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二十一章 挾持官媒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 許庭生笑了一下,繼續說:「至於各個地方政府,我打個比方,它們就像一群人,如果只是其中一個或者兩個被人指出來長了虱子,他們會惱羞成怒。但如果是同時一大群人都被指出長了虱子……他們的思維就會變...

第四百二十一章挾持官媒

剩菜剩湯可以做什麼?

陸芷欣困惑的看著許庭生,遲疑說:「不是餵豬嗎?或者就倒掉?」

「還有一種用途,有人把泔水收集起來,再加上下水道隔油池裡的漂浮油污,放在大鍋里燒煮,就可以重新提煉出油……」

許庭生把地溝油大概的提煉過程說了一遍。

陸芷欣眉頭緊皺,說:「這麼髒的油,拿來幹嘛?」

「加工一下,賣給小吃攤或飯館……」許庭生說。

「……,燒菜?」陸芷欣看著面前的餐盤,胃部開始翻騰。

許庭生鎮定的點了點頭。

「唔……」陸芷欣第一時間捂住嘴巴,站起來沖向廁所。

「這麼脆弱?」許庭生嘀咕了一句,他只是想做個更生動的說明,沒想到陸芷欣的反應會這麼大。

等他替陸芷欣拿了包追過去,陸芷欣已經吐得差不多了,正趴在洗手池邊乾嘔,拿水洗臉。

許庭生替她拍了拍背,遞過去一張紙巾,苦笑說:「你反應怎麼這麼大啊?」

「呃……噁心死了,不行,我要告他們。」陸芷欣一邊乾嘔,一邊咬牙說道。

「這家不是啊,這家老闆我認識。我去廚房看過他們的用油的,雖然不是什麼很大的品牌,但也是正規食用油……不然你想,如果它用的是地溝油,我怎麼還會帶你來吃?而且我自己也吃了呀。」

許庭生嬉皮笑臉的解釋。

陸芷欣想通了,翻身就給了許庭生一掌,一臉水珠,沒好氣的瞪著他。她剛剛真是噁心壞了,先前吃下去的,也一點沒剩,全吐了個乾淨。

「要不要重新叫幾個菜?或者換個地方再吃點東西?」許庭生賠笑說,「我也不知道你會一下就反應這麼大啊,果然是金貴慣了。」

「不吃了,吃不下。」

陸芷欣冷冷的應了一句,伸手推開許庭生,把包搶過去,然後徑直走了。

許庭生連忙追上去,嬉皮笑臉的認錯,賠禮道歉。

「這家不是,可是那個地溝油是真的存在的氨,許庭生追在陸芷欣身邊說,「就比如咱們這個溪山鎮上,小攤加上飯館,我估計就有至少十家是用地溝油的。」

「你說那個叫地溝油?」

「對。」

「溪山鎮上有?」

「肯定有。」

這個黑色產業鏈既然在岩州存在,許庭生估計他們絕不可能放過溪山鎮上滿地的小攤和飯館。十家這個數字,已經是他最大限度的低估。

「那就是岩州有。」

「嗯。」

「其他城市?」

「很可能也有。」

陸芷欣站下來,她的反應能力和速度都不是一般人可比,立即就想到了許庭生跟她說這個,甚至請她吃這頓飯的真正目的,心裡有點凄涼……因為,果然還是公事……

但是這會兒她也顧不上了。

「那也就是說,餓了吧的加盟商戶里,幾乎肯定存在使用那個地溝油的情況?」陸芷欣認真的看著許庭生,這件事若是別人先做,完全可以蓄力一擊,毀了互誠。

許庭生認真的點頭。

「你打算怎麼辦?」

「先不暴露,選一部分絕對可信的人,私下組織排查。這一步哪怕花再多錢都要做」,許庭生說道,「然後,我要把整條黑色產業鏈曝光,連根拔起,所以,哪怕請來香港那邊的私家偵探什麼的都好,我需要收集完整的證據,尤其是圖片,包括地溝油的提煉過程,銷售去向……全部都要。」

陸芷欣凝神想了想,說:「你會因此得罪很多人,互誠也有可能被牽連……那些黑心的從業者還是其次,政府方面,面子上掛不住了,會嫌你添亂,找我們麻煩,甚至可能從行政上干擾互誠在各地的業務……這才是最可怕的。」

憑藉敏銳的思維,陸芷欣第一時間找准了事情真正最值得擔心的環節,她所說的情況在各地政府確有存在,這一點,從類似礦難隱瞞死亡人數等事件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我知道,但我還是要做。」許庭生堅定的說。

「……,那交給我吧,你忙星辰那邊的事情先,這件事我來安排。」陸芷欣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支持許庭生的做法。

「嗯,那就辛苦你了」,許庭生說道,「整個過程要注意保密,我們不著急曝光,更不會一次先單獨曝光一兩個地方。先把排查工作做好,勸退商戶,再把各地材料收集完整,周期長一點也沒辦法,我必須要一次性曝光多個城市。」

陸芷欣略微一想,瞪大眼睛說:「你要挾持官方的態度?」

許庭生不得不承認,陸芷欣真的太聰明。

「準確的說是綁架,把官方和我們綁在一起。官方媒體一貫的習慣是能遮掩就遮掩,所以,我要讓這件事情一旦曝光就呈現一個絕對遮掩不了,更敷衍不了的狀態。這種情況下,官方媒體沒得選,更不能不表態,它們只能跟我們站在一邊,而且譴責得比我們更用力。」

許庭生說道。

這一刻的許庭生,讓陸芷欣都有些嘆服,他正在越來越成熟。

許庭生笑了一下,繼續說:「至於各個地方政府,我打個比方,它們就像一群人,如果只是其中一個或者兩個被人指出來長了虱子,他們會惱羞成怒。但如果是同時一大群人都被指出長了虱子……他們的思維就會變,會變成急於通過最先消滅自己身上的虱子,來證明自己其實很愛乾淨。他們也會變成我的助力。」

陸芷欣點了點頭。

「所以,放心吧,沒事的。」許庭生拍了拍她的肩后。

「嗯,是件好事,而且處濫話,對互誠的聲譽和業務,還是一個巨大的推進。」陸芷欣說完尷尬的笑了笑,因為她發現自己似乎永遠沒辦法單純的看待一個問題,沒辦法不把任何一件事和商業利益聯繫在一起。

這或許是她從小的成長環境,來自父親的影響造成的,刻進了骨子裡,無法磨滅。

許庭生在大學城外的停車場把車停了,兩個人一起步行回學校。

到了宿舍區,臨分別的時候,陸芷欣喊住許庭生,說:

「你微博那邊該改進即時通訊了,這是個難得的機會。」

***

還有一更還沒碼完,可能要到8點。

我昨天寫的是:我先睡覺,起床從早上寫到晚上……

你們居然理解成我早上就更,還說我失信……那不是不讓我昨晚睡覺了?

你們太坑了。

一般更新是晚上7點半啊,我又怕白天一章一章來,你們看著不爽,就想五更一起啊!委屈。我什麼時候失信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