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二十四章 跟自己的告別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p> 「不會偷偷在哭吧?」 付誠沒有和許庭生這群人坐在一起,許庭生給他發了條信息。 「不會,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一切以小哥為中心。」付誠回過來說。 誠如他所說,今天的故事不是...

第四百二十四章跟自己的告別

岩大的迎新晚會其實是很特別的存在,從2003年輪迴樂隊第一次亮相,說出那句「借個場子表個白」,唱出那首改編版的《童話》,它就已經註定不平常。

這兩年,伴隨著輪迴在絡上的兩次爆紅,apple的兩次出道,關於最初的那次出場,那場表白……開始有越來越多的猜測,越來越多的故事版本。

知道真相的人終究還是原來那幾個,被感動的人,卻越來越多。

似乎悲情總是更容易被祝福和銘記。

這故事不論如何演繹,都被刻畫出一種「悲情的美好」的效果。

於是,在這個一樣的舞台,表白……彷彿也就帶上了更多深情。

校領導們已經攔不住,也不去想怎麼攔了。

2004年的迎新晚會,許庭生沒去看,據說那一次上演了三場表白。這一次,才剛開場,第一場已經開始。徐勝在岩大並不是一個那麼受歡迎的人物,這場表白,大四向大二,似乎也跟迎新晚會本身扯不上任何關係。

但是,台下的人們依然興緻勃勃。

對於很多岩大新生來說,看一場翻版的迎新晚會上的表白,想想自己很可能在校園裡不經意就和輪迴樂隊的學長擦身而過,想想自己還可能親身見證學長大四畢業,見證那個故事的結局,其實也是他們對大學生活的其中一份期待。

在他們眼中,那個被輪迴表白的姑娘,應該也在岩大,算一算,學長大三了,她也大三了吧?

離大結局越來越近了。

他們並不知道,結局其實已經被劃上,apple《好久不見》mv里那個不斷穿行的身影,也終於放棄尋找和流浪,只因為那個人說:

「我很好,很幸福,請你別再找我。」

這世間有多少深情的男人,都是被類似這樣的一句話擋下來,什麼都不能做,除了一個人承擔心痛,煎熬歲月,假裝平靜。

關於參與張寧朗的這場表演,付誠沒有過一點抗拒,不單是為了幫忙,他還給過許庭生另外一個說法:

「如果說故事通常最合適的劇情,是從哪裡開始,在哪裡告別……既然她選了麗北中學,我就挑在岩大的迎新晚會吧。」

在許庭生受傷那次接到方老師的電話,聽她親口說了她的近況,付誠,確實需要一場告別。

「不會偷偷在哭吧?」

付誠沒有和許庭生這群人坐在一起,許庭生給他發了條信息。

「不會,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一切以小哥為中心。」付誠回過來說。

誠如他所說,今天的故事不是他在演,他的故事,只是隱在心裡的一場,跟自己的告別。

台上,徐勝和樂隊的表演已經唱到了第一遍的副歌。關於方老師的話題似乎最好不要再提。於是,許庭生換了個話題。

「台上這組,水平怎麼樣啊?有沒有壓力?」許庭生在簡訊里問,付誠這兩年把精力大多花在音樂上,越來越專業,越深入,而許庭生,他連吉他都已經不知多久沒碰了。

人生不管走上怎樣的一條路,哪怕輝煌燦爛,終究還是會失去一些東西。

「編曲很好,樂隊專業度很高,器材很貴很專業。」付誠回話,先把對方誇了一通。

既然他說好,那就應該真的不錯,許庭生回過去說:「那就是有點壓力啊?」許庭生是知道的,張寧朗唱歌的水平真不怎麼樣,上台的話,估計就更危險了。

「沒有,就算小哥到時一句唱不出來,我們倆這亂了,也能把他們碾到渣到不剩。」付誠回道。

「有後手?」

「有啊,後手簡直不要太恐怖。」

付誠說發完這一條,轉而回到台上的表演本身,又發來一條說:「好好的曲,歌詞填得這麼噁心,而且,主唱這位為什麼要一直蹦?這是抒情歌埃」

台上的徐勝真就一手抱著吉他,一手握著話筒架,不是晃,就是蹦,偶爾還來一句:「尖叫聲在哪裡?」

這xx抒情歌啊!

搖滾樂隊就可以這麼不講理嗎?

「他為什麼要一直蹦?」身邊的小項凝也問許庭生。

「呃,可能因為個性太活潑。」許庭生說。

活潑的徐勝還在繼續蹦。

「除非價錢確實夠高,否則王宇得氣死。」手機震動,付誠又發過來一條。

「王宇是誰?」許庭生問。

「這首歌寫曲的人,台上,後面那個鍵盤手。戴帽子擋住臉那個。」付誠回道。

「你認識?」

「認識,來酒吧幫過忙,見過兩次,挺有才華一個的怪人。」

「那怎麼會跟徐勝的樂隊混?」

「不是他們樂隊的人,估計是徐勝花錢買他的歌,他才幫忙。」

「他賣歌的?」

「偶爾賣,偶爾也給一些樂隊演出幫忙,收費幫忙。他在圈裡外號叫『死要錢』,哈,具體還做什麼,誰都不知道,所以才叫怪人。我覺得,他其實應該離開岩州,去北漂,或者哪怕去一個文藝點的旅遊城市,都會混得很好。岩州根本沒有適合的氛圍。」

「那他為什麼不走?」

「我怎麼知道?不過,一座城市要能毫無道理的留住一個人,不外乎是因為另一個人。」

許庭生對文藝青年的圈子興趣沒那麼大,聊了幾句,就把手機收了起來。

恰好,台上的徐勝也結束了演出。

「寧夏,我喜歡你。」

徐勝拾起了舞台上的一束玫瑰,深情款款的說道。

他自己的一群朋友在台下帶頭起鬨,其餘湊熱鬧的,自然也就跟著嚷起來。畢竟在大部分人眼中,熱鬧、有趣是最重要的,尤其大一的新生們,他們也並不了解內情。

「寧夏,我喜歡你。」

徐勝又拾起一束玫瑰,捧在懷裡。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被分成了十幾束,徐勝沒拾起一束,就說重複一遍那句話,最後捧了滿滿一懷,深情說:「給我個機會就好,可以嗎?我大四了,不想錯過你,不能錯過你。」

不得不說,這小子泡妞、玩浪漫,確實有一套。高手。

***

下一章要九點了。

最近都是限免,快結束了,有kb富餘的兄弟,求個章……強迫症,看1995……好想過2000

感謝打賞:我是項凝黨;依夜獨酌;a耶耶耶a;沙塵的彼方;finback;未來つ;siimple;好久不見52792830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