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二十二章 迎新晚會上的不速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到輪迴新歌去的。畢竟輪迴除了apple,又很久沒出新歌了。」 「新歌嗎?」許庭生其實也不清楚,這事他後面就沒參與,不過他扔在付誠那裡確實還有幾首歌是沒唱過的,他也不知道付誠這次會不會拿出來。<...

第四百二十二章迎新晚會上的不速之客

許庭生誇張的對陸芷欣抱拳拱手,嘆服說:「服了,生平僅見陸芷欣,芷欣,你真是個天才。」

「那你還不珍惜?」陸芷欣用玩笑的口氣說了一句,為怕尷尬,又立即換了認真的表情,說,「如果是資金方面的問題的話,你可以考慮先從互誠抽調,我們現在幾項業務都在盈利,包括投資部,互誠目前可以隨時調用的現金,超過三千萬。」

許庭生心動,又有些猶豫說:「我還欠著互誠錢呢,這事……」

「這事反正就咱們倆知道,一般天宜也就看報表,不可能來查賬,其他幾個就更不用說了」,陸芷欣偏過頭不看許庭生說,「機不可失,你回頭補上就好。」

許庭生想了想:「我回頭打電話給你。」

「嗯」,陸芷欣說,「對了,迎新晚會,你好像替室友出頭,和人打賭了是吧?」

「你不是看見了嘛,我還打了一架。」許庭生一點沒有不好意思的說。

「輪迴?你會上去嗎?你上的話,我也去看錶演。」陸芷欣笑著說。

「我不上,付誠會上,還有我室友自己。」許庭生說道。

「那我就不去了,我回宿舍吃點水果。拜拜。」

「拜拜。」

……

……

岩大的迎新晚會照例在國慶放假之前一天。

按說迎新晚會,其實並不太關學長學姐們的事。從大二到大四,會去的大概四種人,第一種是去參加表演,歡迎學弟妹的;第二種是真的喜歡文藝或者真心愛湊熱鬧的,哪都少不了他們;第三種人純屬無聊……

第四種人比較特別,他們的目標不在台上,在台底下的學妹,當然也有可能是學弟身上,他們是去「捕獵」的。

602屬於特殊情況,他們集體出動,還帶上家屬,是因為602有一場仗要打,他們是去給張寧朗加油助威的。

晚會晚上七點開始。

下午五點,602宿舍。

「許哥,你真把輪迴請出來了?」李興民問道。

「請到了一個。」許庭生回道。

「我靠,徐勝也太傻逼了,他都不知道你認識輪迴嗎?他們還在譚耀和你朋友的那個酒吧有演出……」陸旭在一旁嘀咕。

其實關於輪迴這件事,百分之九十已經瞞不下去了,許庭生現在就是一個「隨它去」的心理狀態,自己不說破也不承認,別人看破了,那就看破了,反正他不理會。

身邊這些人,其實隱約看破的已經不少,只是礙於不好干涉許庭生自己的意願,沒直接說出來而已。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要不這就走?」老歪起身說道。

「現在?還不到五點。」許庭生說。

「去晚了沒位置。」老歪說。

「不至於吧?」許庭生不信。

「怎麼不至於?」老歪說道,「現在整個學校都已經傳遍了,說晚會已經給你留了時間,而你很有可能請出輪迴,再加上你和徐勝打賭還有小哥的學妹保衛戰那兩個噱頭在,從大一到大四,基本都等著看呢。晚上估計站都站不下。」

許庭生愣了愣,好像一不小心,他又把事情搞大了。

「想聽輪迴去酒吧等啊,真是的。」譚耀幽怨的說道。

「你以為你那酒吧誰都進得去?誰都消費得起啊?」李興民沒好氣說,「我上次去,就稍微晚點,不就被保安攔住了嗎?還是打你電話,你才給我帶進去的。」

明耀酒吧不好進,這是事實,消費高也是事實,黃亞明和譚耀兩個迫於學校里同學朋友的壓力和怨念,已經在計劃抽一天搞個專場,就只接待自己這些同學和朋友聯歡。

但是,這也不好安排,因為訂位的周期已經排得太長了。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老歪接著說,「徐勝最近幾天不是知道你真有可能請到輪迴了嘛,就一直在外面放話,說他們要唱的是原創新歌,輪迴就算來了,要是只唱老歌的話,還是不公平……所以,很多人都是沖著有可能聽到輪迴新歌去的。畢竟輪迴除了apple,又很久沒出新歌了。」

「新歌嗎?」許庭生其實也不清楚,這事他後面就沒參與,不過他扔在付誠那裡確實還有幾首歌是沒唱過的,他也不知道付誠這次會不會拿出來。

看了看張寧朗,許庭生說:「新歌嗎?」

張寧朗點了點頭,把輪迴標誌性的面具塞進書包。

「小哥也戴面具?」

這一把付誠要怎麼玩,連許庭生都搞不清楚了。

602這邊六個人,加上家屬三人,李琳琳、包妹子、學妹寧夏,九個人一起早早的在二樓餐廳點了小炒吃過晚飯,往岩大音樂廳走。

李興民湊到許庭生身邊,說:「許哥,漾漾也過來一起行不行?」

許庭生直接說:「不行,她當你面問我助理崗的問題,我怎麼回答?對了,你怎麼又漾漾上了?又不忍心了?」

「不是,我,我買了避孕套」,李興民有些尷尬說,「她好像肯,她現在對我真的挺好的,我想,可能沒準她真的變好了……」

顯然,他就是不忍心了。

有些事許庭生沒法對李興民說破,比如於雅漾就算真的捨得便宜他,其實也不能說明什麼,那一樣是帶著目的的,或者說只是她衡量過後的交換。

她現在已經是院學生會和校學生會共同的外聯部繼任部長熱門人選,只等大四的學長姐一退位,她就基本確定能上。

她才剛升大二,已經把一批等了兩年的前輩踩在腳下。

至於原因,據傳,她很有可能跟學生會主席關係曖昧,兩個,院里的,學校的……這些譚耀都調查過,聽那兩個人自己拿出來炫耀說過,但是沒法告訴李興民。

「那她錢還你了?」許庭生只好另找了個說法。

「她真的花完了,之前她沒說,是因為家人生病,她把計劃開店的錢全都寄回家了」,李興民說,「反正我看得出來,她其實很愧疚,她說一定想辦法還我,我……」

許庭生搖頭苦笑。

「要不我跟她坦白吧,告訴她實話,讓她自己決定。」李興民說。

「隨你吧。」

許庭生不打算再參與這件事了,走開,過去搭著張寧朗肩膀說:「緊不緊張?」

張寧朗笑了一下,點點頭。

「反正贏定了,對吧?你唱得再爛,只要學妹覺得你好,她選你就好,何況還有付誠給你壓陣呢。對了,你們打算怎麼玩啊?你也戴面具?」

許庭生接著問道。

「嗯,這個我知道。不過那個,他們說,先不能告訴你。」張寧朗支吾道。

「他們?除了付誠,還有人?」

「……,還有個你想不到的人。不過現在不能告訴你」,張寧朗說,「許哥你可別問我了,你先別為難我,我練歌呢……」

張寧朗掙開許庭生走到一邊,低聲含糊的哼哼著。

許庭生手機響。

「你怎麼不在家呀?」小項凝說。

她是有家裡鑰匙的,許庭生先前給她了。

「你今天就過來了?」許庭生問道。

「嗯,放假了呀,這兩天短期測驗,我提前交卷就過來了,你居然不在……」

「你一天都不準備回家嗎?」

「你趕我……」委屈的聲音。

「不是啊,我就是覺得,總要回去看看爸爸媽媽吧?」

「我白天會去店裡幫忙的呀」,小項凝說,「你呢?你還在學校嗎?」

「嗯。」

「在做什麼呀?」

「學校有個迎新晚會。」

「你要表演嗎?」

「我沒,是付誠和我室友有表演。」

「我要去看,我自己搭公交車來,還是你來接我?」

「啊?」

「不行嗎?」

「……」,許庭生想了想,也就帶個小姑娘在身邊而已,小項凝又不是沒來過岩大,「行,我來接你。」

「你們幫我佔座啊,兩個位置,我去接個人。」

許庭生沖室友們招呼一聲,撒腿往停車場跑。

「這麼積極……許哥接誰啊?」

並不知道小項凝的存在的陸旭、李興民、張寧朗,三個人都有些好奇。

譚耀和老歪對視一眼:「不會是……小媳婦吧?」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