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一十六章 店面轉讓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倆得堵一輩子埃」 項爸和項媽表情極不自然的對視了一眼,又彼此無奈的轉回去,低頭不吭聲。 項家當然有關係,而且幾乎是一擺出來肯定能解決問題的關係。問題是,讓他們去求許庭生幫忙,這面子眼下...

第四百一十六章店面轉讓

周三,晚上七點,明明應該是最熱鬧的晚飯時間,項家的家常菜館卻看不見燈光,客人遠遠看見一片漆黑,只好失落的離開,另尋他處。

「這怎麼了?明明生意很好的埃」有人好奇。

「你不知道啊?招人眼紅了,今天一天來了幾波人,開不下去了。」有熟客幫著解釋。

這一天之內。

先是城管說菜館招牌和燈箱不符合管理規則,沒給任何整改意見,直接動手,把兩個都拆了帶走……再是狗屎軍一夥過來,找碴把家常菜館的一個廚師打了。

下午,工商局和衛生局的人又分別上門,菜館的營業執照和衛生許可證也都被帶走了。

一天之間,家常菜館就垮了。

菜館大門緊閉,裡間的小包廂里,項家兩口子,牛家兩口子,愁眉苦臉的對坐著。

桌上有菜,反正今天不能營業,明天,似乎一樣沒指望,早上買的菜不吃也放不了,項媽乾脆都炒了,滿滿一桌。

可惜,在場四個人誰都沒心情去吃。

這頓飯多少有點散夥飯的意思。

老牛和老項開了瓶酒,不吃菜乾喝,很快就都有點發暈。

老牛滿臉鬱悶和不甘。

老項一臉糾結。

這神情反應到各自的女人臉上,都是配套的,牛嬸絕望,項媽糾結。

「不甘心埃」老牛嘆了口氣。

「弄不過人家有什麼辦法?黑的白的,咱們都不是個……做個生意怎麼就這麼難?1牛嬸跟著說了一句,站起來,掏出手機說,「死馬當活馬醫吧,我再打打電話,看有沒有親戚朋友是有關係的。」

牛嬸打著電話往外走。

「沒戲,我家十八代泥腿子」,老牛嘆了口氣,說,「對了老項,你家有沒有什麼關係啊?這可不是抹不開面的時候了,別說賺錢,咱們兩家的本都要折進去了。還有就是這口氣,要是就這麼著了,咱倆得堵一輩子埃」

項爸和項媽表情極不自然的對視了一眼,又彼此無奈的轉回去,低頭不吭聲。

項家當然有關係,而且幾乎是一擺出來肯定能解決問題的關係。問題是,讓他們去求許庭生幫忙,這面子眼下真的比什麼都抹不開,太傷他們的自尊心。

一路下來,不管許庭生為項家做了什麼,至少沒有一件事是項爸項媽主動求他的,甚至因為那套房子,兩個人還咬牙努力……一定要賺回來還了。

這兩位骨頭太硬。是好事,也會壞事。

「得,也一樣,那就認了吧。」

老牛倒了一杯酒幹掉,四十幾歲的大漢,眼眶一時間竟然有些發紅,是傷的,也是氣的。

「我去上個廁所,今晚咱倆喝到醉,明天再說怎麼把店轉出去……也不知道還轉不轉得出去……」老牛起身。

正上廁所呢,老牛把牛嬸堵在廁所里了。

按說是兩口子,這也沒什麼,不過老牛還是搞不懂,牛嬸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奇怪,裡頭除了焦急,居然有興奮。

「幹嘛,吃錯藥啦?」老牛在氣頭上,說話的口氣自然好不了。

「不是」,牛嬸湊到老牛耳邊說,「我打聽到了,有辦法……」

「什麼有辦法?咱家還有這號親戚?」

老牛說話聲音大了點,立馬被牛嬸捂住了嘴,示意他說話小聲點。

老牛被搞得一頭霧水。

「不是咱們家,是項家。」牛嬸說。

「項家?不可能啊,他們家親戚比咱們家好不了多少。而且要是真有關係,都這關頭了,老項兩口子還能藏著不用啊?」老牛還是不信。

「真有,姓許,你見過的,項家請吃飯那次,那個小凝的老師……」牛嬸說。

老牛回憶了一下,說:「小年輕,老師……那能派什麼用場?再說就算人真有本事,這種事,不是關係特別近,也未必會儘力幫忙吧?」

「一定能派用場,一定會幫」,牛嬸興奮的笑著,篤定的說,「我要不是打電話經人提醒,還真不知道有這事。老項兩口子也是的,這又什麼不好意思的。」

關於項家和許庭生的那些傳言,老牛兩口子確實沒怎麼聽過,因為周邊這些人都知道,牛家跟項家關係鐵,老牛又是急脾氣,所以,沒人敢在他們面前提這事。

「到底怎麼回事?你說清楚點,別繞彎子了。」老牛已經越聽越糊塗了,不耐煩道。

「就那天那個小年輕,姓許的,大老闆,全國有名的。看不出來吧?我跟你說……」牛嬸把她打聽來管旭許庭生的信息都跟老牛複述了一邊,越說越興奮。

老牛咋了咋舌,驚嘆一下,說:「那,他一定會幫?」

「一定會幫」,牛嬸再次湊到老牛耳邊,低笑說,「你當項家兩口子為什麼不好意思用這關係?……未來女婿,人把項家姑娘都寶貝上天……」

老牛半張著嘴愣了半天,說:「小凝多大了?」

牛嬸想了想說:「好像十六。可能項家兩口子覺得女兒年紀太小,所以,這層關係,他們才抹不開面去用。」

「那也不小了,他們自己兩個不就友梅這年紀的時候好上的嗎?」老牛猶豫了一下說,「那這……好事埃」

「對,是好事,就沖咱們跟項家的關係,這對咱們家,也是天大的好事。」牛嬸興奮道。

「先辦眼下這事。我去找老項,他也真是的……這端著,端得我這邊急得眼淚都下來了,他還不肯露口風,我找他算賬去。」

老牛剛要抬腿往外走,又被牛嬸拉了回來。

「你這樣不行,這樣項家面子上更過不去,你看我的。」

牛嬸把手機電板摳了。

牛家兩口子一前一後的回來。

沒坐一會,牛嬸就借口手機沒電,借了項媽的手機,說是要繼續找人想辦法。

項爸不奇怪這個,牛嬸一晚上確實打了不少電話,手機沒電也正常,他奇怪的是,老牛上個廁所回來,表情變化好像不小,不光剛剛那個樣子全沒了,甚至項爸還看見他幾次低頭偷笑。

……

……

「喂?阿姨。」

「喂,你好,那個,我不是友梅。你是不是那個許庭生啊?」

「對,是我,你是?」

「我牛家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們家跟項家一起開菜館的。」

「哦,阿姨好,我知道的。您……」

「是這樣……」

「……,我知道了,阿姨放心,這事我來處理。」

許庭生掛上牛嬸用項媽手機打來的電話,略微思索,然後無奈的苦笑了一笑,項爸項媽這脾氣,還真是麻煩啊,千萬不能再惹著。

一會工夫,許庭生打出去五六個電話……

如果說以前他做點什麼還要借勢的話,此時黑馬會的這些人,大部分都應該算成自己的實力。

這其實也是他當初要折騰那一通的其中一個原因。

總之,這一夜,岩州市內一間小小的家常菜館的麻煩,驚動的人可都不一般。

……

……

第二天一早,項家和牛家四位老闆剛聚齊。

左右相鄰兩家飯館的老闆一起走進來,誇張道:「哎喲,這是怎麼了?咱們這鄰居才做了多久,我還覺得沒夠呢……這就弄不下去啦?」

項爸第一時間看向老牛,怕他急脾氣壓不住火,但是意外的,老牛一點火氣都沒有。

「這樣,我們給你們備了點禮物,別客氣,就當給鄰居送別了。」

堂上兩位來傷口撒鹽的老闆繼續趾高氣揚,虛情假意的演著。

其中一人掏出來一張紅紙,打開,上面是毛筆寫的四個大字:

「店面轉讓」。

這一下,連項爸都有些怒了,噌一下站起來。

意外的是老牛居然笑著站起來,接了那幅毛筆字樂呵呵的貼到門上,回身一臉笑容說:「兩位老闆,謝謝,也沒別的好招待,坐下喝口茶……酒也行。」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