後歌迷在學校沒堵到人,又跑來,把酒吧給堵上了。

幾個人跑到黃亞明辦公室開了電腦,打開微博一看,才發現,原來apple出現在岩大迎新晚會的消息,還有一些照片,已經在網上風傳。

然後既然人不在學校,自然就有人推測到了明耀酒吧。

「現在怎麼辦?要不你露個面,像上次那樣勸一下?我怕他們衝進來……」黃亞明有些緊張說。

apple輕鬆的搖了搖頭,然後,她在微博上發了一張夜裡乘車離開的照片,附文說:對不起哦,匆匆來,匆匆走。很晚了,大家別等了,下次見。

照片是她昨天過來的時候就準備好的。

原來,她已經能夠輕鬆應付這些情況,卻終還是有些事無法應對。

不忍心讓這樣的畫面再繼續,許庭生硬是帶著依然興緻勃勃的小項凝提前離開了酒吧。回去的車上,小項凝幾次看著許庭生,欲言又止……

到家之後還是一樣。

洗完澡,她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怎麼了?還不困?」許庭生問。

小項凝搖頭。

「我抱你進去?」

許庭生伸手把小項凝抱起來。

項凝用力的掙扎,跳下來,然後回了自己的房間……

許庭生猶豫再三,只好也回了房間。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門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