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六章 有些人平生不常勇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7-07 12:10  |  字數:3808字

第四百二十六章有些人平生不常勇敢

「如果世界漆黑,其實我很美。

在愛情裡面進退,最多被消費。

無關痛癢的是非,又怎麼不對?

無所謂。」

舞台依然大體漆黑一片。

只有兩束追光。

站在光束里的兩個男生。

白襯衫,衣扣扣到了領口最高那一顆,袖扣也扣著,這樣讓他們看起來有些呆板。

一個握著話筒低頭在唱,一個在等候,兩個人都沒有太多的動作,這同樣有些呆板。

但就是那個感覺,很對。

就連兩個人臉上的半臉面具,都與這首《醜八怪》,那麼的合襯。

被否定的人總是不習慣張揚,哪怕傾訴,爭辯,也盡量放低姿態,何況站在舞台……

因為聲音特質的關係,付誠的演唱很有「訴說」感,就像一個人在你面前語氣溫和,緩慢而平靜的說:「你看,其實差別可以被忽略,如果世界一片漆黑……」

這首歌不是許庭生為這次演出拿出來的,大概是在一年多前,輪迴還在賣彩鈴的時候,他們因為不肯露臉而被冠上了「醜人樂隊」的標籤,許庭生一時興起,把這首歌丟給了付誠。

後來,兩個人沒有繼續做彩鈴,經歷apple出道和新岩中學校慶表演之後,也沒有人再提那個說法,這首歌,自然也就暫時被放在了一邊。

那麼巧合,這一次,它如此應景。

付誠唱完了第一段,他的聲音被很多人熟悉,一聽即知,他已經越來越專業,遊刃有餘,他的嗓音特質,曾被樂評人一次次誇讚,老天厚待……

現場一片沉醉,怕鼓掌擾亂了歌聲,有人連呼吸都盡量輕微。

那種於黑暗中訴說的氛圍,持續著……

張寧朗開口。

「如果像你一樣,總有人讚美……」

只一句。

台下就是一陣不自覺地驚疑,「嗡」一聲。

「這個不是輪迴?」

「體型就不對,聲音也不對。」

「水平差好多,他幹嘛啊?破壞演出……」

徐勝那一群人,已經開始大聲喝倒彩,起鬨……「下去」……「下去」……

張寧朗雙手握著話筒,手在微微顫抖。

他的聲音也在顫抖。

本就沒有太好的歌唱天賦,而且缺乏經驗,再加上站在舞台的緊張……讓他的第一句,有些「車禍現場」的感覺……

台下的那些嘈雜,他肯定也聽得見。

但是,他繼續唱下去。

「如果像你一樣,總有人讚美

圍繞著我的卑微,也許能消退

其實我並不在意,有很多機會

像巨人一樣的無畏

放縱我心裡的鬼

可是我不配!」

付誠把一隻手按在張寧朗肩上,台下那個女孩子咧著嘴笑到最明顯,揮舞著手臂,希望他看見。關於這件事,寧夏對他說過,你不一定要去做,我不用你去跟任何人爭。他說,我不能永遠只有好,我去試試。

過往的張寧朗很好,但終究是缺了一些東西的,他試著去找到。

有些事,說是兩個人互相堅守就好,其他都不重要,但其實,人在群體社會裡生活,沒有真正寧靜的桃花源。

他的聲音越來越堅定,穿透嘈雜和議論紛紛。

如果這首歌是一場獨白,張寧朗的訴說其實比付誠更發自內心。付誠並不普通,他的聲音就不普通,而如果他摘掉面具,現場的女生會大聲尖叫。

張寧朗才是習慣了普通的那一個,甚至,他一度是人們最容易忽略的那一個。他是同學們多年以後回看畢業合照,不容易提起,更不容易對上號的那個男同學。

然後,長辮子的學妹寧夏站在了他身邊。

他的普通,就變成了「罪」。

這段歌詞,便如他的心聲傾訴。

「如果像你一樣,總被人讚美……」

這說的是寧夏,她也許不如那些系花、院花、校花漂亮,但是因為本身獨有的特質,正被越來越多人欣賞和讚美。

為此,因為怕張寧朗困擾,她甚至想過剪掉長辮……

但是張寧朗不讓,男孩愛上一個女孩,留住她的方式,永遠不應該是讓她失去光彩。

「圍繞著我的卑微,也許能消退……」

卑微並沒有消退,越來越多的議論,是他太普通,他不配……這世界閑人總是很多,譬如「鮮花插在牛糞上」,「瘌蛤蟆吃了天鵝肉」這樣的話,玩笑說來是調侃,認真一說,其實傷害那麼大。

尤其當徐勝出現,他富有、高大帥氣,如果不是人渣的話,人們或許會覺得,他才更相襯……

「其實我並不在意,有很多機會

像巨人一樣的無畏

放縱我心裡的鬼

可是我不配!」

最後一個重音,準確的說,跑調了……

張寧朗用儘力氣唱出那一句,明明無關任何人,不曾傷害誰,但他就是聽過了太多太多次的那句話,他說:「我不配。」

他依然唱得不夠好,只是更堅定,而歌詞,其實也就短短几句,但聽歌人的情緒已經變了,因為每個人都聽得出來,這個人在發自內心的訴說。

尤其是那些了解事情背景的人,他們更明白,他為什麼唱這首歌,唱到這麼用力。

同學、朋友,曾經忽略他的人,陌生人,小項凝同學……掌聲,震耳欲聾。

「醜八怪……能否別把燈打開

我要的愛,出沒在漆黑一片的舞台

醜八怪……在這曖昧的時代

我的存在,像意外……」

付誠接過了高音,唱到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