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一十八章 談婚論嫁的感覺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看你急的,時間卻還早呢,你先緩緩,可別醉了……」 項爸固執的搖了搖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還順帶著給項媽倒了小半杯,示意項媽跟他一起把杯子舉起來,有些尷尬說:「這一杯,庭生,叔叔阿姨以前委屈你了...

第四百一十八章談婚論嫁的感覺

家常菜館亮燈但是閉門,門外貼著一幅字:明日重新開業,八折優惠。下面署了時間,稍帶著表示了一下對新老客人的歉意。

字是許庭生寫的,中規中矩的水平。

要說毛筆字,前世大四時候的項凝要寫得比許庭生好不少,據她自己說,那時因為大學前三年沒談戀愛,無聊,所以專門苦練過。

她是大一開學進的書法社,半年後,書法社社長專門寫了一幅「千言書」,從教學樓樓頂掛下來向她表白,蓋住了整整一面牆。

她在下面打了個「x」,退社了。

之後就都是自己對著字帖自學。

當時許庭生還不相信,覺得項凝根本不是能靜得下心來練字的人,項小姐一生氣,乾脆帶了筆墨紙張專門寫給他看。

字體是宋徽宗趙佶所創的瘦金體,難度很大,項小姐的書法不說入室,但也確實有些水平。

所以說,單身時間長的女孩子通常可能比較有才華,不關乎其他,只因為她們真的太有空。

許庭生自然還記得,那時項小姐寫的是一幅陸遊寫給前妻的《釵頭鳳·紅酥手》,這幅字後來留在了他這裡,曾陪他三年多顛沛流離。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詞中兩句,一語成讖。

……

……

這頓晚飯沒安排在包廂,桌子就擺在菜館大廳,因為菜太多,硬是拼了四張方桌才擺下,可是明明就只有五個人。

許庭生是中午接到的電話,但是因為太緊張,他下午五點不到就到了菜館。

索性此時已經不缺酒菜了,就這樣,項媽和牛嬸繼續忙,許庭生幫忙寫完字,就和項爸、老牛兩個先坐下來,三個男人邊喝邊等。

其實這頓飯許庭生來時比以往任何一次一起吃飯都慌,因為這次沒有小項凝在身邊罩著,雖說那只是個小丫頭片子,但是面對項爸項媽的時候,她在不在,差別終究是挺大的。

孤軍奮戰的感覺……

喝酒也是孤軍奮戰。

老牛性子直,看見許庭生也不見有任何生分,一邊拍著許庭生的肩膀說:「你應該跟著小凝叫,叫我牛叔。」一邊爽朗的大笑,不停給許庭生灌酒。

項爸這一天似乎也準備敞開了喝。

要說酒,如今在外面,就是岩州市的領導舉了杯,許庭生都未必肯多喝,但是眼下這場面,當場兩個人誰把杯子舉起來,他都不敢不喝……

53度的白酒,一次至少小半杯的往下咽……

等到項媽和牛嬸也坐下來的時候,桌上三個男人,已經都有幾分醉了。

許庭生和老牛搭著肩膀熱絡的聊天,互相稱兄道弟。

其實他和項爸說話的時候,也差不多已經算是勾肩搭背了,不過好在許庭生腦子還有點清醒,沒有稱兄道弟,不然輩分就亂了,小項凝的騙子大叔就真的成叔叔輩了。

桌上的菜大部分註定是要浪費的,項媽坐下來沒一會,起身夾了幾樣擱在遠處的菜,一樣樣放在許庭生碗里,說:「庭生,你別跟他們這樣喝,先吃菜。」

「哎喲,還是丈母娘知道疼女婿礙…」牛嬸在一旁沒管牢嘴,起鬨說。

項媽用方言在跟牛嬸鬥嘴,許庭生不知該做什麼反應才好,只好低頭大口扒碗里的菜。

他這樣子看得項媽直笑,說:「慢點,慢點,怎麼跟小凝一個樣,……」

話已經沒法更直白了。

「好啊,這孩子好」,老牛在一旁感慨說,「有文化,有能耐,這些就不說了。就他這身份,還能跟我一個粗人這麼喝,這麼聊,一點不見作假,這就說明,這孩子心性、人品也都很好。你們項家有福氣。老項,我敬你一杯。」

沒見任何猶豫,項爸舉了杯,和牛叔碰過之後一飲而盡,擱下杯子,感慨說:「是啊,項家有福氣。」這一句像是他對自己的感慨。

很快,項爸就又倒了一杯,舉起來對許庭生說:

「庭生,這事,叔叔就不跟你說謝謝了,反正都是自家人。」

自家人,許庭生終於從項爸項媽嘴裡聽到了這句話,心安暢快。

「謝謝叔叔,反正以後咱們家有什麼大事小事,你喊我就行,包括廚房太忙,我都能幫上忙,我削土豆皮特別厲害,片魚也在行……」

許庭生厚著臉皮說道。

一陣歡笑里,許庭生和項爸把酒幹了。

連續兩杯下肚,項媽給項爸撫了撫背,說:「你看你急的,時間卻還早呢,你先緩緩,可別醉了……」

項爸固執的搖了搖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還順帶著給項媽倒了小半杯,示意項媽跟他一起把杯子舉起來,有些尷尬說:「這一杯,庭生,叔叔阿姨以前委屈你了……」

「是啊,那個小凝說你吐血那回,你看我還……後來你去醫院看了沒?怎麼樣?」項媽關切的問道。

「看了,沒事的,阿姨放心,別放心上。」許庭生回應。

三個人幹完又一杯,項爸已經開始往椅背上靠了,嘴裡直嘀咕:「我緩緩,我緩緩……」

許庭生也是腦袋發沉,但是不得不竭力穩祝

唯獨項媽,性質越來越高,此刻最後那點面子上隔閡被抹去,話匣子打開,項媽也就是普通婦女,關心的,好奇的,一點不少?

「聽小凝說,她這額上伏羲骨,還是你媽媽第一個看出來的?」項媽問。

「啊,是,那次湊巧。」許庭生有點緊張的回答。

「那他們後來也見過小凝了,怎麼樣?那丫頭沒招人煩吧?」項媽意有所指的問道。

她已經開始關心項凝未來公公婆婆的態度了,這個問題在當父母的眼裡,那可是僅次於女婿本身的關鍵問題,更何況,許家家大業大,他們心裡總不免擔心,許家那兩位可能不好相處。

這個問題許庭生還真沒問過爸媽,但是當場毫不猶豫的說:

「不會,爸爸媽媽很喜歡小凝的,她後來不是都來陪我嘛,爸爸媽媽說看著都心疼。」

項媽長出一口氣,邊思索邊說:「那就好。就是小凝還小了點,……」

這時候牛嬸大笑著插了一句:「哎喲,這就……談婚論嫁啦?」

經她這麼一說,項爸項媽才都覺察,然後尷尬起來。酒是好東西,能打破很多隔閡,這一天項爸項媽借酒打開心防說出來的話,幾乎意味著,只要許庭生不犯什麼大錯……這事就算板上釘釘了。

***

感謝打賞:新盟主啊,感謝寂寞大血崩

miterl;小花是個好同學;依夜獨酌;ares798424327;xwylock;李祥1992123;你的大白;我在呢…;vladtepes;ヾ難繪虛妄。難解惆悵、;eiinai;演員788211095;愛人891761748;飛魚360654714;vvan下個路口;幸福的懶蛋;這個人606729462;_virgo……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