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等你長大 都市言情

重生之等你長大 第四百一十五章 這種女人得治

作者:項庭生

本章內容簡介:把張寧朗的事,徐勝的說法,都跟他說了一下,然後把張寧朗的手機號碼發過去,這事就算交給他了。 接下來怎麼弄,由他這個文藝青年跟張寧朗去商量。 等午飯的時候,幾個人坐著沒事,低頭閑聊。

第四百一十五章這種女人得治

見許庭生這邊沒事,心情很有些複雜的陸芷欣叫上室友離開。

「你不過去關心一下啊?」一個室友說。

陸芷欣猶豫了一下,不管她如今心裡是怎麼想的,她確實還關心許庭生,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在別人眼中也仍然沒有變化。

「快上課了,先上課吧。不管他了,誰讓他這麼幼稚。」陸芷欣有些含糊的說道,語氣里還裹著幾分責怪的意思。

「嗨,許庭生,我們芷欣說你太幼稚,她不管你了埃」一個性格外向的室友遠遠的向許庭生喊。

許庭生笑著揮了揮手,表示沒事。

602寢室集體出現在教室的場面,這一回真的盛況空前,因為六個人不單難得滿員,這回,還每個都帶著剛剛那場群架留下的痕。有的臉上紅腫一塊,有的嘴角帶血,就算是最好的,衣服也基本被拉扯得七零八落。

許庭生這會才有點尷尬,窩在牆角基本不敢抬頭。

上午上完兩節課,不到十點,回寢室的路上,許庭生給付誠打了個電話,把張寧朗的事,徐勝的說法,都跟他說了一下,然後把張寧朗的手機號碼發過去,這事就算交給他了。

接下來怎麼弄,由他這個文藝青年跟張寧朗去商量。

等午飯的時候,幾個人坐著沒事,低頭閑聊。

李興民把許庭生單獨拉出去,很有些艱難的開口向許庭生借錢。

「多少?」許庭生問。

「兩萬。」李興民說。

許庭生猶豫了一下,說:「借錢沒問題,但是你得給我理由。據我所知,你家裡條件還不錯,給你的生活費也算充裕,你之前好像還存了一筆……為什麼缺錢,你跟我說。」

「我,我家裡急用錢,我想幫著湊一點。」李興民解釋道。

「我問的不是這個。」許庭生說。

李興民不吭聲。

「你自己的錢呢?……這事,跟於雅漾有關,對吧?」

許庭生連問兩句。

李興民的表情一下不自然起來,帶著一點窘迫說:「她,她之前說她打算在鎮上開個店,錢不夠,我,我就把我存的兩萬都先給她了。」

這年頭一個大學生能存下兩萬,實在是個大數目,但是許庭生沒空誇他,因為這傻逼就這麼把兩萬塊全掏出去了。

「然後呢?店呢?」許庭生問。

「後來沒開起來。」李興民說。

「錢?不還?」

「我……」

「不好意思要?」

「這回家裡到處湊錢,我其實也顧不上不好意思了,我去要過……我簡訊都還在……」

李興民掏手機,許庭生直接一把拿過來。

兩個人的對話很長,李興民這個傻鳥從他們最初的一條簡訊開始,存了好幾百條,一條都捨不得刪。許庭生只看最後一段。

李興民求於雅漾還錢的姿態很窘迫和尷尬,幾乎是以一種乞求的態度在說話。

而於雅漾反覆說的幾句話是:

「當初我沒問你借,是你自己一聽我說,就死活要給我的。」

「有借條嗎?」

「我花光了。」

這女的可能已經清楚,靠李興民搭上許庭生或譚耀的關係已經不可能了,她在李興民身上能索取的,已經到頭了,所以,也就完全不要臉了。

兩萬,在這年代不算一個小數目。

李興民在簡訊里繼續乞求:「那你還我一萬行不行?家裡真的急用,我沒辦法,就一萬,另一萬我不要了,以後絕不會再提,行不行?」

而於雅漾的回復是:「我一分錢都不會打給你。就這麼說吧,別煩我了,反正我心安萊便說一句,你竟然還好意思來要,真是太噁心了,謝謝你,總算讓我看清你是什麼樣的男人。」

她竟然還反過來指責李興民不男人……這女人無恥得,理直氣壯得,令人髮指。

許庭生把手機還給李興民,說:「錢我先借你。然後這件事,兩個選擇,第一個,你認了,就當自己傻逼,吃一塹長一智。第二個,我安排公司外聘的律師起訴她。」

「起訴?」

「你有轉賬記錄,還有這些簡訊來往,加上我們在法務方面的優勢,勝算很大。」

「不是,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是怕事情鬧大了的話,她……會不會以後名聲不好?」

「要的就是這個啊,不管官司打贏打輸,她都得身敗名裂。這種女人,罪有應得。」

「我……」李興民不敢看許庭生,撓頭說,「我再想想……」

男人當到這份上,竟然還猶豫,許庭生真的很想一巴掌扇過去。

「對不起,許哥,我……」

李興民有點怯懦的看著許庭生。

明明不是自己的事,但許庭生就是感覺一口老血頂在胸口……太他媽憋屈了。被一個臭娘們玩成這樣,還要認了?

「如果有第三種選擇,你要不要?」許庭生問道。

李興民一下抬起頭來,兩眼放光看著許庭生,「還有,第三種?」

「兩萬塊錢咱們認了,幫你把面子找回來,再讓她對你百依百順一陣,怎麼樣?」

「啊?可以嗎?」

「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哪天湊巧碰到,跟她提一下進互誠的事,就說,我的助理位置空出來了,然後把事情聯繫到你身上。她肯定會來找你……接下去,你自己把握吧。」

「那,萬一她真的變好了,你那個助理位置……」

「助理你妹,你少噁心我。」

「那?」

「我只是提一下。有合同或協議嗎?對不起,助理的位置招到人了。就算招進來了,還有實習期,還可以開的……反正你過癮了,看清了,再跟我說。到時候你也可以跟她說,謝謝她讓你看清了,她是這樣的女人……讓她吐血去吧。」

許庭生說的幾句話,其實跟於雅漾簡訊里用來堵李興民,諷刺他的話,是同一個邏輯。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李興民還有些猶豫。

「這種女人,想要的會越來越多,你給不了的。」

許庭生最後給了他一記重拳。

李興民想了想,說:「那,我等她來找我。」

「不慫?不會轉頭又狗腿上了吧?」

「這回絕不慫。」

「那好。」

午飯時間,許庭生很「湊巧」的遇到了於雅漾,微笑打過招呼,往前走了幾步,許庭生裝作突然才想起,喊住於雅漾,回身說:

「對了,那個於同學,我記得你上次說過有興趣來互誠鍛煉是吧?是這樣,最近我的助理調去當主管了,不知道……算了,你先吃飯,這事我跟李興民說好了,反正你的事,他是最熱心的。」

說完不給於雅漾反應的時間,許庭生離開了餐廳。

半個小時不到,李興民告訴許庭生,他收到了於雅漾的簡訊,除了表達愧疚,還約他晚上吃飯。

……

一個女人太貪,就有軟肋。

貪本身不算大錯,但做法太無恥,就得治。

***

下一章要八點多點哦

感謝打賞:

橙子好吃么;幸福的懶蛋;這個人606729462;ヾ難繪虛妄。難解惆悵、;empty778880;書寫畫筆;槿;燕山夜話1226;阿拉西啦;我是項凝黨;李祥1992123;youcanecha色me°;……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