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一十七章 自家人

作者:項庭生  |  更新時間:2016-07-04 05:27  |  字數:4183字

第四百一十七章自家人

鄰居兩位老闆真的坐了下來,可能打算欣賞自己的「勝利」,項、牛兩家慘淡收場的過程,在他們眼中值得帶著自豪慢慢品味。

茶剛泡上,狗屎軍帶著人走進了家常菜館。

兩位鄰居老闆挺了挺腰板,這是他們的人。

「軍哥啊」,其中一個搖了搖手,主動站起來迎上去說,「犯不上,就當我替菜館兩位老闆求個情,他們不懂事,軍哥你高抬貴手。」

話里話外的意思,似乎他是在幫忙說情,感覺項、牛兩家還應該謝謝他。

「媽的,坑老子,我待會再找你們。」狗屎軍咬牙小聲說了一句。

說完,他換了表情轉向項爸和老牛,用很恭敬的語氣說:

「之前,對不起,有眼不識泰山,請兩位老闆高抬貴手。」

狗屎軍說完這一句,在兩位鄰居老闆詫異和迷惑的目光中掏出一疊錢放在桌上。

「這是給那位廚師的賠償,兩萬。他人什麼時候過來,我們過來當面給他道歉。」

接著又一疊。

「這是我們之前在店裡訛走的,翻十倍賠償。」

又一疊。

「這是影響生意的補償。」

做完這些,狗屎軍低頭對著項爸、老牛,有些艱難的說:「求兩位老闆高抬貴手,原來真是不知道……然後受了他們倆挑撥,是我不知死活。」

說到這裡,狗屎軍指了指旁邊那兩位,說:「他們這筆帳,我之後會算的。」

兩個人有些發抖,還有發懵:這是什麼情況?

比他們更懵的是項爸,他詫異的看著狗屎軍一夥說:「什麼高抬貴手?這個,應該是我們跟軍哥您說的,還有這錢……」

老牛看好戲不吭聲。

項爸說的其實是老實話,一句沒作假,他現在也忐忑著呢,不知道對方突然這樣,是打算玩什麼花招。

但是,他這些話聽在狗屎軍耳朵里,那就是項爸在故意拿話堵他,不肯放過的意思了。

有些艱難的猶豫了一下,狗屎軍咬咬牙,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直接對著項爸鞠了個很深的躬,頭低到膝蓋。至於他的身後一群小弟,差不多已經跪下了。

「項老闆、牛老闆,條件你們隨便開,留我們一條活路。」

狗屎軍低聲說。

他也想硬氣,出來混這麼久,也不是沒拼過命,但是現在日子過得不錯,拚命的精神自然慢慢就沒了,更何況,昨晚找他的人是星輝吳昆。

在岩州,這個名字就意味著他們這個層次的混混連拚命都沒法拼的存在。

就在昨天夜裡,有人突然找到他們,說,吳昆要見他們。

在岩州,作為街頭混混,沒法不知道吳昆,也不敢不知道吳昆……人要混得長,自然必須知道什麼人是自己絕對惹不起的。

狗屎軍一伙人是帶著忐忑和疑問到的星輝。一路上,為了緩解緊張,他們還互相安慰了一陣:「我們一直很小心,不可能惹到昆哥……沒準,是好事?昆哥給機會?」

幻想破滅得很快,一群人剛走進星輝,就每個人先挨了一頓。

吳昆是知道並且見過小項凝的,所以,當他知道家常菜館其中一位老闆姓項之後,立即就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要不是許庭生再三叮囑事情不能鬧太大,這事就會很大,遠不是揍一頓,警告一下能了結的。

最後,當吳昆告訴狗屎軍,事情的原因在於「家常菜館」,他們惹到了比他自己還不能惹的人的時候,狗屎軍的整個內心是崩潰的。

他很想找家常菜館的兩位老闆聊聊。

「你們這麼大背景,開什麼小飯館啊?而且,為什麼不早說,早說啊,這一次次委屈求全,道歉賠錢幹嘛?就為了挖坑埋我?」

這就是他們一群人一早到家常菜館,又這麼低聲下氣,連面子都顧不上要了的原因。

沒有人知道吳昆到底埋沒埋過人,是不是真的隔三岔五把人丟下岩水河,總之傳言是這麼說的,從他二十齣頭賭命翻身那次開始,他的狠就有無數個故事版本,這些故事傳著傳著,越來越可怕。

這情況,怎麼也能分辯對方不是作假了,項爸看看老牛,拿眼神詢問著……

老牛不回應項爸,起身客氣說:「軍哥,你看,誤會過去了就好,以後我們還要在這一片開店做生意,還要你多照顧。」

狗屎軍抬起頭,兩眼放光:「這個肯定,以後咱們這菜館,我當自己家看著,有事只管說話。那……」

老牛挺起腰板笑了笑,突然覺得此刻的自己有點高踞廟堂,居高臨下的感覺,越是這樣,越要有氣度,老牛想著,語氣沉穩說:「沒事了,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

「謝謝,謝謝……那,我們先走?這倆……」

狗屎軍指的是那兩位此時正坐立不安,想走又不能走的鄰居老闆。

「軍哥再見,兩位老闆還要留下喝茶。」老牛說。

狗屎軍來了這麼一出,到他離開的時候,鄰居兩位老闆已經徹底亂了方寸,但是剛剛老牛的話他們也聽到了,他們不能走,得留下繼續「喝茶」。

老牛坐回來,看著他們說:「要不要換酒?別急,還有呢……」

話音剛落,昨天摘走招牌和燈箱的一隊城管上門。

為首的兩個進屋道歉。留在外面的人自備了工具,在忙著接燈箱,安招牌。

城管什麼時候這麼為人民服務了?

裡面的人,外面路過的人,都已經看呆了。

在場的兩位鄰居老闆則快看哭了。

「四套」班子這麼快被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